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从菜刀到邪神 > 第101章 陆地神仙
    当李狗蛋在大海上过着淫靡疯狂的生活时,一切都在悄悄的变化着。

    庄子苗每天烧的菜越来越多,握持菜刀的时候也越来越久,对待李狗蛋的表面功夫也做得越来越好,“女拳”思想在仇恨的驱动下,已经占据了她的整个内心,根据何真的评判看来,如今的庄子苗,也算得上是个极端女拳领袖人物了。

    对,是“领袖”没错了,庄子苗甚至不需要何真引导,平素烧菜、练功的闲暇时间,都在自己思考、推演应该如何启发更多的女性思维觉醒,并且带领她们推翻这个不公的男权社会。

    所以老话说的好,不怕流氓会打架,就怕流氓有文化。

    同样都是许诺了“天下社稷”作为奖励,李狗蛋武艺都已经天下难逢敌手了,但是满脑子还是和装了白色黏液差不多,除了吃就是找女人,哪怕何真强行赋予了他强烈的“野心”,这个废物也只知道一个方法,那就是“杀”,除此外啥事也不会了。

    但是庄子苗就完全不同了,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她,当被何真灌输了“女拳”与“终结乱世”的思想、目标后,就未雨绸缪的开始规划设想起来要如何达到这个目标了,比如说如何才能产生组织力、凝聚力、建立根据地等等的,并没有想着去依赖“刀姥”给她出谋划策。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庄子苗为了周旋应对好李狗蛋,两人如今反倒是“相谈甚欢”了,而李狗蛋一方面认为庄子苗已经倾心与自己,另一方面也似乎是对她有“补偿心理”,同时也可能就是太蠢了,面对庄子苗的套话几乎是毫无抵抗之力,没几天功夫,自己的身家故事几乎就被掏了个干净。

    庄子苗除了证实李狗蛋确实如同“刀姥”所说一样才习武了没两个月外,还发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看起来都已经逼近四十岁的油腻肥贼竟然说自己才十六岁?!

    听到这个消息后,庄子苗心中也是大为吃惊,不过表面还是不动声色,回到自己的船舱后,却是坐在梳妆台的铜镜前,注视了自己许久。

    此时距离何真指定庄子苗成为【魔刀之主】已经有数日了,【无寿之智】早已开始生效,庄子苗的寿命无形中就已经折损了不少,并且剩余的生命力也进入了快速燃烧的状态,面相自然比前几天的小姑娘年龄时要成熟了不少。

    不过女孩子老的慢,加之庄子苗平素又擅长保养,面部的变化也不能说有多明显,何真也不知道庄子苗究竟发现了这个变化没有——不过何真也未雨绸缪,早早的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辞,准备等庄子苗向自己发问的时候拿出来用。

    不过庄子苗在照完镜子后,只是低着头沉思许久,何真没有“读心术”,也不知道她想了什么,之后,庄子苗竟又自顾自忙碌去了,根本没向“刀姥”提出任何质疑,何真的回答也就无从用起。

    毕竟他总不能人家没问就上赶着去解释吧,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唯一要说有什么特殊变化···就是自此之后,庄子苗主动联系“刀姥”的频率大为降低,更多的时候是把刀老单纯的当做一个“练功增幅器”来使用。

    总之,李狗蛋、庄子苗、“刀佬”三者之间,又重新构成了一个稳定而脆弱的平衡,在大海上,慢悠悠的向着南朝的地界驶去。

    ······

    赤龙江畔,宣城。

    曾经的宣城,是北朝大崇精心修筑了几十年的对南朝作战的第一线桥头堡,也是抵御南朝侵扰的坚固堡垒。

    但是现在,宣城是南朝大兴反攻北朝大崇的第一个战利品,也是如今南朝大军的大后方进攻指挥基地所在。

    如今大兴朝北伐作战的中军大营,就设立在曾经的宣城太守府,众多的大兴朝官兵、官员,正满脸喜色的进进出出其中。

    宣城的太守府既然成了大兴的中军大营,那么原本的办公厅也就成了大兴的帅帐。

    在这个“帅帐”中,端坐最中间高位的,既不是孔武有力的披甲将军,也不是督军的南朝文官或是皇亲国戚,而是一位头发花白、垂垂老矣的布衣老人。

    这名老人双眼虽然还算清明,但是头发花白、整个人暮色已现,就算年轻时再如何是个高手,现在的动作也显得有些迟缓了,不过满帐中的文武官员、江湖高手却对他都是保持着毕恭毕敬的神色。

    对了,这名老人脸上还有一物件特别吸引他人的注意力,在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由铁丝与透明圆片组成的东西——赫然就是一副金属半框眼镜!

    “太师大人,前方最新的战报传回来了,北朝在横度山、小苍湖一线的防线已经被我军彻底击溃,此战是我大兴开国以来未有过的大胜啊!此战一举擒获近十万人,连督抚三郡的大崇名将孙尚都战死了,尸首现在就在···”

    一名大兴的将官激动的对着这位白发布衣老者汇报最新的前线战况。

    不愧是南朝天子亲自三顾茅庐、屈尊邀请才肯出山的“陆地神仙李太公”啊。

    自这位“李太公”接受南朝天子册封,官拜“太师”兼北伐大元帅后,一出手,就先是大搞军队改革,之后发起北伐,以仙家手段攻破了六十年来从未拿下过的北朝桥头堡“宣城”,紧接着又数次击退北朝的反扑,眼下,更是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大胜利!

    完全可以说,南兴就是靠着眼前这位“李太公”,以一己之力扭转了南朝颓败之势,挽大厦于将倾,扶狂澜于既倒!

    “嗯,此战能胜老夫早已心中有数,擒多擒少都是小事,无须多言,尔等各自按照老夫定下的方略行事即可。”

    那眼镜老头眼睛都没抬一下,淡定的说道,似乎取得这大兴开国以来最辉煌的战绩也不过是小事一桩,根本不值一提。

    “对了,北朝统武堂和镇国公府那边呢,有没有什么新的动向?”

    被称为“太师大人”的眼镜老头倒是自己想起了什么,主动向着下面的人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