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四川暴雨,我家也被淹了
    朝阳初升之时,赵楚仙已将白云观里外打扫干净,坐在道观前的大榕树下望着远方,峰峦起聚,拔地而起问青天,云深不知处。http://www.dushu7.com/

    炎炎夏日,蝉鸣呱噪。

    隐约可见山下田里劳作的村民身影。

    十年了。

    来到这座与世隔绝的小山村十年了,小说里都是骗人的,老子混了十年,还在这个小山村一亩二分地上虚度光阴,什么主角光环,什么系统金手指,不存在的——

    身后忽然传来声音打断赵楚仙刚兴起的思绪,温和而不失严厉,“如此大好时光,为何不看兵书,也不练武?”

    赵楚仙急忙起身行礼,“先生。”

    白云观内走出一位中年人,一身黑衣,星眉剑目身姿伟岸,举手投足间皆有沙场壮哉气,腰间佩剑,如树临风般写意潇洒。

    端的是雄姿英发。

    中年人来到榕树下,语重心长,“虽说人各有志,我也从没要求你必须看书练武,只是想着,此间天下藩镇割据必有一乱,若熟谙兵道,入身军伍叱咤于沙场,未尝不能战功累京观而封王拜侯,然将军驰骋沙场,匹夫之勇虽不可取,但无匹夫之勇更不可取。退一步来说,你若不喜沙场,有剑术傍身也是好的,须知你素来文静,相貌又过于俊俏,缺乏英气,走在路上多被认为是女孩子。若练剑强身健体,将来走出这群山去做个游侠儿也是人生快事。”

    赵楚仙暗暗腹诽,长得帅是我的错咯。

    他确实很好看。

    瓜子脸,丹凤眼,柳叶眉如刀,鼻梁挺翘,嘴唇抿薄,属于玉面丹心的那种相貌,只是笑起来时唇角微微上扬,便显得有些刻薄。

    实际上先生不止一次说过,每次看见他笑,都想一鞋拔子呼他脸上。

    妞儿爱俏,垂帘村不少小姑娘对他喜欢得不要不要的。

    苦笑着说:“我明白先生的苦心。”

    然而兵道一途着实没有天赋,看了那许多兵书,也就是看而已。

    至于练武……

    在封建时代,江湖侠客有什么用。

    中年人看透了赵楚仙的小心思,声音更温和了些,谆谆教诲,“兵道一途千变万化,两军对阵,说到底终究还是人心的揣摩,加上用兵者的缜密思维,或求一个出其不意胆大心细,或求老树盘根稳重寸进。你自小生活在这垂帘村,不曾知晓外面世界,是以对兵道难以入门,我可以理解,但是——”

    事情往往有个但是。

    中年人似想起了过往,叹道:“小仙,看书练武虽苦,却是逼得梅花出寒香的白雪,盛世之中书生最是fengliu意气,乱世之中沙场将军才是人间最潇洒。”

    赵楚仙低头,“学生受教。”

    中年人颇有得色,“论兵道,我在漫长历史长河中只是最不起眼的一粒寸芒,不如那兵仙,也远远不如李军神,可若是论匹夫之勇,我且自夸一句,昔日天下无人可出我之长剑左右,便是无敌一生最终却自刎江畔的江东霸王,我也能与之一战,倒是你有个师兄,颇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势,不过他么,不是沙场将军,是天底下最得意的读书人,所以他最厉害的不是剑,他喝酒厉害,写诗更厉害。”

    赵楚仙不信的哦了一声,先生你就吹吧。

    此间天下的兵仙,乃是大骊开国功臣,其后人亦是兵道天骄,如今坐镇大骊京都,掌控数十万帝军,对大骊皇室忠心耿耿。

    此间天下的军神,那是过去岁月里一段言语无法描述出来的千古传奇。

    这两人都是此间天下历史长河里的熠熠皓月。

    至于自刎江畔的江东霸王……

    等等!

    此间天下并无霸王自刎江畔,先生说的是谁?

