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末日之不死邪皇 > 第131章 江上的传说
    第一百三十二章江上的传说

    “如果我说我是河里的精灵你信不信?”当女孩子说起这话的时候,还狡黠地眨了眨眼睛,嘴角微微上扬,适时地伸出小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二马的鸡皮疙瘩半天才下去,看清楚了女孩子的影子,他吞了吞口水。

    这河里哪有精灵?只有鱼妖吧!

    看到二马害怕极了的样子,小女孩再次拍起小手呵呵呵笑了起来。

    “你……你到底是?”

    “你忘了?我们白天见过的。”小女孩不高兴地撅起嘴。

    二马挠了挠头,使劲回忆,却没什么印象:“船上那么多人,不好意思,我真的忘了。”

    “我叫刘海丫,我是船老大的女儿。”小女孩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摆动着两条小辫儿。

    “哦,你好,你好!白天我就在船头看过你一眼,真没记住,不好意思。”二马松了口气,之前那氛围确实把他吓着了。毕竟这一路上经历了太多古怪。

    “那你以后记住了?”

    “记住了,刘海丫!对吧!”二马笑着回答。

    “走吧,该吃饭了。千万要记得哦,晚上不要随便靠近船边,尽量不要在甲板上走动。”小女孩儿甩着小辫儿朝着甲板那头走去。

    “为?为什么?”他的话音似乎并没有传到离开的女孩儿耳中。

    二马急急忙忙跟了过去。

    ……

    “为什么晚上不要靠近船边,也不要在甲板上走动?”

    和大家碰面在渔船仓顶的甲板吃晚饭的时候,二马再次问起了这个问题。

    然而当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众人的脸色都是一暗。

    欧阳震华和冯二马一脸的莫名,这句话也没什么问题啊?那就是这个问题有问题!

    大家都停下了筷子,有位年长的老妇竟然悲伤地哭了起来。

    “这……我这是说错什么话了么?”二马一脸雾水。

    大家都沉默了,互相对视了一眼,最后船老大刘晋汾叹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饭碗,语重心长地开了口:

    “其实这件事,确实要和两位新来的说清楚。”

    “什么事儿?”二马追问道。

    老头却拍了拍他的腿,让船老大说下去。

    “这个世界大变之后,江中的鱼类也开始变异,有些鱼变得异常肥大,一些杂食类的鱼类也会对人有攻击行为。我们把这些鱼称作鱼怪!而这些鱼怪经常在夜间出没,如果有人靠近岸边或者船边,就会跃出水面一口把人吞掉!本来我最初也以为这是传闻,是从之前遇到的一艘船那儿听来的,可是后来我们也遇到了,因此我们还损失了好几名船员和顺路客!这位哭泣的阿姨的儿子就是在晚上神秘失踪的。所以到了晚上,还是尽量待在船舱里的好。”

    “还真有鱼怪!”二马吓得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到,看来自己刚才站在船边眺望岸边的行为当真是冒险的紧。

    欧阳震华听到船老大的解释,却在皱着眉,小声嘀咕道:“这江中的鱼类也这么快变异了么?没有直接接触阳光?”

    ……

    ……

    自从听说有鱼怪,二马再也不敢随便站在船边上了,白天也是如此。几天下来,好在相安无事。

    适应了船上的生活,二马开始帮着船上干活。老头晕船还没好,就一直在船舱里休息。

    其实船上的活也没多幸苦,就是帮着船员在需要的时候摇摇橹扬起帆,或者帮着给菜园子施施肥,再或者和几个年轻人一起帮着船老大拉网捕鱼。

    不过摇橹是个体力活,二马累得够呛。给菜园子施肥用的都是鱼内脏,气味儿也十分难闻,令人作呕。只有捕鱼的时候,二马最兴奋了。

    很快,这艘渔船自南都顺水而下,便到了入京杭大运河与长江的交汇口,镇江的北岸瓜洲。

    瓜洲隶属扬州,自古以来有着京口瓜洲一水间的美名。王安石的一首舶船瓜洲,让这京杭大运河长江口交汇处古今文明。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二马站在岸边,眺望着江对面的运河入口,骚包地吟诵着这首千古流传脍炙人口的诗句,不禁感慨道。

    “古人的智慧和前瞻真是太伟大了!甚至连世界末日都考虑了进去!我听船老大说,顺着运河往北,只需要几天光景便能入北都。”

    此时渔船被停靠在南岸镇江的岸边,船上需要补给,也有游客需要下船,似乎正是和那失去儿子的老妇一同前来的三人。

    欧阳震华站在一旁却眉头紧锁。

    这些天他取过江水做化验,并没有发现异常,到底是何原因导致生物产生的变异?难道不仅仅是之前猜测的那样?

    对于动物野兽的变异,作为生物科学家的老头是调查分析过的,也从变异野兽身上取过样本,却始终化验不出什么来。

    “老头?老头!”

    发现老头没有听自己骚包念诗,而是在想问题,二马推了推他。

    “嗯?运河?瓜洲,嗯,瓜洲是个不错的地方,南水北调以后,这里还修了闸坝来调节各水系的水位,疏通了断流很久的京杭大运河。”

    “你是说京杭大运河曾经断流过?闸坝?类似水电站大坝那样的?在哪儿呢?”二马眺望着,并没在对岸发现所谓的大坝。

    “别找了,现在确实找不到了,估计是被天灾给毁了,连三江府那里的大坝都没逃过一劫,何况这里。好在现在各水系水量充足,没有闸坝的调控,似乎京杭大运河也畅通无比,船老大不是说他们就是顺着黄河而下,到了这边的么?”

    “难怪!那你说古时候那京杭大运河是如何控制的,那时候又没有闸坝这种东西。”二马像个好奇宝宝,毕竟他读书少。

    “这就不得而知了,只是知道,古时候,京杭大运河自黄河以北向北流,自黄河以南向南流,长江以北又向北流,当时的漕运便是顺势而行。”欧阳震华耐心地讲解着。

    (本章完请看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