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四十六章 花
    傍晚时分。http://www.taibaige.com/

    买了干粮,吃了午饭。

    镜花执意要喝点小酒。

    几杯静州本地酿制的“小春泉”下腹,镜花已是满面绯红,眉目之间有些春意,这一刻的镜花,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凤仪,也不是那个任性杀伐的清异司主司。

    她是女子镜花。

    今年二九年华。

    日暮出城。

    赵楚仙不知道为何,想起了先生裴昱在离开垂帘村时送给自己的那句诗。

    浅酒高歌同出城,落日归乡我一人。

    忍不住会心微笑,回首看着落日余晖中静州城那高大城墙,缓缓念出了这句诗,不知道先生此时在何处,不知道那剑甲是否就是那世间最得意的读书人,不知道先生能否找到大唐的贞观歌者,不知道我赵楚仙能否实现男儿野望……

    不知道的事情很多,时间很慢,一步一个脚印罢。

    微醺的镜花莞尔笑了,“那就该轮到衙门捕快出面了。”

    赵楚仙愕然。

    镜花呵呵笑乐,很有些风华正茂女子的该有的风情赵楚仙急忙收回目光。

    静心,静心,别妄想。

    镜花切了一句,道:“两人出城一人归乡,剩下那人被你杀了。”

    自然该捕快出面。

    赵楚仙:“……”

    这女子毫无文艺细胞,没有内涵,也就胸大,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一座花瓶而已,好看不好用……上下端详了一眼身畔女子,大概也好用?

    反正没意思。

    爱情应该是程暖春那样的,好看还有内涵

    今夜月圆,分外冷清。

    岩鹰山下老桃林畔,有一条小溪流,淤泥河,河面不过十米左右,河水清绿可见游鱼,岸畔水面有一两米宽的浮萍,端的是垂钓圣地。

    来到此地详细观察地形后,大抵预算到薛穆和阳王军中秘使会面的位置,时间尚早,两人便在河畔,本欲点篝火,怕留下痕迹被薛穆的人察觉,于是只得作罢。

    镜花坐在一颗老桃树弯上,脚丫子有一没一下的荡漾,腰间细剑也在裙衣间随之荡漾,望着天上明月,轻声说异人王振说过,如果此间天下出现两个异人,清异司绝对千万一定不要对他们下手,那是人间的谪仙人。

    赵楚仙讶然,“哪两个。”

    镜花笑了,“王振说,一个男人,叫李白,李太白,你说这个名字搞不搞笑,李白就李白,还字太白,他真的很白么?”

    赵楚仙精神一振,“然后呢。”

    镜花神情有些向往,“王振说,李太白是世间最得意的读书人,是世间最灿烂的青莲,是天上下来的谪仙人,不能杀。”

    赵楚仙嗯嗯点头,“那杀不得。”

    好歹是我师兄。

    镜花赞同的点头,“别说,当时朱一山在场,闻言也很是神往,说世间竟有这等神仙之人,最得意的读书人也便罢了,诗仙也好,竟还是酒仙剑仙,真乃谪仙。”

    赵楚仙心里很有些自豪,可惜只能闷着。

    镜花又道:“还有一个,王振说那个人啊也是仙,苏仙,月中仙人,一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写尽了世间的一切月光,你觉得美不美?”

    原来是苏仙。

    赵楚仙还能怎样,点头,“当然很美,这位苏仙,当然也杀不得。”

    镜花歪头,斜乜赵楚仙,“裴旻是你先生?”

    朱一山的垂帘村陈情卷里提过,东宫娘娘在详读陈情卷时,还刻意问过她,说这个裴旻是不是王振口中的那个大唐裴将军、剑圣裴旻。

    镜花印象深刻。

    能让娘娘记在心上的人物,绝不简单。

    赵楚仙只好点头。

    镜花又道:“裴旻也是那位世间最得意读书人的剑道先生,所以你们是师兄?”

    赵楚仙笑了,“与有荣焉。”

    镜花沉默了,许久才呢喃着说道:“大骊天下不喜异人,但对于这两位,想必天下万民,都会很欢喜的吧,会吧?”

    赵楚仙笑了,斩钉截铁,“会!”

    谁不喜太白。

    谁不喜苏仙。

    他们若在此间天下,目睹这波澜壮阔的千古帝王之争,又该有何等惊才绝艳的千古诗作问世,苏仙和诗仙之间,又会碰撞出何等的火化。

    仅是这么一想,便觉热血沸腾。

    忽然想起一事,“清异司在青州的剑甲其人,可是读书人?”

    镜花讶然。

    怎么忽然提到青州剑甲了。

    想了想,“九甲缇骑之中,剑甲是候补入列,曾经的剑甲在审问异人王振之时,剑抗惊雷而陨落,如今的剑甲是个闲云野鹤,整日里游山玩水,清异司很难调动他。”

    赵楚仙心里咦了一声。

    有点像。

    不动声色,“审问王振为何需要前任剑甲去扛惊雷?”

    镜花很有深意的斜乜一眼赵楚仙,“异人但说异人,便有惊雷从天而来,所以大骊天下的异人,或许能彼此之间心知肚明,但绝对不敢说对方之事,君不见燕王、汉王、北境秦王乃至于宋王,哪怕矛盾再厉害,也从不提对面过往之事么。”

    赵楚仙心中一跳,感觉镜花是故意告诉自己这个事的。

    她知道我是异人了?

    “好热。”

    镜花倏然从树上跳下来,来到河畔,回头,“回头。”

    赵楚仙一头雾水,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镜花将手伸入胸口掏啊拉啊,片刻后将一条分外长的裹胸扔在地上,嘟囔着说勒死我了。

    赵楚仙:“……”

    有女子体香味淡淡而来,沁人心脾。

    镜花脸一寒,“好看?”

    赵楚仙耸耸肩,背过身不再去看这女子,不出他意料,镜花从羞中取出一瓶药粉,褪下裙衣跳入河中,片刻后上岸,穿好衣衫。

    人妻少妇便又成了那个清异司、凤仪镜花。

    赵楚仙回头,面无表情,“不伪装了?”

    心里却叹了一句。

    果然花。

    镜花一脸傲然,“我是镜花,薛人圭他有本事,但来杀便是。”

    杀得了?

    那我认。

    杀不了?

    那只好我来杀了你,管你会不会成为云麾将军,管你是不是异人,管你在东宫娘娘那盘棋局上有多重要,我镜花想杀,那便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