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商路弯弯 > 第四十一章 睡衣
    顾明俊呵呵一笑,没有评价。

    他不是那种靠贬低别人来抬高自己的人。

    至于陈琳和周子杰之间关系如何,也不是顾明俊可以挑拨和决定的。

    “你怎么不接电话?”顾明俊见她拿着手机不接听,便问道,“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你父母打来的电话啊。”

    陈琳无奈的一笑:“现在不想接,明天再回过去吧!哎,顾明俊,刚才我那么粗暴,是不是吓着你了?我并非你认知的温柔美女?”

    顾明俊摸了下鼻子:“想听实话吗?”

    陈琳道:“你肯定是被吓着了!是不是没见过像我这么敢打人的女子?”

    顾明俊道:“我是南方省人,我喜欢吃辣椒,我喜欢的女人,也希望她能辣一点,就像你这样的。”

    陈琳嫣然笑道:“你说话可真中听。”

    顾明俊见她手机还在响着,说道:“还是接听吧,万一他们真有什么要紧事情呢?”

    陈琳嗯了一声,一边摘下警帽,一边接听电话,同时也不顾忌的当着顾明俊的面,开始换鞋子。

    “妈!”陈琳对着手机喊了一声,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来,给顾明俊穿,示意他先去洗洗脚。

    顾明俊点点头,换上拖鞋。

    拖鞋码数有些小,他穿着,脚后跟全露在后面。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只得趿着拖鞋进了淋浴间。

    “我没事,就是最近有点忙,我手里同时办三件大案呢!全是经济要案!组织上信任我,把我放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上,又让我负责这三件案子,我能不操心劳力吗?”陈琳道,“真的,我三天没合眼了。我现在只想睡觉。妈,你要是没事的话,我明天再打电话给你吧!”

    顾明俊听着外面的说话声,在淋浴间洗脚。

    他没留意到,陈琳宿舍的花洒,是装在天花板上的,而且是开着的,他一打开墙面上水龙头的开关,顶上的花洒就喷淋而下。

    顾明俊躲闪不及,虽然立即关掉了水龙头,但还是被淋了个正着。

    “妈,是他该打!这个人,我不会再和他来往了。你们下次能不能介绍些靠谱的对象给我?要是再这么不靠谱,我懒得相亲了啊!单着就单着呗,我年纪也不大,我等得起呢!”陈琳说着话,听到淋浴间传来顾明俊呀的一声喊,便走过来,推开门一看,笑得弯下腰去。

    顾明俊无语的看着她。

    “你干脆洗个澡吧!”陈琳含笑说道,“我忘记提醒你了!”

    顾明俊道:“我没有衣服。”

    陈琳道:“我这有烘干机,明天就有得穿。”

    顾明俊没得选择。

    陈琳帮他拿来浴巾,带上浴室门,对电话里说道:“妈,你别这么八卦了,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帮了我大忙。帮了忙就请他来家里洗澡?你想多了!哎呀,我的妈妈哟,我真的很累了,我得休息了。有什么事,我明天再向你汇报,好不好?”

    顾明俊冲凉出来,看到陈琳已经挂断了电话。

    “我这有套睡衣,你将就着穿一下吧!”陈琳笑道,“我帮你铺好了床,你快去休息吧!明早还得上学呢!”

    顾明俊拿起那睡衣一看,居然是套粉色的带着小动物图案的春秋季睡衣!

    上面散发着淡淡的幽香,闻起来真舒服!

    “我不要穿。”顾明俊难得的老脸一红。

    “那你就光着好了。”陈琳道,“乖,别挑啊,你也没得挑。这睡衣很宽松的,你这么瘦,应该能穿。”

    “……”

    陈琳自去洗澡。

    不一会儿,淋浴间里,传来她轻轻哼唱的声音。

    顾明俊拿着那套睡衣,进了房间。

    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

    讲究不得这许多了。

    今天的确是太晚了,而他的生物钟早就催他睡了,沾枕即眠。

    这一觉好睡,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喊他起床。

    顾明俊恍然以为是在家中,刚喊了声妈,马上意识到不对劲。

    而陈琳已经笑傻了:“我可不是你妈!快起床了!”

    顾明俊失笑。

    陈琳把他的衣服抱进来:“都烘干了。”

    顾明俊一看自己的衣服,是洗干净后再烘干的,心想她其实是个十分细腻的女子,只是性格有些辣。

    想到她昨天那么晚,熬着不睡,还在为自己洗衣服烘干衣服,不由得心里一暖。

    “陈姐,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我还得谢你呢!刚才刘队打电话来,说周嘉荣全招了!那笔钱也有了着落,总而言之,这个案子,总算能告一段落了。”陈琳虽然只睡了几个小时,却精神抖擞,容光焕发。

    那个靓丽英姿的女警形象,又回来了!

    顾明俊道:“焊条厂财务案已经审结了吧?周嘉荣也伏法了。陈姐你立此大功,不日便可高升了呢!”

    陈琳道:“还有一桩案子呢!那才是最让我头痛的!”

    “苏忠民案?”顾明俊道,“他还在硬扛吗?”

    陈琳道:“可不是嘛!我估计,他的性质,和周嘉荣差不多!”

    顾明俊摇了摇头:“不对。苏忠民和周嘉荣不同,苏忠民是个真正的企业家,只是被人给坑了。而周嘉荣却是和人狼狈为奸,蛇鼠一窝!周嘉荣哪怕被判死刑,也一点都不冤枉。而苏忠民却是真正的被人冤枉了!”

    陈琳道:“你又知道?就没有你不知道的事吗?”

    顾明俊道:“事有凑巧了,这几件事,我都恰逢其会,有所了解。”

    陈琳道:“我今天再审审苏忠民吧!”

    顾明俊忽然想到,自己曾经在苏忠民那套隐藏别墅的游泳池里,找到过一些东西,那个神秘的铁盒子还没有打开呢,里面会装着什么呢?

    上次去外公家回来后,他就把三包东西拿报纸一包,扔进了床底下,这一扔,就是好几天了。

    他想着,这个周末回家,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那些东西。

    陈琳道:“我没准备早餐了,到外面吃点算了吧?”

    “可以。”顾明俊道,“你一个人住,平时也做早餐吗?”

    “偶尔做一做,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外面吃。”

    两人说着,走出门来。

    “啊!”陈琳被什么给绊了一下,下意识的扶住了顾明俊的胳膊。

    低头一瞧,自家过道里,居然靠墙坐着一个人!

    这人还挺讲究,把她家门外的防滑地毯拿过去垫着坐!

    仔细一看,不是周子杰是谁?

    “周子杰?你疯了?怎么在这里躺着呢?”陈琳踢了他脚一下。

    周子杰醒了过来,啊啊两声,揉揉眼睛,说道:“陈琳——”

    “一大清早的,你在这里干嘛呢?”陈琳问。

    “我昨天晚上一直在这边待着,想敲你门,又怕你打我,就在这里窝了一个晚上。”周子杰犹犹豫豫的道,“陈琳,我想通了,我是真的喜欢你。只要你和他分手,我还和你好……”

    “荒唐!”陈琳本来心生怜悯了,一听这话,再次气怔了,“周子杰,我俩不合适!我劝你不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了。还好一切只是开始,连手都没有牵过呢,也就谈不上分手。就这样吧!你自己买机票回京去吧!我还要上班,恕不远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