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魂穿名门团宠有点甜 > 第684章 我们都一样
    经过几日的整顿,在今日军队终于在南见的带领下出征。

    随行的南纬想要坐轿子,遭到了南见的坚决不同意:“皇上,我们这是去打仗,不是去游山玩水,你觉得你坐个轿子,合适吗?”

    南纬:“…………”

    好像确实是有几分丢人。

    南见:“路上多少人会见着?他们会怎么看待,怎么说?皇上丢得起这个人吗?你可是戚国的一国之君啊!”

    南纬咽了咽喉咙:“朕就是觉得还没有到战地,所以才会这么随口一说,并不是一定得坐轿子才行。”

    舒鹰:“马匹都给皇上准备好了。”

    南纬看了一眼在自己眼前的白马,指了指说道:“这是给朕的吗?”

    舒鹰:“这就是给朕准备的。”

    南纬:“为什么大家都不是这个颜色,就只有朕是白色的马匹呢?”

    很显然,就因为这匹马是白色的,与大家的黑色,棕色的马匹都不一样,他就心里面不舒服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白色是不是表示他是弱者的意思。

    舒鹰:“您是皇上,自然要与众不同些。”

    南纬:“朕都与你们一起出征了,还要什么马匹与众不同,还是给朕换一匹跟你们一样的吧?”

    白琛:“皇上,马匹都准备好了,还是先将就着来。”

    舒鹰可没打算让事情那么好说话:“这压根也没有什么需要将就的,这特意准备的马有什么不好的?”

    南纬:“朕是不想搞特殊。”

    南见:“皇上是不想搞特殊,还是现在难看呢?”

    “…………”

    南见:“这匹马是特意准备,比我们的马都温顺很多,不正是为皇上着想吗?而且什么样的马,有什么大影响吗?”

    需要这么在这儿继续丢人现眼的人吗?

    “皇上还是尽快上马的好。”南见的脸色已经不好了,“出征之日,还望皇上能够让我们大家都讨到一个好兆头。”

    “我觉得这匹马还不错啊!俊俏得很。”白洛也开始说了起来,“皇上,咱们就上马出发吧!”

    南纬看着眼前的白马,他心里依然是充满了抗拒的,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有什么样的方式拒绝。

    在这百万军队面前,他的面子确实还是得顾及一下的。

    在城墙楼台上,白诗带着南遇,还有已经怀孕六个多月的黎汐,以及本在不久后就要嫁进丞相白府的江书绾,正在看着他们。

    虽然,距离得很远很远,甚至看到他们的脸都是模糊的,但是只要看到是在那里动一下动一下的,她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并没有太久,南见就带着百万大军挂帅出征了。

    “就这么走了。”江书绾的声音是慢慢的无可奈何,充满了舍不得。

    她们的目光都是跟随着自己心中的那个男人,是真的直到完全看不见了,才慢慢的愿意收回自己的视线。

    “明明我下个月都已经成亲了,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还得等多久才能够成为白洛的娘子。”江书绾发出了“嗯哼”的鼻音,心里面可不是滋味了,她心心念念期待的日子就要到来了。

    可是这战事一起,就又把他们的亲事给耽误下来了。

    白诗和黎汐哪里不明白江书绾的心情,竟然都开始劝着她了。

    黎汐:“绾绾,这场战事肯定很快就打完的,指不准就一个月的事儿。”

    白诗:“就算不是一个月,也就是两三个月的事儿。”

    黎汐:“对,我也觉得最多也就是这个时间了,绝对不会有什么超了的。”

    白诗:“而且我们这是大家都在等,不是你一个人等,你不会觉得寂寞的。”

    黎汐:“你没事儿就多到丞相府陪陪我呀!我们待一块儿不就不觉得日子过得太慢了吗?”

    江书绾看看白诗,又看看白诗,这两个人还真是劝得出来。

    “得了吧你们两个,好像你们的丈夫就留在这儿没有出战去一样。”江书绾都忍不住有些嫌弃了,“再说了,汐汐你哪比我好了,你都怀孕六个多月了,要不了几个月孩子就会出生了,可一定要保佑战事早点结束,白津帆才能早点回来。”

    “…………”黎汐心里面哪里没祈祷着啊!可一定一定要快点回来,要不然的话错过孩子的出生,她会觉得很遗憾的。

    “还有你。”江书绾开始面对白诗说起来了,“你和南君现两个人最歪歪腻腻的了,他不在你可就是成了最无聊的那个。”

    “…………”白诗心里叹气,何尝不是无聊呢?她可希望一直都那么歪腻在一起,就不分开最好了。

    她们两个人的反应,江书绾很满意:“所以说我们都是天涯沦落人,光你们劝我怎么行?当然也得我劝劝你们啊!互相劝劝才是实在的嘛!”

    白诗:“…………”

    黎汐:“…………”

    “遇哥。”江书绾伸手轻轻的掐了一下南遇的小脸蛋,“你说是不是呀?”

    南遇还不太懂她们都是些什么意思,所以就是笑了笑就完事儿了。

    江书绾就立马说道:“看到没有,遇哥笑了,说明我有道理啊!”

    白诗看了一眼坚持从自己身上下来,开始在周围跑着的南遇,就对江书绾鼓掌起来:“对对对,你有道理。”

    江书绾用下巴指了一下雅奴:“还有雅奴,可跟我们没什么两样。”

    雅奴害羞的一笑,虽然她和舒鹰之间还没有到什么谈婚论嫁的时刻,但是心意也是互通了的。

    “还是颖婢最好。”江书绾指了指颖婢。

    颖婢的眼睛马上睁得圆溜溜的,好像知道江书绾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江书绾:“毕竟墨七留在了摄政王府,不过你可也是得谢谢你家王妃,要不是因为要留一个人在摄政王府里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才不会被摄政王留下。”

    颖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江姑娘,你别太想念二公子哦!”

    “哼,你,你,你…………”江书绾将白诗、江书绾还有雅奴都指了一遍,“哪个不是和我一样,都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