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末日之不死邪皇 > 第27章 饿殍满地
    第二十八章饿殍满地

    第二天,三人起床,开始收拾屋子。

    这群坏蛋并没有破坏屋里的大部分设施,只是砸了部分实验器材和抢走了仓库里的所有吃的东西。这也不知道说不说的上万幸。

    老头拼死保护下来了实验结果,没让歹徒进入内部实验室,破坏的仅仅是外面这间办公室,所以实验室的损坏并不严重。

    这个秘密基地又陷入了安静,和二马刚来的时候一样。两个人坐在西餐桌前,看着放在桌上的干粮,都在发呆。

    老头叹了口气:“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这样了,好在我们的实验器材和成果都没有被毁,否则实验又得重来。”

    欧阳蓉已经从昨天的难过中恢复了过来,她早上起来,二马没有和她一起睡,在地上打得地铺,她费了好大劲才把二马抱上床。不知不觉,她感觉二马变成大男孩了,短短半年多,她都抱不动他了。

    “二马那小子呢?我让他昨晚安慰你,他倒好,现在还没起床。”

    欧阳蓉笑了笑:“二马正是长个的年纪,多睡会儿没什么不好。”

    “食物这些看样子只够我们三个人吃半个月,必须出去找吃得了,对了,正门被我炸了,你们以后从后门走。”

    “嗯。我会和二马一起出去找吃的,二马现在长大了,都会保护我了。”说到这里,欧阳蓉的笑容变得浓郁了。“昨天他还保护我来着,这半年他长高不少。他的左轮手枪怎么来的,你给他的?”

    “他自己的,他没告诉你么?”欧阳博士摇了摇头,把二马的身世和手枪的来历说了一遍。

    当欧阳蓉听到二马的三叔开枪打二马的时候,她惊呼了一声,一直到二马逃过一劫逃出城堡她都心吊着的。

    “二马好可怜,那么小就没了父母,还被亲戚威逼,甚至还有不顾亲情的三叔,难怪他刚来的时候那么阴沉,对我们也不信任。”

    “是啊,他还是坚强的孩子,其实他品行不错,只是因为童年的那些遭遇有些扭曲了,你可要好好教导他。”说到这欧阳博士突然嘿嘿一笑。

    “说到这,你觉得这小子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还好啊?”

    “我是指从女生看男生的角度。”

    “他啊?”欧阳蓉抱着茶杯回忆了起来,想到了昨天他飞身扑在自己身前保护自己的那一幕不禁有些脸红。“他就是个小大人,年龄不大,心事却重的很,不过总体来说还不错啦。”

    “嘿嘿,就知道你对他看法也不错,他小子可是对你喜欢得紧啊,男生对女生的那种喜欢。”

    “爷爷,你胡说什么呢?他还那么小!”欧阳蓉这次脸更红了,低着头喝着茶杯里的水。

    “可不小了,正是少年怀春的年纪,我在他这个年纪还不是喜欢隔壁班的班花?我可是答应他了啊,等他十八岁让你嫁给他,嘿嘿!”

    “爷爷!”欧阳蓉红着脸站起身一跺脚。“你再胡说我就不和你说了!都什么年代了,我感情的事不要你管!”

    说完,欧阳蓉就抱着杯子往实验室一阵小跑。

    “哎?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我可是答应他了啊,你考虑下啊?他不是还不错么?你看,长得也挺帅的,你看这末日年代哪儿去找男的啊?何况他还是冯博士的儿子,你们可本来就有婚约的啊?指腹为婚的那种!”

    ……

    ……

    北京某处。

    “周老,周老你怎么来了?”一位秘书模样的男子急匆匆跑到会议室门口拦住了一脸怒气的周国相。

    “里面开会难道我不能去么?”

    “您老当然可以,不过这只是战略部署会,不需要您老来操心,您老还是好好休息最好,医生不是嘱托过!”

    “休息!休息!我这把老骨头再休息就散架了!当年自卫反击战我和我们连冲在阴山前线,连打了十几个钟头都没说休息,当时我们的总指挥许向前老元帅当时已经是八十岁高龄,还来到第一线鼓舞我们这些年轻的士兵。老元帅可以,我为何不行?”

    周国相怒气冲冲,因为他不知从哪里知晓了之前他颁布的命令并没有实施下去,政府并没有开仓放粮。

    秘书自然拦不住周老,说话间人已经推门进了会议室。

    “周老?”

    “周老!”

    “周国相!”户部长正在开会,见到来人连忙起身给周老让座。“您老不好好休息怎么来这里了?”

    “小户啊!我不来不行啊,上次会议中某些人答应我答应的好好的,说要开仓放粮,为什么我却得知老百姓仍然忍饥受冻,饿死街头?”周老坐下,拉住一旁站着的户部长的手,心酸地问到。

    “有这回事么?”户部长看向会议室里的国事部长和几名军区将领还有农业部长,使了个眼神。

    “周老,这是我们的失职,最近忙迁都忙得不可开交,您吩咐的事情我们还没来得及去实行。”国事部长满头冒汗地回答。

    “胡岛同志,你名字叫胡岛,做起事来怎么颠三倒四?哪个重要不知道么?就这么几天,老百姓饿死了不少,据说最富庶的江南一带都竟然路有冻死骨,饿殍满地!”

    “国相您是从哪里听到的?”户部长说着,瞥了一眼四周,像是在警告。

    会议室里的众人都低下了头,没人想这时候触霉头,谁都不会背这个锅。

    “这个你别管,我有我的渠道,小户,你就说这件事你能解决么?我就相信你,要你的答复!”周国相摇了摇头严肃地问。

    户长琦拍了拍周老的手,微笑着说:“您老放心,这件事我们这一次一定重视,立马就吩咐下去,让各地政府开仓放粮。我用我的人格担保!”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小户啊,还是你识大体,我现在确实需要养伤,我年纪大了,也累了。这件事办好了,我会跟国长提议让你全权负责后面的国相事宜!”周老感动地握紧了户长琦的手,两眼泪光。

    “您老别这么说,这些都是我们应当做的,您老的身体还好着呢,好好养好伤,国家还需要您!”

    周老点了点头,摆了摆手。抹了抹满是沟壑的脸颊,转身在一旁秘书的掺扶下走出了会议室。

    ……

    (本章完请看下一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