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商路弯弯 > 第三十九章 幸不辱命!
    刘勇他们在监视器里看到,周嘉荣手脚不能动,却疯了一般在那里大喊大叫,脑袋不停的摇摆,情形恐怖。

    “他疯了?”刘勇沉声道,“进去看看!”

    陈琳连忙道:“等等,刘队,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刻。顾明俊是在打破他的心防,能不能成功,就在此一举!”

    刘勇迈开的步子,又缩了回来,锐利的双眼,紧紧盯着屏幕:“这小子,有两下啊!我们审了三天三夜,也没能让周嘉荣疯呢!”

    陈琳道:“且看他接下来,还有什么高招。”

    “你说,他年纪不大,怎么知道这么多事?”刘勇问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相信他是个好人。我纯粹好奇。”

    陈琳轻轻摇头:“我也不懂。我问过他,他说是平时爱打听,喜欢听八卦!”

    “嗬!什么时候听八卦、爱打听,也成了优点了?”刘勇扯了扯嘴角,他严肃惯了,很久不曾大笑过,脸上的肌肉,已经忘记了怎么笑,扯扯嘴角,就代表他在笑了。

    审讯室里,顾明俊冷静的坐着,看着癫狂的周嘉荣。

    等对方安静下来了,顾明俊掏出烟,递一支放在他嘴边。

    周嘉荣头发凌乱,双眼赤红,粗粗的喘气,几口就把一支烟给吸完了。

    顾明俊道:“你学心理学的,一定知道囚徒困境吧?”

    周嘉荣冷哼一声。

    顾明俊道:“两个共谋犯罪的人被关入监狱,不能互相沟通情况。如果两个人都不揭发对方,则由于证据不确定,每个人都坐牢一年;若一人揭发,而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因为立功而立即获释,沉默者因不合作而入狱十年;若互相揭发,则因证据确凿,二者都判刑八年。由于囚徒无法信任对方,因此倾向于互相揭发,而不是同守沉默。”

    周嘉荣再次冷笑一声。

    顾明俊道:“你可以继续沉默,把所有的罪过一力承担。或许,他会把你的家人当成他的家人来照顾,把你的儿子当成他的儿子来抚养,把你的女人当成他的女人来……”

    “够了!”周嘉荣沉喝一声,“小娃娃,你很厉害!但我不会上你的当!你刚才也说到了囚徒困境,我揭不揭发,结果又有什么本质区别?所以,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不必多问!”

    顾明俊道:“你要认清楚一件事,不管你认不认罪,嘉荣公司的款项,都是你卷跑的,这个罪,你是赖不掉了,执法机关会找你的家人、你的妻儿、你在外国的私生子去执行!没收他们的一切非法所得!至于你是不是被那些持枪歹徒劫持的,这个很容易审明白,那些人不过是些江湖混混,为了你的钱,他们可以出卖自己的灵魂,那么,为了生存的利益,他们也一样可以出卖你。”

    谈判很漫长,漫长得超乎陈琳的意外。

    四个多小时过去了,顾明俊和周嘉荣的对垒还在继续。

    里面的两个人,一个在赌你坚守不住心里的防线,一个赌你根本就没有足够证据起诉他。

    陈琳买给顾明俊的那包烟,只剩下最后一根了。

    顾明俊掏出最后那根烟,放进周嘉荣嘴里。

    周嘉荣不抽烟,只道:“我渴了。”

    顾明俊道:“没有水。只有烟。你不是个烟鬼吗?一天三包烟的量,一天也离不开烟!”

    “我说,我渴了!”周嘉荣怒道。

    顾明俊不理睬他,自顾自的说道:“这烟是香的,但抽多了,嘴却会发苦。但抽烟的人并不以为意,苦过了仍然会继续抽。直到有一天,得了不治之症,这才惊觉烟之为物,实属害人不浅!只不过为时已晚,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买!”

    周嘉荣道:“用不着你来教导我!我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还多!”

    顾明俊道:“你有一个私生子,现在在澳洲读书吧?他今年应该有十三岁了?上初中了吧?”

    “你!”周嘉荣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顾明俊道:“我说过了,这一切,都是吴柏图招供的。你要是判了死刑,你的私生子,每年上哪里找天价生活费和学费呢?你真能指望吴柏图照顾你的妻儿老小吗?他能出卖你,还能在乎你那些家人?”

    周嘉荣怔忡,随即冷笑道:“你算什么人?轮得着你来说教我吗?我的家人,我自有安排!”

    顾明俊道:“你认为自己算个人物吧?呵呵!我看过嘉荣公司的经营案例,看得出来,你后期是想努力做一个商人的。可是,你们采取的手段,却并非正经商人所为。你们是吸血鬼!吸的是其它商人的血,是工人们的血!在我眼里,你别说商人,就连一个资本家也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一个骗子!还是一个不入流的骗子!”

    周嘉荣怒眉横目。

    顾明俊道:“资本家只榨取工人的剩余价值,你却是连根拔除!我真的很不屑和你这种人谈话。要不是他们请我过来,我是不会多看你一眼的。你死后,灵魂上不了天国,也下不了地狱,因为天国和地狱,都容不下你这种肮脏的灵魂!”

    周嘉荣挨了骂,反而不生气了,问道:“你相信这世界有天国吗?”

    顾明俊道:“我相信。”

    周嘉荣道:“你理解的天国,是什么样的?”

    顾明俊道:“天国就是我们信仰的地方,是我们向往的理想世界。不管它长什么样子,绝对不是你这种人可以进去的。因为你的一切行为,都被普世价值所不耻。”

    他伸了伸懒腰,看看手表,说道:“我不是来审你的,也没有义务陪你聊天。我只是受人所托,来找你谈谈的。至于你招不招供,跟我有一毛钱关系?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等等!”周嘉荣忽然喊住他,“你请他们进来吧,我有话跟他们讲。”

    顾明俊轻轻一笑,转身走了出来。

    刘勇和陈琳他们,听到这里,也走出监视室,来到了审讯室门外。

    “陈姐,幸不辱命,相信他要招供了。”顾明俊笑道,“你们进去审吧!我得回去睡觉了。”

    陈琳拍拍他的胳膊,问道:“最后,你和他谈到天国,有什么意义呢?他这样的人,又懂心理学,难道还相信天国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

    顾明俊道:“都说科学的尽头是神学。那么,心理学的尽头,会不会是灵学呢?牛顿和爱因斯坦都信神,那一个心理学博士,相信天国的存,也就不稀奇了。其实,神学也好,灵学也罢,只是我们现在还不能完全解释的另一种存在罢了。现在的科学,在成为科学之前,也是被世人视为神和灵的。”

    陈琳轻轻哦了一声,陷入沉思。

    顾明俊道:“我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坟头的鬼火。我们现代科学研究出来,所谓的鬼火,其实就是磷火。因为人的骨头里含有磷元素,尸体腐烂后经过变化,会生成磷化氢,磷化氢的燃点很低,可以自燃。走路的时候会带动它在后面移动,回头一看,的确十分吓人。古人看到它,因为不知道这是什么,自然很害怕。我们的科学,刚刚起步而已,未解的领域,还有很大。”

    陈琳嗯了一声:“也是哦。”

    顾明俊道:“老君曰,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道者,神者,天国者,都是我们对未知领域的一种命名,就像我们命名科学一样。只是一种称谓,一个名词。”

    陈琳还想和他谈下去,听到里面传来刘勇的喊声:“陈队,快过来!周嘉荣招了!”

    “顾明俊,你先到外面等等我,我待会送你回去。我先进去看看情况。”陈琳用力握了握顾明俊的手,“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