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商路弯弯 > 第十七章 这不是偷,这是取!
    顾明俊轻轻一笑:“亮子,我要是去作贼,去打抢,你敢跟吗?”

    刘亮双眼放光:“好啊!我这辈子还没做过贼、没打抢呢!跟着俊哥你混去!从此以后,我俩就是这条街最靓的古惑仔!”

    顾明俊哈哈大笑,问道:“你爸妈呢?不在店里啊?那你能走开不?”

    “他们就在隔壁麻将馆呢。没事的,来这里玩的,都是熟人,没有人逃单的。”

    “那你先跟他们说一声啊。”

    “没事,我妈等下就回来了。我们走吧!”刘亮大大咧咧的说道。

    “还是说一声的好。”顾明俊坚持道,“店里这么多客人在呢!”

    刘亮便跑到隔壁麻将馆里,跟母亲打了声招呼。

    “我妈打完这一圈就回店了。”

    “那行,走吧,上我的车。”

    “嘿!”刘亮看了一眼靠在墙根边的自行车,乐呵呵的道,“你这车,载得动我?压坏了,不会问我赔钱吧?”

    “这是二八大杠,国产货,上海产,质量杠杠的。我们要去的地方有些偏,公交车还没有通到那边呢!走过去的话,太费时间。”

    “打的啊!我出钱!”

    “不打。打的过去容易,回来想打的却难了。走!怎么?怕我载不动你怎么的?”顾明俊扶着自行车,打了个响铃。

    刘亮不再说话,双手撑住后座,将大屁股往上一挪。

    可怜的自行车,轮胎立即往下一瘪。

    顾明俊蹬上车,用力蹬了几下,然后下了滨江大道,沿着江边风光带往北走。

    城市道路平坦,又是水泥马路,骑起来倒也轻松。

    刘亮是个话痨,坐在车后座上,片刻也不得清闲,两片嘴皮子一碰,话儿嘣个不停。

    春天是真正的来临了,晚风吹拂在脸上,也不再冰冷,像女人的手般温暖了。

    “俊哥,这是哪里?怎么连个路灯都没有?”刘亮忽然感觉周边黑黑的,这才惊觉,他俩已经远离市区了。

    “这是新开发的一片住宅区,有楼房,也有别墅,叫江湾一号,现在来说,这一片是我市最北边的地了。”

    “我看这里没住几个人呢!我们来这里做什么?不会真的要做贼吧?”

    “亮子,到了。”顾明俊没有回答他,而是双脚往地上一顿,停下了车子。

    这一路骑的都是快车,顾明俊额头上,热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他伸手抹了一下额头,看了看这片小区。

    小区新建,入住率还不高,路灯稀少而且昏暗,小区亮灯的房间并不多,不管是高楼区,还是别墅区,都是黑洞洞的。

    他们停车的地方,并不是小区的正门,也不是后门,而是小区的侧面。

    小区有一圈院墙,因为是新式小区,围栏用的是那种欧式的圆柱子,院墙整体不是很高大,大约一米二左右高。

    顾明俊对刘亮道:“亮子,你在此地等我,不要乱跑。我去去就回。”

    “等等,”刘亮一把拉住他胳膊,叫道,“俊哥,你不带我去?”

    “亮子,你想想,但凡做贼的,是不是得有个放哨的啊?”

    “那是的,哎,不是吧?你真打算进去偷啊?”

    “呵呵!不是偷。是取。”

    “取?取什么?”

    “你等下就知道了。机灵点,要是有情况,你第一时间跑就对了,不要等我。我自有办法脱身。”

    刘亮听罢,浑身一机灵:“俊哥,到底做什么事?我总得知道吧?”

    顾明俊莫测高深的道:“有些事,你不知道的好。相信我。”

    刘亮懵怔之间,顾明俊已经双手撑上了院墙,双腿一蹬,身子麻利的翻上了院墙,轻巧的朝里面一跳。

    “我拷!”刘亮的心,瞬间跳到了嗓子眼,“好家伙,真是做贼啊?”

    他紧张的四下瞧瞧。

    还好,周围除了这个小区,全是荒地,只听得见风在吹的声音,再无一个人影。

    刘亮再次打了个冷颤,双手紧紧握住自行车龙头,紧张的望向小区。

    然而,小区里面,已不见顾明俊的身影了。

    顾明俊没有走远。

    这片小区,他上个周日就来查看过一次,早就摸清了位置。

    他翻进院墙后,径直来到一间别墅外面。

    别墅有自己的围墙。

    但这围墙比较低矮,纯粹是用来装饰和摆看的。

    门锁还能防君子不防小人,这样的院墙,连君子也防不住。

    别墅门窗紧闭,漆黑一片,没有一点亮光,显然无人居住。

    顾明俊在外面立了一分钟,确定里面无人后,双脚随便一抬,便跨过了围栏。

    他是从别墅后院进来的。

    后院里只有一个游泳池,有一池并不干净的水。

    顾明俊四下瞧瞧,三下五除二,脱了自己的衣物,手里只拿着一个书包,然后一个深呼吸,跳下了水。

    风不冷,并不代表水不冷!

    池里的水,冰冷刺骨!

    还好池子并不深,最深的地方也只有一米二左右。

    以顾明俊的身高和水性,在里面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他半游半走的,来到池水的最中间位置,先想了想,确定一下方位,然后游到靠西边的池边。

    顾明俊从书包里掏出一把一字螺丝刀,将书包放在岸上,自己半站在水中,双手紧握起子,将池边的两块瓷砖撬了开来。

    瓷砖不大,粘得也并不牢固,顾明俊只撬得几下就松开来了。

    黑暗中,他小心的把瓷砖放在岸上,然后伸出手,往空洞里面一掏,脸色暗喜:“在这里了!”

    原来,这池子边有一个暗格,隐藏在水池的最西边,这边地面种满了灌木,一般人不会到这边来,而水池里常年积着水,水又脏,一般人也不会下水来玩,更想不到,这池边会有一个藏物的暗格!

    暗格做得十分巧妙,利用水面和地面的高度差,装了两块瓷砖,将暗格遮盖。

    这样一来,水流不进去,外人也发现不了,无比隐蔽!

    顾明俊从暗格里面,掏出来几包东西。

    黑夜之中,他也来不及打开看里面是什么,一股脑的全装进了书包里。

    他又掏了几次,确定里面没有东西了,便从书包外面口袋里拿出一包瓷砖胶,抹在那两块瓷砖边缘,仍然将瓷砖铺好在池子边沿。

    做完这一切,顾明俊游到东边,爬出水池。

    就在他上岸的瞬间,冷不防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你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