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四十九章 不知死活!
    岩鹰山下桃林中,薛穆按刀而立。http://www.unxsw.com/

    胯-下战马垂首吃草。

    身后,是一字排开呈扇形拱卫着薛穆的三十背旗死士,皆目露凶光的盯着前面那五六人,只需要薛穆一个眼神示意,三十人就可以将对面杀个稀烂。

    对面有六人。

    五位披甲者,浑身浸散着血腥气,全身披甲,只露出两个深邃的眼睛,一看便是久经沙场的嗜血将军,五人为首者薛穆很熟悉。

    也是一位凌烟阁悬名的将军,曾是排名第九的那位长得很好看的狄将军的副手,姓韩,沙场兵道了得,也读过诗书。

    双名适中。

    韩适中,从狄将军副手调任阳王藩地后担任正将后,逐渐显山露水,帮助阳王侵吞了陈王大片领域,之后悬名凌烟阁二十三名。

    主责谈判的是个读书人,羽扇纶巾,端的是斯文秀气。

    是阳王府长史。

    也是阳王麾下第一谋臣。

    姓周,具体叫什么名字,别说薛穆不知道,鱼龙山都不知道,只有阳王心中清楚,实际上都在怀疑这位阳王府姓胡的长史是一位异人。

    此间天下极其怪异。

    除开鱼龙山的皇室,其余权贵虽然忌惮异人,但又更重用异人。

    谈判不是很顺利。

    周长史关于许多细节都不愿意让步,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在于阳王大军和静州守军联手攻下鱼龙城后,薛穆取代天策上将军一事,阳王不赞同。

    阳王的意思,天策上将军态度中立,若他入主鱼龙山,那么天策上将军理应继续是帝军第一人,而薛穆却想取而代之。

    因为只有取而代之,他才能逃离天策上将军的阴影。

    才有机会问鼎天下。

    才有机会在遇到那个满脸都是麻子的少年痛快大呼一声来战。

    天下?

    我薛穆当然要想要。

    但我更想要的是用事实来告诉那个麻子少年,换了个天下,老子不会再输给你,不服来战,看这一次到底是谁取谁的头颅。

    眼看双方就要谈崩。

    薛穆身后的三十背旗死士随时都准备出手。

    既然谈不好,自然要灭口。

    薛穆深呼吸一口气,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自己的处境有点微渺,鱼龙山那边开始怀疑自己,近些日子静州城来了不少清异司缇骑。

    据说原本在青州的清异司九甲之一的剑甲,也在赶赴静州。

    显然鱼龙山的东宫娘娘打算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倒是讽刺。

    薛穆不得不承认鱼龙山山那个女人的谨慎。

    还真让她撞对了。

    挥手,制止了蠢蠢欲动的三十背旗死士,对周长史说道:“如果大业得成,阳王殿下不欲动天策上将军,无妨,让我北境秦王的藩地附近,镇守一重镇,并册封为王,再者,黑切轻骑要全部划拨到我麾下,如此才能掣肘北境秦王。”

    周长史笑了笑,“善。”

    岂会不知薛穆的如意算盘。

    就凭他,就凭黑切轻骑,也想掣肘北境秦王?

    东宫娘娘都不敢这么想,先帝在世的时候也不敢这么想,薛穆的真正目的,还是看中了那一只五万人的黑切轻骑。

    以及那个藩王头衔。

    真正掣肘北境秦王的,是毗邻北境秦王的汉王和燕王,当今天下,除了帝军之中的天策上将军,也只有这两位异姓藩王敢说这个话。

    汉王麾下有卫青霍去病,可媲美北境秦王麾下的白起。

    而燕王麾下,除了那黑衣和尚,谁也不知道他这些年拢聚了多少人才,搞不好就有不输卫青、霍去病的绝世名将。

    可以说,燕王是整个天下实力最为深不可测的藩王。

    关键是燕王之野心,司马昭于路陈。

    见薛穆退步,拱卫在周长史记身畔的五位阳王麾下将军长吁了口气,但并没有松开握枪的手——薛穆已经没有退路,必须谨防他狗急跳墙。

    桃林里虽然安静,但鬼知道岩鹰山上是否有伏兵。

    薛穆眸子蹙起,“阳王大军何日可抵达静州?”

    周长史淡定的道:“后日。”

    薛穆颔首,“善,后日静州城不设防,我会率领大军退出百里之地,届时你等突破静州直扑鱼龙城,我则绕路去配合陈王和梁王偷关,顺势拖他们一拖,等阳王大军入主鱼龙城,则大势可定!”

    周长史点头,“如此最好。”

    这种事情当然不需要歃血为盟,彼此都知道彼此的处境,都没有退路。

    至少在薛穆眼中,阳王欲坐江山,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时间拖得越久,对三位皇室藩王越不利。

    所以薛穆这一次准备万全。

    真以为我薛穆会子依赖阳王?

    天真。

    陈王和梁王一样按捺不住,只要阳王大军一过静州,陈王和梁王的大军也会同时叩关,到时候薛穆就可以配合其中一位偷关,再顺势直扑鱼龙城。

    至于和谁真正的结盟,要看局势而定。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

    这是真理。

    不论是阳王、陈王还是梁王最后谁坐了江山,薛穆都有信心,他会成为帝军之中最高的那个人,天策上将军必将死在这一场战乱之中。

    天策上将军虽然中立,但东宫娘娘能容他?

    这且不说。

    梁王和陈王、阳王三人,又真的敢相信这位帝军第一人?

    要知道以天策上将军的实力,他现在若是反了大骊大骊,谁也压不住他,入主鱼龙山黄袍加身,之后更有荡平北境秦王、燕王和汉王的可能。

    天策上将军……

    这个封号,薛穆很难不多想几句。

    只是有些疑惑。

    如果此天策上将军是彼天策上将军,如果东宫娘娘是那个女人,似乎大结局了,没必要弄出这一堆事来,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天策上将军和东宫娘娘,其中有一个必然不是自己认为的那两人!

    看着周长史率人远去,薛穆冷哼一声。

    欲要转身回城。

    所有棋子皆已落下,现在回城,杀人。

    杀贾南风。

    区区一妖邪皇后,留着无用。

    万一自己真的功成名就,扒灰之事会成为污点——尽管薛穆从不认为自己在扒灰,因为薛穆早已不是薛穆。

    但百姓不会这么认为。

    还要杀一个。

    薛人圭。

    对于这个人,薛穆着实有些怀疑,之所以迟迟不动手,无他,时机未到。

    现在自己孤注一掷,是时候杀这些未知因素了。

    然而下一刻,便见光寒。

    有剑来。

    寒光炸裂,席卷起漫天水幕,宛若从那溪水之中沸腾起一条长龙。

    又如一片划破天穹的雪白彩虹。

    杀意如瀑!

    薛穆眸子骤然闪耀光彩。

    来了!

    清异司缇骑终于出手了!

    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