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商路弯弯 > 第十章 我是祖国的花骨朵
    顾明俊的语言,在来之前,就在脑海里经过无数次的组织和编排,简练而又犀利,直陈事实,直指事件的要害。

    “焊条厂购进的这批设备,是一些废铁和洋垃圾,压根不能投入到生产中使用。至于所谓的技术,不过是几箱没有用的英文资料,是外国某大学变卖的讲义废纸。所谓的东海贸易机械有限公司,不过是几个骗子组成的皮包公司,他们做成的唯一一桩生意,就是焊条厂的这笔买卖。我甚至怀疑,他们的成立,就是为了这次交易而来。”

    陈琳听着顾明俊的侃侃而谈,只忠实的记录,并不插嘴。

    她速记本领一流,笔走龙蛇,笔尖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响声。

    “周叶死得很蹊跷,在市里检查组查出眉目的前夕,她被人杀死在名下的别墅里。周叶只是一个普通的出纳,以她的正当收入,是不可能在明珠小区购置别墅的……”

    听完顾明俊的话,陈琳心情澎湃起伏,久久不能平静,良久,她忍不住再次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她实在是太好奇了!

    顾明俊怎么可能知道这些隐秘?

    上到政府会议制定的政策,下到一家工厂小出纳的秘密,他居然全都知晓?

    他一个高中生,从何得知这一切的?

    顾明俊微微一笑:“市里的文件,焊条厂的交易,这些都是公开的,只要有关注,就肯定能知晓。至于周叶贪钱之事,很容易推断出来。”

    嗯?

    就这么简单?

    好像也合情合理的样子!

    陈琳想了想,问道:“你刚才说,你是昨晚凶杀案的目击证人?你为什么会在那个小区?还是说你就住在那里面?”

    “我是去找周叶谈事的,很不巧,我到达的时候,她已经被杀了。”

    “你在现场?”

    “是的。”

    “你目击了杀人过程?”

    “差一点点。但我看到了凶手。也是我抓住了凶手,并报了警。”

    “是你报的警?凶手也是你抓的?”

    “不错。”

    陈琳惊讶的看着顾明俊,把笔夹在笔记本里一合,起身说道:“你等等。”

    她扭腰走了出去,警服贴合她玲珑浮凸的腰身,包裹出优美的动人曲线。

    顾明俊并不着急,淡然的坐着等待。

    约十分钟后,陈琳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高大壮实的男警。

    顾明俊一看那男警,就知道此人必定是刑警大队的,身上带着极大的煞气,浑身充满了力量,眼神犀利似能洞悉人心。

    “你就是昨天晚上的报警人?”男警一进门,就劈头盖脸的询问顾明俊。

    “是的。”顾明俊不亢不卑,腰身挺直,和他对视。

    “你为什么离开了?不等我们到来?你是很重要的目击证人!”男警似乎还没有从审案的角色中转换过来,语气冲冲的,和谁说话都像是在审问。

    顾明俊可不会被他的气势吓到,淡然笑道:“叔叔,我还是个学生,昨天晚上因为回家晚了,已经挨训了。我今天不是来了吗?”

    男警嘴角扯了扯,或许这就是他的笑吧!

    “你叫顾明俊?十五中的学生?”男警语气一缓。

    “是的。”

    “昨晚你还看到了什么?”

    “我去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出门了,我看到他神色慌张,衣服上溅了血,就猜想里面发生了不幸之事,我喊了一声:别跑!那人撒腿就跑。我追上前,一把将他扑倒在地,卡住他的脖子,将他拖回屋子里,然后我就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周叶。”

    陈琳目询男警,意思是问:他说的是对的吗?

    男警点点头:“不错,我们的确有看到嫌疑人脖子上有很深的勒痕。我们去的时候,他被人拿胶带绑在别墅的廊柱上。这都是你的杰作吧?”

