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商路弯弯 > 第七章 三连暴击!
    全家人都看着顾明俊。

    “啥事?”顾建国脸色一沉,夺回谈话的主动权,“我还没有问你的罪呢!放学后你又去哪里疯野了?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你还知道回来啊?”

    顾明俊轻咳一声:“我去办事了。爸,你不要打岔。我且问你,焊条厂的财务,你有没有从中做手脚?”

    “什么?”顾建国像点着了的炮仗,一蹦老高,指着自己的鼻子,大声道,“你说我什么?”

    何素丽拉了拉顾建国的衣角:“建国,你先别着急,听孩子怎么说嘛!”

    “怎么说?他是我崽伢子!他居然怀疑起他老子来了!这还不反了吗?”顾建国鼻子都气歪了,胸口邪火直冒,热得他将外套扣子全扯开了。

    “爸,这个问题很重要。”顾明俊当然相信父亲,也知道焊条厂的财务案,跟父亲没有瓜葛,但他还是有此一问。

    顾建国大手一挥:“我能做什么手脚?这不开玩笑哩?我一个小小的打杂工,说得好听点,是个财务科长,说得难听一点,就是财务科跑腿办事的!我有什么权力去做手脚?”

    顾明俊点点头:“今年三月份,你经办了一桩大事。厂里进行技改,市里批下来六百万的资金,新添购了一批机器设备,这事是你办的吧?”

    “咦?”顾建国不由得一愣,这事他并没有跟家里人说起过,儿子怎么知道的?

    顾明俊一脸的淡定表情,追问道:“爸,是不是你经手的?”

    “是,你怎么知道的?”

    “你先不要问我怎么知晓的。是你去办的手续?”

    “是啊,我说过了,我就是个跑腿的!但凡有点跑腿的事,都安排我去做!早知道我就不调到财务科工作了,在车间还自在些!”

    顾明俊道:“爸,那笔钱,你没有碰过?”

    顾建国冷笑一声:“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么?我能碰到钱?你想得倒美!那么大笔账,还不是银行里转来转去?谁还能看到现钱不成?”

    “回扣呢?你一定要说实话,这事很严重了!”顾明俊不苟言笑,一脸谈正事的表情。

    顾建国微一迟疑:“烟酒算不算?”

    “多少?”

    “就两条蓝芙蓉,两瓶酒鬼酒。”

    一边的何素丽听了,打断他俩的谈话,惊问道:“烟呢?酒呢?不见你拿回来啊!”

    顾建国嗫嚅道:“卖了换钱了。”

    “钱呢?”何素丽追问。

    “买烟抽了。”

    “嗬!出息了啊,顾建国!”何素丽叫道,“你还知道瞒着我藏私房钱了!”

    顾建国尴尬的挠挠头:“那烟酒太贵了,我舍不得吃,卖了钱,我拿来买盒白沙抽,可以多买好多条呢!这还不是替家里省钱了?”

    顾明俊心下莞尔,心想老实如父亲,也会有这么“鬼”的时候。

    他是知道的,父亲平时的烟钱,都要向母亲伸手。

    母亲卡得很紧,一个月只给十包烟的钱。

    这点口粮,自然满足不了老烟枪顾建国,于是就想了这么个主意,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啊!

    顾明俊道:“爸,真的只有两条烟,两瓶酒?”

    “就这么多了。我倒是想多要,人家不肯给啊!”顾建国嘿了一声。

    爷爷顾定武问道:“小俊,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问起这事来了?”

    顾明俊要让家里人知道事态的严重,便一字一顿的道:“焊条厂财务出问题了,市里已经发现并在暗中进行了审计。这案子马上就会爆发,焊条厂要掉一地的官帽子!”

    顾家人面面相觑,想不相信这话吧,顾明俊又说得一本正经,像新闻联播里的播音员一样正式而又认真。

    可是,要相信他的话吧,这信息又太过震撼!

    顾建国愣了半晌,摇头说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今天下班时,厂里一切都正常着呢!也不见什么市里的审计组啊!小俊,你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当不得真,做不得数!”

    顾明俊沉声道:“爸,都说了是暗查!你什么级别?还能让你知道?你们厂里的高层早就传遍了!就你还蒙在鼓里呢!到时他们把黑锅往你身上一罩,你百口莫辩!”

    顾建国直着脖子嚷道:“怪罪我?这真是岂有此理!我又没有摸过钱,我只不过是办了一下手续!”

    顾明俊问道:“谁能证明?”

    “厂里的出纳啊,我一直都跟着她出差,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她知道得一清二楚!”

    “出纳?是不是个女的,长得还挺狐媚?叫什么周叶的?”

    “对,就是她!有她作证,我肯定没事!”

    “爸,”顾明俊脸色一暗,“她不可能为你作证了。”

    “为什么?”

    “因为,她已经死了!”

    “什么?”顾建国先是吃了一惊,继而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你哄谁呢?下班前我还见过她的面。”

    顾明俊道:“就是下班后才死的。死在明珠小区的别墅里。”

    儿子带回来的消息,太多了,太不可思议了,顾建国一时半会还没有完全消化。

    他怔道:“小俊,你说真的?你怎么知道的?”

    顾明俊低声一叹:“事有凑巧,我去同学家玩,正好看到这事。她被杀死在家里。凶手已经被抓了。”

    “周叶死了?咝!”顾建国再老实,此刻也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建国,周叶只不过是个小小的出纳,她能有钱买得起明珠小区的别墅?”何素丽抓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她是不是贪了啊?”

    顾建国在小小的客厅里转过来又转过去,掏出一支烟,放进嘴里,却忘记点火了。

    顾明俊也很无奈啊!

    在他印象中,周叶是本周六才发现死在家中的,尸检结果显示,周叶死于周六的凌晨。

    因此,顾明俊才赶在周五当天下午,前往周叶所在的别墅。

    他本来想找周叶好好谈谈的。

    在焊条厂财务案件上,也只有周叶能证明父亲的清白,这个重要的证人不能死!

    她一死,本来简单的案子就会变得复杂。

    周叶肯定是此案中最关键的人物!

    她不仅知道顾建国没有拿过一分钱,还知道谁从中做了手脚!

    顾明俊本来有希望说服她,只要陈述厉害关系,肯定可以说动她和自己合作,先行举报,转做污点证人,争取宽大处理,同时也可保她性命。

    然而,天意难测,他赶到的时候,周叶已经被杀!

    顾明俊来晚了一步!

    父亲还是不可避免的要被牵涉到此案中去!

    “爸,”顾明俊忽然想到一事,顿时不寒而栗,“他们在二月份调你到财务科工作,三月份就让你经办六百万的买卖,然后就出事了!你说,他们是不是早就算计好了,要把这屎盆子往你头上扣呢?你是他们找的替罪羊!”

    顾建国倒吸一口冷气:“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老实!因为你没有背景!因为你好拿捏!”顾明俊的话,带给顾建国三连暴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