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末日之不死邪皇 > 第197章 为了她
    第一百九十七章为了她

    (老规矩,第二天更,我又卡文了。)

    “说白了,今天他哪里是为了祖国。”欧阳震华苦笑了一下,他一听到林殇说起姜宁儿,便知道了结果。

    “他是为了她。”

    “二马年纪不大,倒是挺痴情。”林殇感慨了一句。

    “痴情?不,不尽然。”欧阳震华叹了口气。“他是被同样的方式,伤得太深了。他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是眼瞎。”

    ……

    ……

    “要的就是回复慢?”

    欧阳震华愣了愣。

    “什么意思!你说明白!”

    画面中,躲在角落里的二马也是有些不解这个任务如何完成,不过他已经脱下了被他打昏的两名巡逻士兵在,其中一名身材和他相似的那士兵的外套穿在了自己身上。

    “很简单,我需要二马穿上他们其中一个人自己人的衣服,就像二马现在所做的一样,然后杀死他们两个。捏碎另外一个士兵的喉骨,并且把他的脸划花,另外一个被二马脱掉衣服的直接穿着二马你脱下的衣服杀了丢下悬崖,我会让我的机器人去帮忙。接下来……”

    说到这里,林殇看向画面中的冯二马,看着他还未成年的稚嫩脸庞,微微有些不忍,却也继续说道。

    “接下来,二马你同样划花自己的脸,捏碎你自己的喉骨,然后躺在地上等待被人发现救治,便能混入其中。常人捏碎喉骨必死,你掌握好力度应该能活下来,捏碎喉骨是为了不出声被认出来,划花脸,则更好理解了。你作为唯一的幸存者,别人又分辨不出你是不是本人,等你恢复了些,脸上也会缠着绷带。此间,你便可以找机会进入卫星控制中心。”

    “我不同意!”

    听完林殇的第二个计划,欧阳震华脸都紫了。

    “捏碎喉骨,还划花脸?就算有我的第二代药剂,他也很可能会死!二马你快回来,我们先离开再想别的办法!”

    “可是这是现在唯一的办法,也是唯一的机会,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可能再想靠近这里都难!”林殇无奈地揉了揉额头。

    “那也不能拿二马的命去做赌注!应该不会死?那是很可能会死!二马,你快下来。”

    欧阳震华有些慌了,因为他发现画面中的二马听到林殇的计划后却没有说话,而是在思考着。

    如果是往常,二马那么在乎生死,早就跳脚反对了。

    “老头,别说了,林殇说得对。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

    二马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道。

    随后他直接无声无息地捏碎了另外一个士兵的喉骨,随后一刀扎进被他脱了衣服士兵的心窝,对着摄像头招呼林殇把机器人调过来。

    “二马!冯二马!你万一死了,对得起欧阳蓉对得起你父母么!”

    老头突然怒吼道,把正要把匕首朝向自己的二马吓了一跳。

    “你到底为了什么?是因为昨晚周博文和你说了些什么么?!”

    欧阳震华隐隐约约觉得二马突然转性,是和昨夜他不知道的事有关。

    刀尖停在了二马的眉心处,他从耳机里听到了老头的怒吼。

    微微一笑,他一刀从脸上划下。

    “为了什么?不为了什么,或许,为了祖国吧。”

    ……

    鲜血从匕首锋利的刃上缓缓滴落。

    一滴,又一滴。

    一刀,又一刀。

    咬着牙,露着笑,鲜血滑过那一道道刚生成的丘壑。

    还有那嘴角的流落,在嘴边汇合,嘴唇早已咬破。

    欧阳震华通过监控摄像头看到了这一幕,终究是不忍心再看下去,扭过头。

    虽然他知道这些表面上的伤二马能很快康复。

    林殇虽然是出这个主意的人,却也有些不忍心,关了投影。

    画面中的最后一幕,是满脸是血、皮开肉绽的二马仅仅掐住自己的脖颈,随后便倒了下去。

    “最多五分钟,岗哨就会发现这队巡逻队没有回来。”

    林殇摇了摇头,心中为这位小英雄点赞。

    哪怕是明知道自己会没事,敢这么对自己的且年龄这么小的,她真的头一次在现实中见到。

    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周老会极力推荐和信任这个不满十八岁的少年了。

    对自己都能下这么狠的手,当真可怕。

    ……

    ……

    “报告长官!我们的巡逻士兵巡逻至仓库时被袭击!一死一重伤。”

    “来了,等了这么多天,他们终于来了。有看清偷袭者的模样和人数么?”

    “没有,我们的幸存士兵正在抢救中。不过打扫战场时,我们在后院靠着偏角的墙角发现了血迹,对方应该是负伤而逃。”

    “探路的么?千山防火打掩护?看来想要掉到大鱼,得需要点饵了。秦排长,安排你的手下这几天巡逻稍微悠着点,懂了么?”

    “是!属下明白,只有这样才能请君入瓮。”

    “去吧,那巡逻兵一旦醒过来立刻通知我。”

    ……

    泰山卫星基地的一间办公室中,一名上尉听完手下汇报的紧急情报,却丝毫没有慌张,反而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千寻那个蠢货,竟然只知道设伏和追捕,既然知道对方的目的地,为何不就在此守株待兔呢?哈哈哈哈!”

    待到手下离开办公室,他更是狂傲地大笑了起来。

    “什么千家长子,只有我千奏才是能继承千家家业的人!”

    ……

    ……

    “欧阳博士,我突然想明白一个问题。”

    泰山后山悬崖山洞中,林殇突然脸色一变,言道。

    “嗯?”

    欧阳震华还沉侵在刚才的回忆中,好在通过那画面,他听到二马被抬走的时候,身边有人喊这人还有救。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昨夜我们和二马说了什么么?”

    “嗯。”

    欧阳震华脸色沉了下去,耐心地等她开口。

    “我只是按照周老的要求接通了电台,让周老最后和二马交代了几件事。”林殇耸了耸肩膀说道。

    “什么事?”欧阳震华面色不善地问道。

    “第一,周老希望他今日行动中尽量留手,给那些执行任务的士兵一条活路,毕竟他们也只是执行长老院的任务。”

    林殇言道。

    “那第二呢?”

    “第二则是,周老告诉了二马,姜宁儿并没有开着直升机回去接他,说明姜宁儿可能就是那个背叛者。”

    “所以二马今天才会这样?”欧阳震华似乎有些想明白了。

    “可能吧,周老答应了二马会继续调查下去这件事,而二马答应了周老无论如何也要完成这个任务。”

    (本章完请看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