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神凰不为徒 > 第712章 秦朝云的分析
    这总可以了吧?哥已经让步到最低了!十几万,不,他和叶小念加起来,二十几万,或者三十万星石,一共才占一成,总不算占秦朝云便宜了吧?

    他可是叶景宁,最忠于师傅的叶景宁,他怎么可能趁着师傅不在家,就干起坑小师妹的勾当?

    谁知那个叫皮皮的不懂事小丫头,居然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勉强凑合吧,毕竟是主人的师兄师姐。https://www.25kanshu.com”

    “好,那就这么定下来。”秦朝云点点头。

    皮皮却撇撇嘴:“出点钱就能赚收益,真是太轻松了,弄得我都想出钱了。我也有小金库的。”

    说着,皮皮真的从秦朝云的储物空间里,搬出一大堆的星石。

    现在整个灵界,超过一百颗的星石流通,基本都是卡转账的形式,潇洒一划拉就行了,毕竟整个灵界星网太发达了,随时可以通过生活机器人,用卡里的金额,换成星石,也没必要在身上装太多星石。

    像皮皮这样将星石装成一个个储物袋的交易方式,还真有些古老了。

    不管古老与否,星石它长得没错就行!

    “你,一个小姑娘,哪儿来那么多星石?”叶景宁指着皮皮有点不爽了。

    皮皮嘻嘻一笑:“我的父母也是强者,他们也给我留了遗产,怎么我就不能有钱了?”

    叶景宁是没把皮皮的真身看透,否则知道她是那颗蛋,就该明白,人家父母确实挺能攒钱的。

    尤其是皮皮的父亲,那只叫芝麻的小黑兔,智商可高着呢,又是星后的灵兽,以前可攒下不少家当。

    秦朝云摆摆手:

    “皮皮、范宁,你们先下去吧,那么多事儿要忙,再去给乌铁发一下消息,让他也带几个人,来外城帮忙。”

    皮皮和范宁不好多说什么,还是有点担心自家主子被叶景宁坑,退下的时候话不停看叶景宁。

    叶景宁真的被气到,忍不住跟秦朝云抱怨:

    “你这两个奴仆,可真是,呵,盲目自信。”

    “不,师兄你错了,他们不是盲目自信,是因为信我,才会如此。他们是我从云曦大陆带来的人,我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本事,他们很清楚。”

    “难道我就不清楚?”叶景宁有点吃味:“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

    “不一样,我在你眼里,还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公主,可在云曦大陆,我不但长大了,还涅槃重生了。

    说起来,我现在应该是姬云尘的妹妹,姬红云才对。”

    听到涅槃重生,叶景宁也忍不住叹息:

    “哎,还真是不容易,委屈你了。云曦大陆,不是个简单的地方,你父母,还有我们丹族,都是发源于云曦大陆,那是一篇神秘的土地,最能锻炼人。

    你这小丫头,又是为何涅槃?能跟我说说吗?”

    秦朝云干脆坐下来,开始跟叶景宁说她和即墨渊的故事。

    其实秦朝云最近也是憋闷,也有些心结,此时说出来,就像是重游了一番云曦大陆,重新走过她和即墨渊走过的路。

    “我相信,即墨渊一定还是即墨渊,如果他被姬云吞噬,怕是第一个要弄死或者囚禁的人,就是我。

    因为如果那个人是姬云,我的存在,就是最不确定因素,最容易唤醒即墨渊本人的意识。如果夺舍的是我,我绝对会第一时间弄死这样的存在。

    可那次在西罗河,他宁可让假公主暴露,也不去抢我,显然是不想伤害我,他说的一切,可能是真的。”

    讲完自己的故事,秦朝云开始分析。

    叶景宁都愣住了,她感觉,眼前的小丫头,已经不再是他认识的那个撒娇淘气包小公主,而更像是他师傅回来了,甚至比他师傅分析能力更强一些。

    “那你,为何还要选择暴露?你不是挺喜欢乌剑门的吗?你不是说,还有妹子喜欢你?你还挺享受的?”

    “是啊,喜欢我的姑娘还不少呢。”秦朝云骄傲地昂起头:

    “我娘亲说过,女扮男装的最高境界,就是让女孩子都为你倾倒。娘亲当年做到了,我现在也做到了。

    只是我跟她不一样,她是故意引诱仇人,而喜欢我的,是一个很善良的师姐,我都有点不敢面对她。”

    谁让你说这个,我问你为什么暴露呢!

    叶景宁咳嗽一声,有点无奈。

    秦朝云当然知道他问的是什么,只是有点不想说。

    “说了你也不会明白,你又不是女人。”秦朝云撇撇嘴:

    “他想操控我,我就该被操控吗?那我多不快活?

    再说了,玉守云当星王也是被我们家坑的,是我欠他的,我不能那么不仗义,在这种时候,看着他和星城覆灭。

    我知道即墨渊可能不会对我不利,但我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似乎对我们星城仇恨很大,他做的这些事情,看似是为了从玉守云手里夺回我,我感觉最终目的,还是想将我们星城覆灭。

    难道他真的找到了自己的亲人,而他的亲人,或许跟我们星城有仇,更有可能,是跟我父母有仇,否则我们曾经无话不说,这中时候,他也不会什么都不跟我说,就开始行动。

    他明知道我的性格,明知道这么做我会对他很失望,他还是这么做了,那唯一的解释就是,我们的父母,或许真的有仇。”

    秦朝云几乎是自言自语,已经将所有的事情捋顺。

    叶景宁真的惊呆了。

    这还是他眼里那个小娃娃,淘气撒娇的小丫头?

    这特么的,脑子比他叶景宁好使!

    甚至,还在他师傅之上了,师傅其实强大的是实力和天赋,在动脑子分析问题方面,只能算中上,师傅是万事用实力去碾压的人。

    而秦朝云年岁太小了,又被坑货爹娘给清了星力境界,重修还不到八分之一个星战年呢,能指望小丫头实力怎样突破呢?

    没有实力,又想生存下去,就只能比别人更聪明。

    一想到这,叶景宁鼻子又算了,师公真不是个东西,多好的孩子,被你们坑得,也太不容易了。

    叶景宁忍不住咬牙:

    “都怪秦墨麟,没事干总喜欢树敌,谁强就爱打谁。这下好了,我们小朝云好不容易看上个男人,就被他搅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