    思绪未落,又听先生道:“不过此间天下颇为怪异,不能以常理度之,毕竟连那位千古一帝都活在这片人间,谁也不知道还有些什么人。”

    赵楚仙心如鼓擂。

    弱弱的问道:“先生说的千古一帝是谁?”

    中年人来到榕树下,负手而立,望着远空云雾涌流,许久,才轻叹了一声说道:“小仙,你已十五,是该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了。”

    赵楚仙讶然。

    这是个什么世界?不就是个封建时代么。

    中年人脸色凝重起来,“这十年间你在垂帘村读书练剑,很少出山,出山也只到山外的平江集,未去过州府,是以不知天下大势,先生今日便与你说一说。”

    赵楚仙洗耳以闻。

    中年人道:“此间天下,大骊立国才百年,本应是王朝鼎盛之时,却因大骊太祖当年大肆分封藩王,又有因番邦入侵而战功彪炳之人拥军自重,致使藩镇割据,中央皇权摇摇欲倒。”

    赵楚仙点头,这个他知晓。

    中年人又道:“昨几日出山,知悉前些时日北方蛮夷侵扰边境,时有北境秦王麾下将军出关迎战,大破蛮夷铁骑,一怒之下坑杀降卒三万有三!”

    赵楚仙暗暗奇怪,这不是很正常的事么。

    中年人却道:“可知那位出关迎敌的将军叫什么名字?”

    赵楚仙摇头,“不知。”

    中年人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白起。”

    却如惊雷!

    赵楚仙:“???”

    面无表情,内心却波澜起伏。

    将军白起?!

    什么鬼。

    中年人神色复杂,“我知晓此人,但你大概不知,此间天下也没几个人知晓他,且不说这白起,你又可知北境秦王的真名?”

    赵楚仙心头闪电划过,假意询问,“叫什么?”

    中年人一脸尊崇,“嬴政!”

    赵楚仙:“……”

    他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如果说名字一样可能是巧合,那么一个异世界里,出现嬴政加白起这个组合能有多巧?

    先生的神情越发向往,“很多年后,世人会知道这两个名字究竟意味着什么,也会知道这片群山之外那片广袤藩地里的汉王刘彻、将军卫青和霍去病意味着什么。”

    赵楚仙已经彻底懵逼。

    这个世界有毒……吧?

    一个秦皇不够,还来一个汉武?

    关键这俩千古帝王不是孑然独身在此间天下,秦皇有白起,汉武有卫青霍去病,就这两位帝王的配置,其他人还怎么玩?

    然而没完。

    先生继续说道:“先生知晓这两位藩王及其麾下将军,都是千古人杰,但藩地夹在北境秦王和汉王之间的燕王朱棣,能够屹立多年不倒,除去他麾下那位黑衣和尚的功劳之外,这位燕王亦有千古人杰之风,而与汉王藩地毗邻的那位有着‘大骊财神’之称的宋王赵昚,亦该是一位人杰。”

    赵楚仙:“……”

    他真的有些难以思考。

    秦皇汉武明成祖,再加一个大宋中兴之主宋孝宗赵昚,大骊开国太祖是烧了多少敬老院,才会让他的后人面对这样一群天骄。

    难怪先生说此间天下有千古帝王。

    北境秦王,秦始皇。

    算。

    汉王,汉武大帝。

    算。

    燕王,明成祖永乐大帝。

    也算。

    宋王应该是宋孝宗赵昚……呃,这位真不能算。

    中年人负手望着悠悠白云,满脸憧憬的呢喃着说:“可惜了,此间天下有北境秦王,有汉武蛰伏,唯独不见我大唐贞观歌者。”

    赵楚仙唯有苦笑,再来一个唐宗……咦?

    先生这话什么意思?

    果然,中年人低头,看着坐在树下的赵楚仙,神情温和,“十年前一场大火,我将你们几个从火中救出,十年来一手带大,更是亲自教你兵道和剑道,对你期望极高,是以有些事不意再瞒你。

    “我亦是一名异人。”

    “我名裴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