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我的投资时代 > 554、曰本人不准入内(求月票)
    “夏总,我不是已经跟你汇报过情况了吗?

    昨天我按照你的吩咐,托人辗转找到了张永的联系方式,然后跟这个海底捞的创始人通了一次电话。

    结果没聊两句,他就直接拒绝了,说不接受入股。”

    付绩勋摊摊手,“既然人家都没那个意思,我总不能强拉着人家谈吧?”

    夏景行双手抱胸,从前世经验来看,张永是个控制欲非常强的人。

    海底捞的二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除了IPO融资了一次外,其余时间没有接受过哪怕一轮外部注资。

    这是极其罕见的!

    不是资本看不上餐饮连锁公司,此时正是餐饮热的时候,俏江南、小天鹅等一大批企业都在接触资本市场。

    不过海底捞眼下成立已经12年了,度过了创业最艰难的阶段,在全国已经开了十几家分店。

    企业运转正常,生意蒸蒸日上,张永也确实有底气对资本说“No”。

    “你这样,以我的名义约他见一次面。”

    付绩勋愕然,随即点点头道:“行吧!那我再试试。”

    …………

    …………

    生意虽然没谈成,但是夏景行还是带着付绩勋去吃了一次火锅。

    也不是单纯的吃火锅,还带着商业尽调的目的在其中。

    两人加上张晨光,一行三人来到了一家“洞子火锅”。

    抗战的时候,渝州作为陪都,修建了很多防空洞。

    现在和平年代也用不上了,干脆就合理利用,向民众开放,很多人借此开起了火锅店。

    以后还有一部叫《火锅英雄》的电影,剧中就展现了这种洞子火锅的特色风景,算是渝州特有的产物。

    夏景行三人刚一走进防空洞,一股火锅气味就迎面而来。

    防空洞那相当封闭的空间,使得香味、辣味更加浓郁。

    那感觉,就跟家里炒菜的时候,抽油烟机坏了差不多。

    付绩勋吃不得辣,也不怎么闻得惯辣味,他走在防空洞中,整个人被呛得不停咳嗽,眼泪花都快出来了。

    “老付,你没事吧?要不要换个地方?”

    看见付绩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难受得不行,夏景行非常善解人意,上前拍了拍背,还提议换个地方。

    付绩勋摆手,“没事,咳咳咳咳咳咳咳……

    这里比较有特色,说不定有什么意外惊喜,咳咳咳咳咳……”

    付绩勋性子很倔,执意不换地方,夏景行也只好由得他。

    不过三人加快了一些步伐,想快速穿过这条布满辣气的通道。

    防空洞很长,但是不宽,一侧摆着火锅餐桌,很多人正在用餐;另一侧则留有一条通道,但仅可供一人通行。

    感觉像一条小巷子,只是看不到天空,一抬头就是半圆形的穹顶,每隔几米,还挂着一盏吊灯。

    通道两侧墙壁上还用彩笔绘着各种标语,大意是欢迎来到渝州、用餐愉快等等。

    防空洞四通八达的,墙壁上还有提示转弯的路牌。

    一条通道里,分布着好几家火锅店,规模都不大。

    走在路上,碰见了好几波招揽生意的服务员,但夏景行三人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里走。

    夏景行看了眼手机,越往里走,手机信号就越差,到了最深处,甚至完全没信号了。

    而且感觉冷嗖嗖的,夏天在里面吃火锅肯定很凉快。

    转了好几个弯,在通道最深处的一个三叉路口,三人终于看到了出租车司机推荐的“渝幺妹儿”火锅的招牌。

    “三位,里面坐!”

    左侧通道冲出来一个中年大妈,热情招呼着夏景行三人。

    “三位,这边请!”

    右侧通道一个穿着羽绒服,拴着围裙的年轻小妹笑嘻嘻的迎了上来,态度也非常热情。

    两人还对视了一眼,空气中有股火药味。

    “渝幺妹儿火锅是哪家?”

    夏景行看了看左边的中年大妈,又看了看右边的年轻小妹。

    “是我们家!”

    右边的服务生小妹一听客人这话,脸上笑意更浓三分,连忙招呼夏景行三人往右边就座。

    “我们家渝二娃火锅味道在整个渝州都是数一数二的,三位可以试试。”

    左边的大妈不愿放弃生意,操着一口渝州口音的普通话,满脸堆笑的继续推销。

    但夏景行三人没理会大妈,跟着年轻漂亮的小妹往右边去了。

    大妈黑着一张脸,剜了服务员小妹一眼。

    服务员小妹对大妈得意的笑了笑,然后领着夏景行三人在一张空桌坐下。

    夏景行四处张望了几眼,数了一下,右边通道里一共放着十几张桌子,但就坐满了七八桌,生意不算特别好。

    暗道,也没出租车司机说的那么夸张啊,说什么,要排队才吃得上。

    的哥的话,真的只能信一半。

    这时,服务员小妹麻利的把菜单拿了上来。

    “三位是外地来渝州出差的吗?可以尝尝我们家的特色菜。

    我们家在1988年就开店了,在渝州算是最早的一批洞子火锅店……”

    服务员小妹年纪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性格很开朗,十分健谈,脸上随时都带着笑。

    其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用橡皮筋挽成一个马尾,简单系在脑后,整个人显得无比青春洋溢。

    脸上未施粉黛,却难掩天生丽质,是个素颜美女。

    付绩勋看着这个语速飞快、菜名报得无比娴熟的美女,笑着说:“早听说渝州的妹子长得既漂亮,又会说话。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服务员小妹落落大方的对付绩勋笑了笑,露出八颗白牙,“谢谢夸奖!为了感谢你的夸奖,待会儿给你们免费送盘水果。”

    付绩勋哪想到还有这等好事,连忙道谢。

    夏景行感觉有些饿了,于是拿着菜单,开始点菜,服务员小妹则掏出围裙兜里的纸和笔,快速记录。

    “毛肚一份”、

    “黄喉一份”、

    “鸭肠一份”、

    “牛肉一份”

    ……

    “差不多可以了,一下不要点那么多,吃不完浪费了,好可惜嘛!”

    服务员小妹看夏景行摆出一副“老子不差钱”的样子,感觉这个大款有些铺张浪费,友好的提醒了一句。

    在川渝地区很正常,经常遇到这种友好的店家,会提醒“吃完再点”。

    “没事,我们胃口大!”

    夏景行笑了笑,他是知道张晨光胃口有多好的。

    继续点菜。

    服务员小妹笑了笑,懒得再提醒,心里已经骂起了“宝批龙”……

    点完菜,又点了几瓶冰冻啤酒,夏景行把菜单递还给小妹,然后跟付绩勋、张晨光聊起了天。

    注意到墙壁上贴着一个显眼的牌子,夏景行呼叫已经回前台的小妹。

    “妹儿,那里怎么写了一个“曰本人不准入内”啊?”

    服务员小妹儿扫了牌子一眼,又埋下头按计算器,算账,嘴里淡淡道:“我老汉儿挂的牌子,都挂了快二十年了。

    他说,防空洞是中国人民受难的地方,欢迎哪个国家的游客都可以,唯独不欢迎小曰本。”

    女孩儿虽然说的是渝州话,但夏景行、付绩勋、张晨光都听懂了,三人都再次看了一眼挂着那个牌子,均肃然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