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 第六百三十三章 魂力为什么93级?
    “离开了。”

    随着比比东轻轻道了句,秦剑乱七八糟的痛苦神情开始缓缓收敛。

    “真的离开了?”他低声问道。

    比比东轻轻点头:“我身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神力残留。”

    嗡。

    她话音刚落,一道庞大而虚幻的幻紫光幕慢慢降落,而秦剑身上可怕的伤口也渐渐消失。

    刚才这些自然是他的情雾幻境和娜儿本体力量屏蔽的双重影响,一起瞒过了神考。

    两人相视一笑。

    “演出顺利,合作愉快。”

    他们缓缓向对方迈开一步,同时伸手,将彼此紧紧拥抱。

    天青牛蟒:“???”

    泰坦巨猿:“???”

    大舞:“???”

    这到底几个意思,他们怎么完全看不懂了呢?

    “迫不得已,我们表演了一下,刚才那些都是假的。”秦剑松开比比东向他们解释道。

    大舞看看自己身上几个血淋淋的伤口。

    大明瞅瞅自己断裂的牛角。

    二明摸摸自己几乎折断的手臂。

    意思是这伤白受了呗…

    “抱歉,如果我不下狠手,会被发现。”比比东带着歉意道。

    大明二明大舞六双大大小小的眼睛,一齐看向秦剑。

    秦剑挠头:“要不你们也打她一顿?只要打得过…”

    大明、二明、大舞:“……”

    “我们可以打你一顿吗?”大舞咬牙切齿道。

    “可以可以。”秦剑陪笑。

    大舞他们当然不可能真的揍他一顿。

    “我知道你也不容易…”

    大舞随手给自己包扎了一下伤口,道:“不过,你刚才已经获得了第九魂环?但你们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要分开?”

    秦剑点点头又摇摇头:“是,也不是。”

    “从上次和胡列娜的分开我就发现了,这规则漏洞很大,这种撕心裂肺的判定太过模糊…再加上我在这里可以调动一些其他力量来迷惑神之规则,所以,有很多可操作的空间。”

    他看着比比东,轻笑道:“事实上,我们根本没有提前商议过,全凭对彼此的信任而已,而且之前厮杀争吵的时候,那些情绪又全部都是真实的,也只有这样才能瞒过去。”

    “对,骗过了自己,才能骗过别人,”比比东捋了捋发丝,道:“我们的默契就在这里,看起来全部真实的反应,其实是基于一种虚幻的假设。”

    “现在已经可以敞开来说了,”娜儿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秦剑,现在你达到了封号斗罗级,距离神已经不再是云泥之别,再加上我的屏蔽,你可以在我的本体附近,也就是这里,说一些不能说的东西。”

    秦剑微微点头,然后对比比东道:“东儿,其实很多东西你已经猜到,不过,我还是跟你解释一下…”

    “就像这一次的第九魂环是在与你彼此残杀之后得到,我的第二魂环到第八魂环也是如此…”

    他顿了顿,道:“这是我的神考。”

    “果真如此!”

    比比东美眸一睁:“居然会是这样的考核。”

    “嗯,”秦剑点点头道:“到了现在,距离最后的神考只剩最后一环,我之后可能要离开几年时间,而这段时间,大陆局势只能靠你支撑了。”

    “按照我们之前说的,我们也确实要分开一段时间,否则会被后面操纵的神察觉到异常…”

    比比东深深的看着他:“这些事都交给我吧,你专心去完成自己的考核,我相信你一直不放弃,也有你的理由。”

    “是的,我若是不完成这神考,将只有一死的结局…”

    秦剑淡笑道:“况且,一路走来,经历了这么多的分分合合,若是没能做完,那感觉多遗憾。”

    “做完?”比比东脸色有些怪异:“你是不是把每一个分手对象都吃掉了?”

    “做这个字已经如此不堪了吗?”

    秦剑捂脸:“每一次都是意外啊,荣荣冰儿火舞她们就还没…”

    朱竹清是嗑药了,小舞是魅惑了,胡列娜是杀戮之气压不住,比比东是她自己刻意引导,千仞雪更是搞出来一个堕落天使…

    这可真不是他自己又当又立啊!

    “算了,这些事以后再说…”

    比比东摇摇头,神色严肃:“你我都知道,我们的敌人不是大陆上这些势力,而是那些背后的神,大陆上的势力倾轧只是他们在操控的表现,但我们却不能表现出来心中的警惕…”

    “我知道,”秦剑认真看着她道:“多积攒他们预料之外的力量,才是破局之道,这一次确定了他们的操纵,但还没搞明白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非要这么做。”

    “内里的原因不知,但他们的做法可以进行推测,”比比东眯起眼睛:“如果所料不差,他们在等你成神,成神之后极有可能杀掉你。”

    秦剑沉下了眼眸:“那我若永不成神…”

    “那也是永无宁日,况且,他们不一定没法对付你。”比比东接道。

    “秦剑,你必须成神。”

    娜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们的完美融合,需要你成神,需要你与我的实力接近,那才是真正的破局之道。”

    秦剑缓缓点头。

    “说到底,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实力才是最真实的…”

    比比东向前靠近秦剑怀里,柔声道:“我们一起努力,总能胜过他们的,况且,就算败了,那也尽力了不是吗?”

    “这女人…越来越让我讨厌不起来了…”

    娜儿的语气有些莫名的笑意:“不过,靠自己成神可不容易,至少在规则没有打破之前,她很难塑造自己的神位。”

    秦剑紧紧抱着比比东,有娜儿在,他现在已经无需顾忌分手后的接触限制这一点,包括之前和千仞雪的接触,也都有娜儿暗中帮忙。

    虽然他一直无法理解娜儿为什么会乐意做这样的事,她不会有某种绿绿的癖好吧…

    “对了,你下一个分手对象是谁?”比比东忽然问道。

    秦剑眨巴了下眼睛。

    这个问题,就跟问他,你接下来打算和谁搞关系一样…

    “这个人…我真是没有想到的…”

    秦剑沉默几秒:“如果真是神在背后算计,那么这一位可能不会站在我这一边…”

    “她到底是…”比比东皱眉。

    秦剑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一个地点。

    比比东神色一变:“居然是那里?!”

    秦剑点了点头:“对于她,我一点把握都没有,不过,最奇怪的是…”

    为什么他此刻的魂力等级是93级?

    他可从来没有见过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