    “是我做的。”顾明俊承认。

    “你为什么不救治那个女人?”男警追问。

    顾明俊好整以暇的答道:“第一,我不懂医,连最基本的急救常识也欠缺,我动了她只会加速她生命的流逝。第二,那是凶案现场,我每多走一步,都会破坏现场的蛛丝马迹,妨碍你们后面的侦查。第三,我第一时间打了110和120,你们的到来,才是对她和他最好的救治和审判。”

    男警略微意外的讶了一声,问道:“你多大了?”

    “十七。过了生日了,也可以说18了。”

    “家住哪里?”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去找周叶吧?这个问题,我刚才已经和陈姐讲述过了,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不介意再复述一遍。”

    男警看向陈琳。

    陈琳点头。

    男警问顾明俊:“你认识凶手吗?”

    “不认识。”

    “你认识周叶?”

    “我认识她,她不一定认识我。但她一定听说过我。”

    这关系有些复杂,但男警显然听懂了。

    “你还知道她的什么事?”

    “我知道的,都和陈姐说了。”顾明俊不想一直被人盘问下去,抓紧机会反问道,“你是负责审理此案的警官吧?请问贵姓?”

    男警犹豫了一下,才回答:“刘勇!”

    “勇哥,请问凶手招了吗?他是怎么招的?”

    “他全招了,说人是他杀的。”

    “他一定是说因情杀人吧?而且是因为争吵,失手杀的人,过失致人死亡?”

    “呵呵,你知道得还挺多!”

    “是人都会趋吉避凶,杀人凶手肯定也会找借口,为自己开脱。不到最后一刻,他是不会轻易伏法的。所以,这些口供,并不难推测出来。你们要是相信他,那就着了他的道。”

    男警大手一挥:“我们办案,比你老稳!用不着你来教!”

    顾明俊微微一笑,说道:“他们选中他来当凶手,是经过深谋远虑的,这个男人是有名的面首,同时和好几个有钱的女人交往。但已经事败,他被那几个有钱的女人同时抛弃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最近陷入一桩赌资案,被赌场的人追杀,他四处借钱无果,这才收了别人的钱,答应替他们杀掉周叶!如果不是我碰巧出现,他逃走后会逍遥国外,你们很难再抓捕到他。”

    刘勇惊异的看着顾明俊,像在看一个外星来的生物。

    顾明俊不等对方发问,继续说道:“你们只要一查他的账户,就不难明白。他账户里应该多出一笔来历不明的巨额财产。”

    刘勇一手撑着下巴,锐利的眼神,在顾明俊身上扫视:“你到底是什么人?”

    顾明俊露出一抹淡然的笑容:“我只是恰逢其会而已!这些事情,一半是我听说的,一半是我推测的。至于是不是真实的,就要看你们破案的能力了。”

    陈琳在旁边插嘴说道:“断案讲的是证据,猜测当不了证据。”

    顾明俊道:“大胆推测,小心求证。你们侦破案件,不就是走这套流程吗?我这么推测,又有什么不对的吗?”

    陈琳沉默,无言以对。

    这个学生,看着年纪不大,言辞即犀利得很哪!

    刘勇摆摆手,沉声说道:“顾明俊,你说的全对了!”

    这下轮到顾明俊讶异了:“你们已经查明了?凶手已经招了吗?”

    刘勇摇头:“他?呵!死鸭子嘴硬呢!一口咬定是过失伤人,拒不交待其它事情。我们审了一个晚上,到现在都没有睡,这家伙挺能熬!”

    顾明俊看到了他眼睛里的红血丝,以及隐藏在背后的疲惫。

    “他没有招,你怎知我说的都是对的?”顾明俊反问。

    刘勇嘴角再次一扯:“周叶告诉我们的。”

    “周叶?”顾明俊骇然大惊,“她、不是死了吗?死人还能开口说话不成?你别吓我,我还小,是祖国娇嫩的花骨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