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五十章 一夫握刀,万夫难敌!
    剑光如电,如匹练掠空,直指薛穆心口。http://www.qbbqg.com/

    水幕飞溅。

    看不见握剑的人,只有那一道寒光,映衬在桃树之间,惊艳时光。

    三十背旗死士无庸手。

    实力最强的几人,按剑按刀就欲抢出。

    薛穆冷哼一声。

    区区跳梁小丑,正好拿来祭刀。

    世人只知道薛穆是云麾将军,只知道薛穆兵道尚可,也有些许匹夫之勇,虽然不是沙场无双的猛将,更不是江湖无敌的刀客。

    但素有帝军第一勇士的美溢。

    以前也许是浮夸。

    但如今的薛穆自诩,这帝军第一勇士的头衔,他大可稳稳的戴在头上。

    面对这惊艳时光的一剑,薛穆甚至不情愿拔刀。

    低喝一声。

    抬刀。

    用刀鞘横档身前,于电光石火间横亘在那一道剑光之前。

    锵!

    众人耳畔起惊雷。

    剑尖与刀鞘相交的点上,气浪涌卷,形成一圈涟漪,肉眼可见的向四周荡漾开去,一瞬之间拂过周遭桃林。

    万物仿佛在刹那间静止,时间停滞。

    寒光消失。

    握剑的是个娇小玲珑的女子,身影在半空一个曲卷,倒落远处,落地之后恰好背靠着一株老桃树,毫无预兆的,老桃树炸裂成漫天粉齑。

    双脚沾地的刹那,方圆百米之内有若地震。

    骤起狂风。

    以薛穆为中心,周遭数百颗桃树齐齐拦腰而断。

    薛穆胯-下战马,一声悲鸣。

    浑身血肉涌动,如波浪一般翻滚,骨骼寸断的喀嚓声如爆竹一般响起,旋即毫无丝毫声息的栽倒在地,没了生机。

    薛穆早知如此,已经横掠落地。

    盯着不远处握剑的娇小女子,笑了,“我道是谁,原来是清异司主司、凤仪镜花,娘娘已经如此不加掩饰的想杀本将军了?”

    一击不成,镜花并无懊恼。

    别说薛穆是异人,就算他不是异人,要想一击击杀也不是易事,只不过以前的薛穆,镜花出手的话有十成把握。

    如今的薛穆……

    就从刚才交手来看,镜花心中的自信在飞速下降。

    刀不出鞘便能挡自己一剑。

    这样的薛穆,绝对可以媲美清异司九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镜花的真实水平她自己清楚,也许可以高过一些九甲缇骑,但绝对不会比金甲王仙之高多少。

    也许还要低于补位的那位剑甲。

    那位剑甲之强,强如镜花,也看不清他的深浅。

    镜花冷若冰霜,“有些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薛将军心知肚明,当你做出选择,那么就要承受做出选择要承受的后果,只不过有些后果你能承受,有些后果你承认不了而已。”

    薛穆哈哈大笑一声,“本将军承受不了的后果?”

    没有!

    只要那个麻子不在,这天下就算有北境秦王又如何,白起兵道再高,也落后于时代;汉王又能怎样,卫青霍去病还能有当年之无敌?

    至于燕王,不是薛穆看不起他,纯粹是靠天气赢得江山的幸运儿。

    凭什么和秦皇汉武齐肩。

    竖子无名,时势造英雄耳。

    明初天下大定,那些盖世英雄死的死,老的老,若非朱元璋杀得太多,燕王靖难能成功?他有多少信心打得过蓝玉、徐达这些人?

    恐怕没有。

    而薛穆自认不论是兵道还是匹夫之勇,他都远胜于蓝玉徐达。

    因为他知道的更多。

    人总是喜欢厚古薄今,殊不知时代在进步。

    兵道一途也一样。

    镜花缓缓竖剑于身前,“也是,死亡对于你们这些沙场将军而言,并不是不可接受的结局,如此,那便只好请你去死。”

    薛穆想听了个天方笑谈。

    哂笑,指了指背后三十背旗死士,对镜花道:“虽然你是清异司主司,是三大主司之中最能打架的镜花,虽然你的细剑可以媲美清异司九甲,但就算如此,你区区一个人,别说再对本将军出剑,便是我这三十背旗死士,只需五人齐出,便能将你围杀,你凭什么请我去死?”

    更别提还在岩鹰山上布置了五百伏兵。

    镜花不屑,“你以为我身为清异司主司,会孤身一人犯险来杀一个叛将?!”

    兵不厌诈。

    这句话有可能会暴露赵楚仙,但也能让薛穆草木皆兵,当他的神经紧绷到极限之后,则可能出现刹那的松懈。

    而那刹那松懈,就是赵楚仙的机会。

    薛穆目光凝重起来。

    确实。

    镜花作为东宫娘娘的心腹,镜花水月两凤仪之一,还执掌清异司,这样的人不应该来冒这种险才对,除非她有万全的把握。

    可清异司那边早就在怀疑自己的异人,镜花不可能不知道她来会存在不可意料的意外。

    所以她究竟依仗什么?

    低叱一声,示意三十背旗死士就地查探周围方圆三里之内,看是否还有清异司缇骑蛰伏,又是否有兵马散落隐蔽之处。

    背旗死士为首者略有犹豫。

    薛穆哈哈一笑,“无妨,倒要让我们的清异司主司见识一下,何谓帝军第一勇士!”

    沙场布阵,自认不惧白起霍去病。

    但若论匹夫之勇,薛穆有十足的信心,此间天下除非有唐三绝之剑绝裴旻那样的人出现,又或者是盖聂之流,要不然谁堪自己手中刀?

    真以为薛穆还是薛穆?!

    纵然无雄师在手,我薛穆孤身一人独闯鱼龙城,哪怕是杀不了山巅的那个东宫娘娘,至少也能杀上鱼龙山!

    一夫握刀,万夫难敌!

    待背旗死士散开四下侦缉,薛穆缓缓拔刀。

    他有江湖无敌的实力,但没有江湖侠气,打架这个东西,不需要讲究什么气度,也不需要讲究什么道德,只讲究一个道理。

    生或者死。

    既然要出手,那就全力出刀,不给对手任何机会。

    何况薛穆自信,却不狂。

    他从不小看任何一个对手,尤其是这个对手还是清异司三大主司中可媲美九甲的镜花——薛穆是知道九甲实力的。

    之前王仙之去杀象州的朱温,薛穆其实悄悄去看过。

    王仙之的拳头之硬,薛穆很是吃惊。

    也正因为如此,薛穆排除了王仙之便是王仙芝的可能——历史上的王仙芝,只是一个贩私盐的莽夫而已,哪来那么高的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