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1055章 被小姐姐抱着哭,好过被兄弟抱着笑(求订阅求票票)

第1055章 被小姐姐抱着哭,好过被兄弟抱着笑(求订阅求票票)

    太子詹事于志宁,今日奉了太子殿下之命,特地跟着程处弼一块蹿到了程氏大家。

    为的就是想要过来看一看这关内药药典的编撰情况。

    这关内药典编撰的速度,着实让太子詹事于志宁有些瞠目结舌。

    原本想象中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的场面没有出现,并且进度已然也快要到达尾声。

    “居然这么快……”于志宁抄起了摆放在案几上的那些画稿,仔细地打量起来。

    甚至还来到了董画师跟前,欣赏这位不正经艺术家正在面对着一株中药,精细地将它的形态和轮廓都描绘下来。

    甚至叶子的形状,都那样的逼真,这让于詹事忍不住心悦诚服地朝着程处弼低声道。

    “看到了这位大家的手笔,于某觉得哪怕是按图索骥,也能够在山野之地寻到这种药材。”

    听到了这话,程处弼呵呵一乐,无比自信地抬起了手臂指了指跟前这几位正在忙碌的艺术家们。

    “那是自然,这几位大师,每一个人可都是在不正……在绘画艺术上有着十来年,甚至是几十年的功力。”

    “唔……的确如此,依于某之见,没有十几二十年的功力,怕是根本就没有如此本事。”

    二人正谈论间,董画师终于缓缓搁笔,满意地站起了身来退后欣赏。

    于志宁这位热爱艺术的斯文人看到了这位艺术大师终于停笔,赶紧上前两步,笑眯眯地一礼道。

    “这位大师请了,大师你这技艺,一看就是高手之中的高手。

    特别是大师你的笔风,实在是令于某太喜欢了,不知大师可有什么佳作,能否……”

    “于詹事来来来,莫要扰了诸位大师创作,董老师不好意思,我们这就离开。”

    “???”于志宁被程处弼一把给拽往一边去,不禁有些不悦地瞪了程三郎一眼。

    “程三郎你这是做甚,于某不过就是想要跟那位董老师多聊个几句话,你这么做也太失礼了吧?”

    于志宁正在跟董艺术家套交情,希望能够搞到点好宝贝。

    哪怕是不能白嫖,花钱也是很乐意。毕竟这个时代艺术家们,都太过清高孤傲了点。

    所以,于志宁在看到了有自己用得着的艺术家,自然就想着顺手捞上一把。

    结果没想到程处弼居然这么不够意思,非把自己给拽走。

    “于詹事,不是程某不乐意你跟这些老师们拉关系,可你也得分分时候。”

    “现在这《关内药典》正在收尾的关键时期,最好还是不要让他们分心才好。”

    “你若是真的欣赏他们的艺术作品,回头我问问董老师,让他给你创作一幅也就是了。”

    “不过先说话,可不是送,只能卖。”

    “卖我也乐意。”于志宁挣开了程处弼的手,不乐意地瞪了这家伙一眼。

    不过看在他这是为了正经事情阻挠自己的份上,懒得跟他计较。

    二人来到了旁边那一间正在整理画稿,以及对药物的产地、药性等进行编撰的屋子里。

    见到了那位太医署停职留俸,前来程氏大学任教的胡老。

    “见过胡老,这位是太子詹事于詹事,今日随我一同过来。

    就是想要问一问咱们这《关中药典》编撰的工作进行得如何了?”

    “二位尽管放心,老朽与张老师还有诸弟子这段时间已经将内容也已经修订编撰得差不多了。”

    “剩下的就是等着药材图样,预计的话,还得个十来天的光景,当可成册。”

    听到了这个好消息,程、于二人都不禁眉开眼笑,又跟胡老聊了几句之后,二人便不再打扰辞了出去。

    “十来天的光景,想不到能够如此之快,如此一来,咱们完全可以在今年之内,将这《关中药典》呈上去。”

    听到了这位兴奋得频频搓手的于詹事之言,程处弼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十来天大致能够将大唐关内药典完稿,到时候,通过太子殿下之后往上面一递。

    陛下必然会龙颜大悦,到了那个时候,太子殿下完全就可以借着这个由头,将编撰大唐药典的重责给揽下来。

    他米其林魏王虽然主持编撰了《括地志》,不过那玩意,主要还是官方的工具书。

    哪像这《大唐药典》,这样的书籍,完全就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宝贝。

    想想吧,大唐千千万万的医者,如果能够人手一本,不但能够提高医者们的用药和识药水平。

    同时还能够将更多的治病的药方,载入其中,让更多的大唐百姓得以解除病痛。

    #####

    二人来到了距离校长室不远,就听到了里边传出来的打牌声。

    于志宁的脸色微微一黑,最终顿住了脚步。以要回东宫去向太子殿下禀报这个好消息为由转身离去。

    程处弼殷切地将于詹事送到了大学门外,就看到了不远处,几辆牛车正朝着这边行来。

    “公子,公子,你订的铁炉子来了!”为首的正是程氏大学总管事济叔。

    “铁炉子?”正要叫人把座骑牵过来的于志宁闻言不禁一愣,也扭头朝着那边看过去。

    就看到了前边的两辆牛车上,都摆放着四五个造型十分古怪的铁制玩意。

    而后面的两辆牛车上,却堆满了一旦燃烧起来,气味十分难闻的泥碳。

    就算打铁的都不太乐意用,主要就是那玩意杂质多,烟太大,味道又重。

    也就是穷苦人家不得已才会用这种便宜而又廉价的泥碳来作为燃料。

    程处弼呵呵一乐,一脸志满意得地点了点头答道。

    “没错,就是用来烧泥碳的铁炉子,如果不是学校这边的学生们已经开始烤火取暖,我都差点把这件大杀器给忘了。”

    “程将军,你这是……给那些学生们用的?”

    于志宁的语气不禁多了几分的不悦。

    “这不合适吧?就算是那些学子一年的学费缴不了多少钱,程将军你也没必要如此。”

    “什么不合适?”程处弼看到于志宁那张很不乐意的表情,一脸懵逼。

    “我说于詹事,我为了程氏大学的师生取暖着想,你这是抽的哪门子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