爱文学 > 重生之商路弯弯 > 第四十六章 你知道蝌蚪是怎么死的?
    顾明俊记起来,他看过一则新闻报道,是讲星城江湖的。

    在星城的众多江湖势力中,郭老三为首的某团伙,能排进前三。

    郭老三也是生意人,那些散落在星城各个角落的小足浴店,大都是他的投资。

    足浴本身是保健行业,是十分正经的生意,你开再多分店,也并不违法,但是,为了利益,店里某些项目违不违法,打没打擦边球,甚至是明目张胆的挂羊头卖狗肉?

    毫无疑问,郭老三就是专做不正经生意的。

    他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摸女服务员,可见这个人平时有多下流!

    而且他摸女人,也不是无的放矢,多半是看上了哪个妹子,想拉他到自己店里做事,才会打她主意,伸手摸一摸,是最直接的试探。

    对待这种突如其来的冒犯,每个女生的反应是不一样的。

    有些女孩矜持,不会声张,当作什么也没发生,也不搭理你,那他就当揩了油,也没损失。

    也有一些女生,生性比较骚的,她会有另一种态度,甚至还会和你打情骂俏几句。

    遇上这种女生,或是意志不太坚定的女生,他再诱之以利,花点小钱,请她们出去消费几次,也就能钓上钩了。

    如果郭老三仅仅只是做不正经足浴生意,那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顾明俊还知道,这个郭老三,是个出了名的狠人,曾经为了争地盘、抢小姐,和另一帮人打得头破血流,把人的手、脚都给砍断了。

    犯下这么大的事,郭老三花重金,安排了两个跟班顶罪,代他去坐了牢,他照样逍遥法外,还把那两个跟班的娇妻给收了,那两个跟班出狱后,听说妻子被郭老三睡了,不由得大怒,是可忍孰不可忍!

    男人帮你顶罪坐牢,你还把人家的老婆给睡了?

    两个跟班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在身上藏了刀子,去找郭老三算账。

    结果,郭老三听到风声了,但见到他俩,并没有慌张逃跑,而是笑嘻嘻的和他俩称兄道弟,安排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人给他们做老婆,又每人发一笔重金,还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俩坐这么久的牢,你们的老婆早晚守不了寂寞,不跟了我,也会被别的男人祸害了,我这是帮你们照顾好她们呢!

    跟班有了新欢,又有了钱,从此可以过上花天酒地的生活,哪里还在乎过去的夫妻恩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些轶事,顾明俊都是后来在新闻报道中看到的,星城本地人,也曾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

    通过这些事,可见这个郭老三是个贪得无厌、心狠手辣的人,也是颇有手段和心计的人!

    现在无缘无故的,得罪了这么一个无赖之人,顾明俊心知麻烦还在后面。

    公安很快就过来了,了解事情原委后,便进行民事调解。

    顾明俊早就知道,这种事,就算报了110,顶多也就是民事调解。

    证据俱在,郭老三也不抵赖,直截了当的承认,的确是不小心碰了小丽一下,但并不是故意的,如果因此造成了伤害,他愿意赔偿一百块钱了难。

    小丽是个乡下妹子,一没见过世面,二没见过什么钱,羞怯的答应了下来。

    琉月当然是不肯这么轻易放过郭老三的,可是公安在场,当事人也同意私了,她再坚持,就没有意思了,也只得作罢。

    公安调解完就离开了。

    郭老三走之前,看了一眼琉月,冷笑两声,没有说话,但表情足够表达他内心的怨恨了。

    店里恢复了平静。

    顾明俊微一沉吟,说道:“琉月姐,这个郭老三,不是什么善茬,这段时间,咱们得小心些。”

    “还怕了他怎么的?”琉月心气未平,轻轻一声冷笑。

    顾明俊笑道:“你要是为这种人、这种事治气,那你以后气不过来呢!明的咱们当然不怕,就怕他暗中使坏。”

    “他能使什么坏?”琉月反问。

    顾明俊摇头道:“坏人的心眼,我们怎么猜得到?不过,有些地方,我们还是可以防范一下的,比如说,防止有人故意在饭菜里放虫子,然后讹诈我们。还有工商、税务、消防、卫生这些方面,也有可能来人,故意为难我们,叫我们整改什么的。这些事情,不查肯定没事,真要认真查,谁家没点事?”

    琉月道:“这倒不怕。”

    顾明俊一听,便知她有些关系,笑道:“琉月姐,如果你朋友广的话,可以请些朋友来店里坐坐,也好让街坊邻居知道你的分量,轻易不敢前来冒犯。我们做生意的,没有关系的人,都要七拉八扯,拉一些黑白两道的人来撑撑场面呢!有人镇住了场子,闲事自然就少了。”

    琉月道:“我当初离开体制内,就是觉得那个圈子太复杂,只想安安静静的做点小本生意,哪里想到,这里面的水更深呢?”

    顾明俊听了,哈哈笑道:“琉月姐,你真天真!相比较而言,体制内上班,真算得上简单舒服了,外面随便哪条路,都比体制内要复杂得多!从商这一块,就更是复杂中的复杂。”

    琉月无奈的一笑:“我又不和人争什么长短,各做各的生意呗!还能产生什么纠纷不成?”

    顾明俊呵呵一笑,心想琉月姐看起来像个御姐,其实心地跟个萝莉差不多呢!

    “琉月姐,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蝌蚪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了,你当我是外星人呢!青蛙的幼虫嘛!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我也学过。”

    “那你见过真的蝌蚪吗?”

    “见过啊!你真当我是温室里的花朵了?”

    “你觉得蝌蚪可爱吗?”

    “可爱啊,春天的时候,到湖边田地里,就能看到它们,黑黑的一大片,不停的游啊游啊,那样子可爱极了。”

    “我这个故事,就跟小蝌蚪有关。我养过小蝌蚪,拿个瓶子养了一大群,那时我还小,什么都贪玩,又只玩个新鲜,养了一阵就丢在阳台上不管了。后来忽然记起来,再去阳台上看的时候,发现瓶子里水快干了,而小蝌蚪死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条活的,还在里面游来游去。”

    “哎呀,好可惜啊!你太不爱惜小生命了!既然没时间陪伴,又何必养?”

    顾明俊听到这话,倒是一怔,心里的某种弦被拨动了一下。

    稍微一愣之后,顾明俊言归正传:“我们还是说蝌蚪。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水不够了,所以那些蝌蚪才渴死的。后来我在一本动物百科知识的书上,看到一则冷知识,才让我大吃一惊,你猜猜,那些蝌蚪,都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