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商路弯弯 > 第四十四章 论商人的三层境界
    东方琉月也有着和顾明俊一样的不淡定!

    她开饭店这么久,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顾客盈门的火爆场景,既是兴奋,又有些不可思议,笑道:“今天只是第一天,又是周末,所以人多一些吧!还有,我们这么做活动,成本其实还是挺高的。顾客都点贵的菜吃,什么菜贵,什么菜好,他们就吃哪些菜。”

    顾明俊点点头,说道:“一种新的模式出来,出于好奇心,也肯定会有人前来试味,所以,前期我们一定要把服务、还有口味做到位,要让这批顾客成为我们的回头客,也要让他们成为我们的免费宣传员。”

    稍微一顿,他又道:“琉月姐,不管成本多高,算下来我们总是有得赚。是吧?”

    东方琉月嫣然一笑:“那当然了!虽然还只营业了一天,但我算了算毛利,嗯,不是很高,但也在30%左右吧!”

    “三成利润?已经很可以了!”顾明俊讶道,“周末人多,节假日人多,平时生意淡一些,平均下来,每个月的营业额,能做到一百万左右,那利润就能达到三十万了。我原以为,利润率能维持在10%左右就不错了呢!”

    东方琉月道:“现在店里人手少了,至少还得招十个人。后厨、服务员、杂工,都得招。招了人,得付工资,还得租宿舍给他们住,总体成本还得上升。”

    顾明俊道:“人工不能省,工人的培训和服务意识,也一定要加强。我们宁可损失一部分毛利,也要把口味和服务提上来,这是维持生意长胜不败的不二法门。做饭店,其实就是做服务!”

    东方琉月道:“我也是这么想的,生意好不容易做起来,可不能轻易毁了。宁可多花些钱,请一些高素质的工人,管理起来也省心,在管理方面,我们可以省一些人工。店里的损耗、意外的发生也会少许多。这么里外一算,请高素质工人,还是划算的。”

    顾明俊道:“对,就是这个理。”

    一时饭菜端上来,顾明俊一边吃,一边和东方琉月讨论饭店的发展。

    东方琴坐在他们旁边,以手支颐,好奇的聆听。

    要不是顾明俊身上醒目的校服,东方琴恍惚间,还以为这个正在说话的男子,是某个经验丰富、学识高深的商道高手,正在给后进之辈传功授艺呢!

    顾明俊侃侃而谈:“商人的社会地位,古今不同,我就不多谈了,就商人这个群体而言,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最低等的,就是奸商。所谓无商不奸,这种人占据了商人群体的绝大多数。这种人重利重欲,见利忘义,以利字为导向,凡事利字当先,有利可图,有利必图,当然了,他们不会、也不敢触摸当世律法的底线。”

    东方琴问道:“那第二种呢?是什么商?”

    顾明俊道:“儒商。”

    东方琴哦了一声:“读书人经商,就叫儒商?”

    顾明俊道:“自古以来,因为商人地位低下,而读书人地位高尚,所以这两者之间,很长时间里都没有交集。一个学富五车的读书人,要是跑出去经商,那会被人骂不求上进的。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当官治国平天下,才是读书人应做的事。后来时势易辙,读书人也开始经商,他们不屑于奸商那一套,结果照样赚钱,甚至把生意做得更大,于是形成了儒商集团。”

    东方琴笑道:“我姐就是儒商!她是读书人下海,而且,她从来不搞歪门邪道那一套的!”

    东方琉月也听得入了神:“除了奸商和儒商,还有其它商人的种类吗?”

    顾明俊道:“在说另一种商人之前,我还得补充一句。很多商人在创业之初,都会经历奸商这个阶段。刚刚起步,以赚钱为导向,这也是很正常的。而真正的儒商,是有责任感、使命感的,见利思义,有真正的人道主义精神,以儒家的道德标准为经商理念,一切行动,利己、亦利人。”

    东方琴思索道:“那么,并不是所有的读书人经商,都能称得上儒商啰?”

    顾明俊道:“那当然了。读书人经商,也有可能是奸商。没有读过书的人,也可能成为儒商。这是经商的理念和境界不同,和他读没读过书,并没有必然关系。”

    东方琴道:“难道还有比真正的儒商更高的层次?”

    顾明俊道:“道商!”

    “道商?怎么理解?”东方琴放下了手,微微抬头,专注的听他讲下去。

    顾明俊道:“万事万物,都有一定之规律。商道也是如此。圣人有言,君子忧道不忧贫。所以,道商遵循的,是企业发展的自然规律。财自道生,源源不断。懂得顺应规律,经营也就变成了简单的事,赚钱也就成了自然之事。”

    东方琴道:“我总结了一下啊,是不是这样的。以取利为目标的就是小商。义利兼顾的,可以称得上儒商。以取义为核心目标的,就是大商。”

    顾明俊赞许的看她一眼:“孺子可教。”

    东方琴撇嘴道:“哎,我可是大学生唉!用得着你来教?哼!好为人师!”

    东方琉月道:“顾明俊,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你是说,我们要成为道商吗?”

    顾明俊微微一笑:“我刚才所有的话,有一句核心,就是说,很多商人在创业之初,都会经历奸商这个阶段。我们刚刚起步,以赚钱为导向,这也是很正常的。”

    东方姐妹相视一眼。

    顾明俊笑道:“我可不是教你们成为奸商啊。我只是觉得吧,一个人要是赚不到钱,那还谈什么儒商、大商?还谈什么证道成神呢?先赚到了钱,再谈其它的。当然了,赚钱的前提,是在法律的规则内跳舞。违法的赚钱,那不叫商人了,那叫罪犯!”

    东方琉月忽然有些发懵,问道:“顾明俊,你先是跟我谈了一大通经营的理念,说是要提高服务,然后又是大谈特谈儒商和道商,结果你给我来这么一个总结?”

    顾明俊道:“成为儒商和道商,这是我们的目标,但现阶段,我们还是小商。提高菜品的口味也好,提升服务意识也罢,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赚到钱。这些,也只是小商为了赚钱使用的伎俩,或者说技巧而已。”

    东方琉月听了,芳心暗震!

    这个半大的男子,说起话来,温文尔雅,谦谦有理,实则骨子里暗藏杀机,深不可测!

    三人正谈得兴起,那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叫声:“你怎么打人啊!”

    东方琉月看了一眼,起身道:“我们的服务员被客人打了!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