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末日之不死邪皇 > 第171章 岳父姜作人(来不及,先重复一章)
    “你真以为仅仅是因为我们救了他?”

    欧阳震华听到冯二马的建议,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只是反问了一句,露出一副深奥的表情。

    “那还有什么别的原因?我们之前又不认识。”二马不解。

    “那片儿爷别看长得跟张飞一样,实际上粗中有细,他真正看重的,实际上是我和我手里的技术。”欧阳震华叹了口气。

    “所以他才会明知道我们要走,都会和我们保持良好的关系。”

    “这么复杂……”二马懂了。

    “不过也无所谓,认识这样一帮地头蛇,我们将来在京都行事也方便。”

    欧阳震华耸了耸肩膀。

    “走吧,进中科院。”

    “可是老头,这里一片废墟,那些实验室房区看上去也是荒凉的一片,院内杂草都这么深了,这里真的还有人么?不会早就人去楼空了吧?”

    “放心,会有人来接我们,有人已经等着我们了。”

    “什么意思?难道你已经和中科院的人联系上了?”

    “是的,事实上在南都冯氏大厦时,我就悄悄联系了中科院的姜院长,后来到了京都,我也利用船上的短波发了信号,言明我们已经到了这里。前几天,我找片儿爷的手下要了个电台,已经联系上姜院长了,他们知道我今天要来。兴不兴奋?待会儿就要见到你未来的老丈人和未婚妻了,说不定还是那姜院长的女儿姜宁儿亲自来接我们!”

    欧阳震华笑了笑,刚想继续说,却看到前面不远处开过来一辆太阳能电动车。

    “他们已经来了。”

    车一直开到二人身前才停下,车上走下一名妙龄少女,一名青年,径直走了过来。

    待到走近。

    眼尖的二马率先愣住了,随后欧阳震华和那名妙龄少女也是愣在原地。

    只有那名青年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怎么是你!”

    冯二马和姜宁儿异口同声地惊呼了起来。

    倒是欧阳震华,惊讶之余,脸上露出一丝玩味儿的表情。

    “冯二马!”

    “姜小七!”

    见到冯二马,姜宁儿先是愣了愣,看向二马身旁的白发老者,随后明白过来,脸红了一下,微微地下俏脸,饱含歉意地看向白发老者们走上前来,握手问道:

    “您就是父亲一直提起的欧阳震华博士?”

    “不错。”老头笑了笑。“姜姑娘我们还真是有缘呐。”

    “你们……早就认识?”一旁的青年一头雾水,看着三人这副自来熟的模样,他仿佛觉得自己被隔离了开来。

    ……

    再次见到姜小七,冯二马是震惊的,也是惊喜的。

    姜小七不再是一身古装侠女打扮,而是一套端庄的现代打扮,看上去有着一副不一样的风味儿。

    不过无论怎么打扮,都是美美的。

    冯二马感慨道。

    不过很快,他又回过味儿来。

    接他的是姜小七,而姜小七又自称是姜院长的女儿,那这姜小七岂不是?

    “我是该叫你姜小七还是姜宁儿?”

    二马没有上前,而是直接开口问道。

    姜宁儿没有理会他,装作没看见,职业性地朝着白发老者露出一个微笑:“欧阳博士,请上车,父亲一直在等着您。”

    说完,她一甩秀发,便上了不远处的车,那名青年也是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见姜宁儿不理自己,二马连忙追上去。

    欧阳震华怪笑了两声,也是背着行礼上了车。

    一路上,车上的气氛十分尴尬,没有一个人说话。

    副驾驶上的青年几次欲言又止,被姜宁儿用眼神制止。

    二马则是一直盯着开车的姜宁儿的背影,花尽脑力想要把眼前的仙女和自己小时候印象中的柔弱女孩儿拼接到一起,心中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这就是老子的未婚妻?怎么变得这么漂亮了?蓉姐姐,我可能要对不起你了,这婚我不想退了……

    老爸!老妈!我真的爱死你们了!你们当初真是太有眼光了!

    ……

    中科院地下基地一间屋内,姜作人坐在皮椅上背对着身后的秘书,问道:“他们来了么?”

    “来了,大小姐亲自去接他们了。”身后的秘书言道。

    “准备好酒席,我们要接待一位贵客。”

    “好的。”

    ……

    坐这车行驶了一段路,通过一扇密门,欧阳震华和冯二马到达了中科院的地下工事。

    “看来人类面临天灾,都是一样,选择挖洞啊。”

    进了这宏伟的地下工事之中,二马感慨道。

    姜宁儿走在前面听到背后的感叹,忍不住想笑,一旁的青年却板着脸:“小子你胡说什么呢?我们的地下实验室早在天灾发生之前就已经建立很久了。”

    二马愣了愣,看向身旁的老头。

    欧阳震华哈哈一笑点了点头:“因为一些实验所需的条件,所以才有这地下实验室产生。”

    二马尴尬的挠了挠头,连忙岔开话题:“姜小姐,吴馨呢?怎么没见到她和你一起?”

    “她已经提前撤离了。”

    “撤离?”二马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们不知道么?可能父亲还没跟你们说吧,难怪父亲要等你们来了再走。”姜宁儿停下脚步,不知怎么的,她不敢看面前二马这张脸,总觉得十分尴尬。

    “走?去哪儿?”这下,连欧阳震华都停下了脚步。

    “去新都,欧阳博士,你迟早也会知道的。”一旁的青年,接过话来,一扬头,言道。

    “忘了介绍我自己,我是户大长老的儿子,户真。”

    说完,他把手递了过去。

    欧阳震华抬了抬眉毛,握了握手,心中却在疑惑。

    华夏国的大长老不是一直都是周博文周大长老么,怎么何时变成户大长老了?

    户大长老?姓户的高官?难道是国防部长老二长老户长琦?

    欧阳震华隐隐约约内心有些不安,联想到最近一直听到的关于长老院不好的风声,还有在片儿爷那的所见所闻,微微皱了皱眉。

    正想着,姜宁儿唤了句。

    “欧阳博士?我带你们去餐厅,父亲说了,要为二位接风洗尘。”

    (本章完请看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