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江湖围剿 > 第一百五十章:威胁
    恰在这个时候赵怀义说了一句,“那位脾气可不是很好。”

    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丰胤正在心中想着,忽然听到赵怀义这一句话心里不由得有了些怒气。

    这赵怀义是什么人大家暂且不清楚,而就在赵怀义是什么人都不清楚的情况下赵怀义还搬出来背后那位神神秘秘更不清楚的人来。自古年少有成的人即使再如何谦逊,但内心中怎没有几分傲气,赵怀义这话说出来,可真是惹出了方丰胤这好小子的坏脾气。

    方丰胤冷哼一声,向赵怀义面前走了几步,赵怀义只觉得眼前似有高山强浪向自己袭来,心里不由来的有种卑微胆怯的情绪开始蔓延。

    不过赵怀义敢当这方丰胤的面说出这话来,至少面子上还是要有种不畏不惧的样子。

    赵怀义满脸堆笑向着的说道:“方少爷可别觉得小子话里有什么意思,小子无才无能只不过是被众兄弟那位推出来做个替死鬼,还请方少爷见谅,多多宽恕小子。”

    赵怀义满嘴胡言一口一个小子、少爷,但是满脸堆笑的样子无论如何都透露着一种自信,自信方丰胤今日不敢动手。

    马二娘拉了拉方丰胤的袖子,此时马二娘还与方丰胤紧贴着,方丰胤被拉袖子之后这才回过神来,带着马二娘向旁处挪动了几步。

    马二娘忽然对着辛庚九说道:“辛大哥进门至此时,已有多长时间?”

    辛庚九没有想到马二娘忽然出声,于是讷讷的答道:“最多算是半个时辰。”

    马二娘接着说道:“但是要是将方才扔给你的那块牌子收好,便够了两个时辰。”

    辛庚九脸上露出了十分疑惑的神情,这么块牌子怎么便是两个时辰,这无论如何辛庚九的脑子也是想不明白的。辛庚九于是说道:“老板娘。”

    ‘娘’字刚说出口,马二娘便替他回答了这个问题。

    马二娘说道:“一封信让你堵人不多不少两个时辰,你不觉得十分荒唐?”说完之后马二娘十分明显的眼睛朝赵怀义看了看,向辛庚九示意。

    辛庚九这时貌似是想明白了,世界上哪有来堵人两个时辰的请求,这种奇怪的要求当然是为了配合,所以两个时辰是假的,辛庚九赶快将牌子放进了自己身上最安全的地方,然后辛庚九摸了摸自己的头说道:“对,这他娘的才对。”

    辛庚九然后特意朝赵怀义看了一眼,脸上带着些骄傲,颇有显摆的意味。

    赵怀义看着辛庚九这时的这个样子,心里大骂一番,恨不得将辛庚九的脸撕个稀巴烂,明明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任务,偏偏被不知道哪来的一个傻子给撞在一块。赵怀义心里相信,一定是碰巧,算无遗策的那位之前既然没有跟他说过辛庚九这位,那必然这件事本来没有辛庚九什么事的。

    事实上,也真的是很巧,不过巧的是辛庚九离这里很近。

    方丰胤此时也没想到局面怎么忽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呆呆地朝马二娘看了过去。

    马二娘也没想到自己灵机一动的小暗示这么管用,暗想道辛庚九平日里真的是吃太多了猪脑子,此时方丰胤向她看了过来,马二娘连忙向前亲了方丰胤的嘴唇一口,这一嘴来的突如其来,让方丰胤顿时什么都忘记,飘飘然赛过此时躺着的客栈老板。

    马二娘随后同方丰胤说道:“我们出去吧。”然后就拉着方丰胤绕过赵怀义向门外面走去。

    赵怀义看着二人走出去,手微微颤了颤,但最后还是保持不动,而马二娘走出门口之后还向门里面的辛庚九挥了挥手,招呼辛庚九任务完成该回去了。

    辛庚九一想,信里确实提了任务完成之后要去哪里做一个标记,如今拿到了牌子,这做标记应当也就是幌子,把牌子送过去才是真的。于是辛庚九大摇大摆的也绕过赵怀义走了出去。

    此时此刻之后,客栈大厅里只剩那位躺躺然的老板和在众人走后一掌打在桌子上的赵怀义。这时的赵怀义,脑海中竟然有一种脑子被马车碾过后被驴踢的无力感。

    世上怎会有如此恰好的事?而更恰好的是这人便真的有这般傻。

    此时此刻,马二娘与方丰胤已经走的远了些,至少回头得微眯着眼才能看到那么一个隐隐约约的距离。

    方丰胤这个时候忽然发现身旁的马二娘脸上一直带着笑,于是方丰胤问道:“二娘,是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

    马二娘说道:“我是忽然想起来辛大哥的别名。”

    方丰胤重复道:“别名?”

    马二娘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辛庚九有一个别名叫聪明疙蛋。”

    方丰胤再次重复了一遍,“聪明疙蛋?”

    方丰胤并没有听懂这是什么意思,如果只是聪明两个字,那自然清楚明了,但是这聪明疙蛋合起来四个字是什么意思方丰胤就不太清楚了。

    聪明疙蛋是什么蛋?能吃吗?为什么会起这么个别名?方丰胤现在满脸都是迷惑。

    马二娘看到方丰胤迷惑的样子笑得更开心了,不得不说,此刻方丰胤的样子与她从前看到的方丰胤的样子不太一样,这倒不是说方丰胤易容换脸了,只是人和人之间相处久了,不经意间生命最本质的一些东西的流露。

    此时的方丰胤,倒是有些煞是可爱了。

    马二娘说道:“这是一句方言,硬要算起来的话就跟平常喝的疙瘩汤差不多一个意思。”

    方丰胤更疑惑了,“疙瘩汤?”

    恕方丰胤无知,他不是一个贪嘴的人,所以吃什么都一样,虽然早早的就出来闯荡江湖,但是什么风俗民情地方小吃那是一概不知,无论到了哪里吃的都是一模一样。

    马二娘说道:“傻子,你知道是嘲笑辛庚九的就好了。”

    方丰胤假装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二人说话归说话,脚步可是没停下来过,风吹叶落真美景,散步聊天两个人也是别有意思。

    只是,二人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小黑点,似是有人向他们二人跑过来,不过远远的也看不太清楚。

    【祝各位书友春节快乐,平安喜乐、事事长安!本书在作者准备考试的时候也会默默更新的,不过会特别特别慢,但是也请不要以为本书太监了!虽然本书成绩一般,但是好歹也要有一个完整圆满的结尾!2019,你和我都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