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后大佬撕了炮灰剧本 > 0269 该死的命格
    楚怀安直勾勾地看着宁修:“宁丞相,难道你就不想……”

    宁修猜到他想说什么,再次打断他:“看来你已经疯了。”

    说完转身就走。

    楚怀安伸长了手想要拉住他,却连宁修的衣服都碰不到。他迅速追到牢房一角,整个人都惊慌起来:“宁丞相!宁丞相你不能走啊!小女她可是……”

    “你若是想死,大可以把那句话喊出来,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楚怀安有个多好的女儿!”

    宁修头也不回,冷冷丢下这句话,大步离去。

    楚怀安看着他大步离去的背影,张了张口,却始终说不出后面的话来。

    他还不想死。

    可是现在宁修已经走了,明显没有要救他的意思,他该怎么办?

    楚怀安惶恐地缩成了一团,一颗心跳得飞快。

    他不断想着自救的法子,巨大的恐慌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很快,他想到了墨御天。

    宁修不肯救他,现在能救他的,除了泰安帝,就只有摄政王墨御天了。

    泰安帝已经娶了宁皇后,即便不喜欢她,也不可能轻易换成恬儿。

    宁皇后可是宁家人,他若是敢肖想宁皇后的位子,宁修绝不会放过他!

    所以,现在能救他的,只有摄政王墨御天!

    墨御天本就跟宁修不对付,他又野心勃勃,肯定惦记着那个位子!

    若是知道恬儿是母仪天下之命,墨御天肯定会心动!

    楚怀安已经走投无路,此时只能将希望全都寄托在墨御天身上。

    不过这次他没叫牢头,打算找一个狱卒帮忙。

    牢头已经帮他传过话,还顺利叫来了宁修,很可能是宁修的人。

    他要是再找牢头,让牢头给墨御天传话,岂不是自寻死路?

    他得另外找个人。

    楚怀安不安地想着,开始等待机会。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宁修刚回到马车上,就给允文下了一道命令——

    “去把那个女人处理了。”

    允文震惊地看着他,有些迟疑:“主子可否再想想?那女人或许留着更有用。”

    宁修冷眼看着他:“楚怀安的那些胡话,你都听见了?”

    允文心头一慌,犹豫了一瞬,还是点了点头:“属下确实听见了。”

    他从小习武,又天生耳力过人,所以将楚怀安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不过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楚怀安居然会说出那番话,还有那个楚梦恬,居然是母仪天下之命!

    这事若是真的,那楚梦恬就不能死。

    不想宁修直接嗤笑出声:“母仪天下?你觉得她配吗?命格之说,不过是无稽之谈。如果随便娶个女人就能坐上那个位子,还要男人做什么?”

    允文:“……”

    宁修这话说得太有道理,他突然就觉得自己有点儿蠢。

    “楚梦恬既无好出身,也没有足够的能力,你觉得,她凭什么母仪天下?”

    凭运气吗?

    实在可笑。

    他可不信,楚梦恬有这个命!

    若是她真的有,那就更该死了!

    他若是有朝一日坐上了那个位子,他的皇后绝对不可能是楚梦恬那种女人!

    宁修沉下脸色,冷酷地说:“去把她处理掉。”

    “属下遵命!”

    允文很快领命而去。

    没多久,就来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别院。

    别院挺大,假山凉亭荷花池全都有,十分雅致。

    只可惜现在才初春,因为天气太冷,树木都还是光秃秃的,尚未抽芽。

    别院里又没什么人。

    走在里头,难免给人荒凉之感。

    允文面无表情地穿过院子,看着那些光秃秃的枝条,心中莫名有些不安。

    总觉得,四周的一处都仿佛昭示着不详。

    是他想多了吧?

    允文很快压下心思,走进了地牢。

    地牢里,楚梦恬被独自关押着。火光晃动着,照出她惨白的脸。

    允文蒙着脸,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冷眼看着她。

    楚梦恬愣了一下,有些期待地看着他:“你是来放我出去的吗?”

    允文走得更近了,伸手抓住了她纤细的脖子。

    楚梦恬瞬间读到了他此时的心思,吓得瞪圆了双眼:“不要!我可以……”

    “咔嚓!”

    她想说“我可以读心”,然而没等她把话说完,允文已经捏断了她的脖子。

    楚梦恬的头无力地耷拉下来,双眼瞪得滚圆,脸上满是惊恐和不敢置信。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明明她是作者,又穿成了主角,还拥有强大的读心术。

    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她都还没来得及发挥出自己的强大能力,就惨死在了地牢里?

    她甚至才见了男主角宁修一面,都没能跟他说上话!

    怎么会这样!

    还有这个杀手,为什么下手那么快?都不让她把话说完!

    若是他知道她有读心术的强大能力,还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她吗?

    楚梦恬不甘心极了。

    死亡的瞬间,她的脑子里想了很多。

    偏偏什么也做不了,而且很快她就彻底失去了意识,什么也不知道了。

    允文松开手,冷眼看着楚梦恬的尸体跌落在地上,那双眼睛依旧瞪得大大的,渐渐失去了神采。

    他冷淡地收回目光,转身走了出去。

    他知道楚梦恬的话还没说完,然而并不清楚她想说什么,所以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处理掉。”

    “是。”

    简单的四个字,便决定了楚梦恬的结局。

    允文直接回去向宁修复命:“主子,已经处理干净了。”

    “嗯。”宁修淡淡应了一声,“楚家的事,以后不必再管。”

    “属下明白。”

    楚梦恬已死,不管她是什么命格,都已经不重要了。

    楚家就更不用放在心上。

    如今楚怀安惹上了镇北王,他们根本没有必要为了楚怀安这么个伪君子,去得罪镇北王。

    关在牢房里的楚怀安自然不知道宁修的心思。

    他不知道为何,心中竟莫名惶恐。

    于是再也等不下去,眼看有狱卒经过,他立刻喊了一声:“等等!”

    那名狱卒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看清是他后,立刻摆出不屑的样子:“是你在叫老子?想干什么?要是骨头痒了,老子就帮你松快松快!”

    楚怀安立刻问道:“你想赚银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