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商路弯弯 > 第三十八章 血淋淋的原始积累
    “我知道的,比你想象中还要多。”顾明俊脸上,那种和他年纪不相称的淡定表情,带给周嘉荣极大的压力。

    都说事出反常必有妖!

    眼前人就很反常!

    好有一比啊,就好比那传说中的魔王,透着不可思议,让人心惊胆颤!

    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顾明俊继续道:“二十年前,你还在麻将厂打工,你是送货司机,吴柏图是跟车司机。”

    “啊!”周嘉荣像见了鬼似的,大叫一声。

    “发生什么事了?”监视室里,刘勇只不过是转过身,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就听到监视屏幕里传来不似人间的惨叫,不由得猛然转身。

    “没什么!”陈琳再次责备他小见多怪。

    刘勇紧走几步,贴近屏幕一看,却见里面的两个人,还是老样子。

    顾明俊自如的坐在周嘉荣不远处,而周嘉荣却在限制他行动的审讯椅上弯起了身子。

    坐在这椅子上的人,手脚都不能动,身子能起来一下子,但也站不直,顶多弯一弯身子,就会跌落座位。

    所以,刘勇并不担心,周嘉荣能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他反而忧虑顾明俊会不会有惊人之举。

    顾明俊说话的声音,清晰的传来:“20年前,一个夏夜,你和吴柏图一起,送一卡车的麻将到外省。然而,这辆卡车,连同一车的麻将,却再也没有回到原来的工厂,也没有到达预定的目的地!”

    刘勇听了,不由得皱眉:“他在说什么鬼东西?青天朗日的,他讲鬼故事吗?”

    有人小声提醒:“刘队,现在是晚上呢!”

    刘勇白了那个同事一眼:“就你精明!”

    那人吐吐舌头,不敢出声了。

    周嘉荣惊愕的表情,比刘勇等人更甚!

    岂只是见了鬼?

    简直是着了魔!

    周嘉荣骇然大惊:“你、你……”

    顾明俊淡淡的道:“你们早就联系好了买家,直接将那辆卡车,连同一车的麻将,贱价卖了出去。厂家想追责,结果发现,你俩当初登记用的身份证明,全是假的,全国查无此人!”

    周嘉荣不惊诧了,只是愕然看着眼前此人。

    顾明俊道:“你们拿到这笔钱后,找到了一家银行的经理,送给他一万元钱回扣,从他手里贷款十万。”

    “嗬!”刘勇沉声道,“原来周嘉荣是这么发的家啊!”

    陈琳忽道:“我很好奇,周嘉荣为什么要考心理学博士?他是打工之前考的博士?还是打工之后深造的呢?”

    听得顾明俊低沉的声音响起来:“你们拿到贷款后,又找了另一家银行,给了某个经理十万元的回扣,拿到了五十万的贷款。”

    “这人还真是个人才啊!”刘勇摸着下巴,沉思道,“这种贷款的套路很管用呢!”

    陈琳道:“但这是犯法的行为!一个没有贷款资质的人,用高额的回扣,就贷到了不菲的贷款!如果他还不上,那亏空的就是银行的钱,损害的是国家的利益!”

    刘勇道:“这是周嘉荣血淋淋的原始积累过程!想不到啊!别忘了,这是二十年前,在那个野蛮发展的时代,能赚到钱就是硬道理!多少人都在打擦边球呢?”

    有人便道:“其实这种套路,现在也有人在用,而且只怕越演越烈呢!”

    外面讨论得热烈,里面顾明俊仍是一脸的淡定:“你又用这种手法,贷到了总计两百万的贷款。从此你就鹏飞高举,当起了富翁,开办起了工厂,一跃成为本省最富有的青年企业家,富贵无两,享尽了人前风光!”

    周嘉荣脸色连变数下,或许是惊骇过甚,他已经做不出任何反应来了,只是默然的听着顾明俊说下去。

    这番话,如果是从刘勇或者陈琳嘴里说出来,给不了周嘉荣太大的震撼。

    周嘉荣的心理素质,比一般人更过硬。

    刘勇、陈琳等人,和他斗智了三天,也没能拿下他。

    但是,顾明俊是个学生,甫一出现,就带给周嘉荣极大的震动,这就收到了奇效!

    反过来讲,从周嘉荣的反应来看,侧面证明了顾明俊的话都是实话!

    顾明俊语带嘲弄的道:“最冤枉的要数那家麻将厂的老板了,他做梦也想不到,你俩居然早就有预谋,给了他致命一击。你的发家史,只有吴柏图最清楚。你说,如果不是他告诉我的,还能有谁呢?”

    “呵呵,小娃娃,我差点上了你的当!”周嘉荣冷笑一声,“你想唬我呢?吴柏图要是真的被抓了,刘勇他们为什么不拿他来审我?”

    顾明俊道:“谁说吴柏图是被警察抓了?我可没说过这种话。”

    周嘉荣再次怔忡:“什么意思?”

    “吴柏图并不是被警方抓了。”顾明俊的眼神,忽然间变和犀利起来,“至于他在谁手里,我相信你清楚得很。”

    周嘉荣张大了嘴,嘴里塞得下一个鸡蛋了!

    顾明俊道:“周老板,你是个聪明人。你这一生,最大的成功,就是结交了吴柏图这个朋友。如果不是他,你还在外面帮人打工呢!当初劫持麻将卡车,找银行违法贷款,成立嘉荣公司,后来又让你考心理学的博士,让你利用心理学来控制人心,这一切的一切,都出自吴柏图的授意!对吗?只怕,连你自己,也不自知吧?”

    周嘉荣浑身一激灵。

    顾明俊道:“世人皆惧断肠物,不见最毒在人心!周老板,这么多年来,你自以为,这一切都是在你的掌握和发展下进行的。殊不知,吴柏图才是幕后指使人。如果没有他,成就不了今天的你。他现在成了囹圄之人,首先要做的,当然是把黑锅甩给你来背。”

    周嘉荣仿佛一下子就苍老了十岁!

    顾明俊道:“你好好想想,你这一生啊,是不是都在受吴柏图的指挥和控制?你以为自己是个心理学博士,就懂得了人心?其实你的心,一直在被吴柏图掌控!甚至你的人,也是受他的利用。嘉荣公司倒闭了,你一无所有,而他呢?警方查不到他头上去,在这个案子里,他是隐身的!他需要交待的,已经向组织上交待了!他顶多被双开,仍然可以富贵天下游。而你呢?你将遭受法律的制裁和审判!不是无期,便是死刑!”

    字字句句,有如一记记重锤,打击在周嘉荣心头,打得他的心,不断的撕裂、流血、痛苦!

    “啊!”周嘉荣忽然发出一声受伤极深的惨呼,疯了似的大喊大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