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四十五章 没错,我是一名异人!
    显然柳条不是第一次见薛人圭。http://www.quanben999.com/

    薛人圭眼神深沉起来,“如此说来,那女子真是镜花?”

    柳条依然笑容温婉,“娘娘知道你对镜花之恨意,岂会让镜花来静州,尽管我们都知道,其实你也杀不了镜花。”

    薛人圭哦了一声,“是么?”

    柳条假装没听出薛人圭话里的嘲讽之意,“是的,镜花之细剑,非九甲缇骑不能媲美,整个天下的江湖,能留下她的人屈指可数。”

    薛人圭端正心态,如果他恨镜花是因为亡弟,对眼前的女子,他则有些钦佩。

    迄今为止,他不知道柳条的身份。

    既是锄房死士,也是清异司缇骑。

    更是娘娘心腹。

    薛人圭没见过她出手,甚至不知道她会不会武功,但只要她出现的地方,什么刀枪剑戟都无用,一切都在她掌控之中一样。

    当初他按剑冲入镜花府邸,其实论江湖武功,他真的打不过镜花。

    这不丢脸。

    他擅长的功夫本就不在江湖,而在沙场。

    镜花任性天下皆知。

    当时镜花是要杀薛人圭的,然后来了个宫女,将薛人圭接到了鱼龙山,其后柳条出现,但说了一句:薛穆欲反,汝可取而代之。

    薛人圭便按捺下了心中的恨意。

    他知道轻重。

    他心中也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出现,所以他要成为掌握兵力的实权将军,而薛穆也确实让薛人圭失望,他不配为人父,更不配为雄主。

    但尽管如此,薛人圭还是有他的傲气。

    冷笑,“我若杀镜花,岂会以江湖待之,静州三万士卒,杀不了区区一个镜花?”

    笑话!

    柳条依然笑意温婉,“如此甚好,薛穆死后,你可杀镜花,但镜花身畔的男子,你不能动,那是娘娘用来掣肘汉王的一枚棋子。”

    这就是变相的承认镜花是镜花。

    薛人圭眼前一亮,很是讶异,确实出乎意料。

    只怕天底下谁也想不到,娘娘杀薛穆,用的竟然是即将成为藩王的赵楚仙,而这个事情将来就算被揭破,也不会有人相信。

    端的妙计。

    如此一来,自己注定要将弑父的恶名背在身上。

    因为自己真不能杀那个赵楚仙。

    不掣肘住汉王,卫青、霍去病两员大将辅佐,一旦让汉王吞下大骊天下最为富饶的宋地,北境秦王恐怕也拦不住汉王走入鱼龙山了。

    北境秦王有白起没错,但汉王麾下亦有霍去病。

    所以必须掣肘汉王。

    沉默了一阵,问柳条,“你好像很乐意看见镜花死在我手上?”

    柳条温婉笑着,不语。

    薛人圭眉头渐渐蹙起,“所以,你是另外一位凤仪,水月?”

    镜花水月。

    有点意思。

    柳条温婉笑着,“天下皆知,有事镜花无事水月,何况水月凤仪乃一介弱女子,岂会亲身赴险来静州,薛公子怕是想多了,我叫柳条,青楼出身的柳条。”

    薛人圭沉吟不语。

    许久,才缓缓的道:“我只是好奇,你如何在将军府如履平地?”

    柳条转身,“如你所见。”

    忽然回头,脸上已经没了温婉笑意,眸子平静如那秋水天长,轻轻的说:“阳王号称八万,实则只有五万,不过都是精锐,你确定能打?”

    薛人圭哈哈大笑。

    五万?

    三万击五万,何难之有!

    柳条叹了口气,“你给娘娘出了个难题。”

    转身离去。

    本该是读书人的薛家大公子,却能执剑上沙场,还以三万破五万,天下人再傻也知道你是异人了,娘娘却要信守承诺让你世袭云麾将军。

    薛人圭却摇头叹气,这哪里是难题。

    分明是东宫娘娘在给天下异人抛出橄榄枝:只要你忠诚于她,也可重续昔日辉煌。

    不得不承认,东宫娘娘有女帝风采。

    女帝?

    薛人圭眼眸深沉起来。

    记忆里,也有这么一个女人,只是她最后有没有登基,薛人圭不知道,为君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不重要了。

    柳条离开之时,黑衣人亦跟了上去,片刻后归来,神色苦涩,轻声说了句公子,咱这将军府已被京畿那边渗透得千疮百孔了。

    薛人圭颔首,他猜到了。

    回到书房,将墙上悬挂的长弓取下,拿了帕子轻柔的擦拭着,目光逐渐坚毅,将长弓放在书桌上,对黑衣人道:“去罢。”

    去落子,去布局。

    明日黄昏,必杀薛穆,我薛人圭将已两战走入此间天下的目光之中。

    一战,杀薛穆。

    二战,破阳王大军。

    都不是难事。

    难的是,在这之后,我薛人圭如何在此间天下自处。

    黑衣人目光凛然,“将军府这边?”

    薛人圭笑了笑,笑意苦涩,“二弟一生,在将军府中唯唯诺诺,卑躬屈膝于薛穆的威势之下,本不堪大用,却被薛穆扔去了皇城护卫担任参将,一朝乘风雨便忘形,致有杀身之祸,说来也是愧疚,我这个当兄长的醒悟得太晚,没能约束好他,在薛穆威慑之下,在外张扬跋扈寻找自我认可,犯下诸多错事,比如强抢了贾氏为正妻,虽有罪,可我这个长兄也难辞其咎,不论怎样,我都应该给他一个公道。”

    什么叫公道?

    薛人圭也说不出来,或者说他知道这个公道是什么,但其实他给不了二弟真正的公道,因为他心知肚明清异司为何要对二弟出手。

    并不仅仅是二弟言辞亵渎镜花。

    真正原因,是因为薛穆薛人圭。

    毫无疑问,京畿那边怀疑薛穆是异人,也在怀疑他薛人圭是异人。

    二弟之死,不过是被牵连罢了。

    所以薛人圭内疚。

    在杀了薛穆之后,薛人圭要堂堂正正的告诉清异司,告诉此间天下。

    没错。

    我是一名异人。

    你们要杀,那就来杀,我薛人圭持戟应之!

    何惧之有。

    ……

    ……

    柳条出了将军府,回首看了一眼,满眼唾弃。

    对这座府邸,她只有一个词。

    狗屎!

    豪门多腌臜,薛家门风更腌臜,在京畿那边掌握的信息中,其实还有一些秘密,比如薛人圭其实根本不是薛穆的亲生儿子。

    很大的一顶绿帽子,至于薛人圭的生父是谁……

    已经不重要。

    这是一个薛家谁都不知道的秘密。

    比如还有一个秘密,之前曾来将军府做客和贾氏一夜fengliu的薛人圭表弟,其实是薛穆亲生子,死在镜花手上的那个薛家次子,霸占民女十余人之多,而且吃干抹净就跑,从不负责,那些女子的下场都极为凄凉。

    该死!

    好在薛家出了个出淤泥而不染的薛人圭。

    说起薛人圭,柳条略有钦佩。

    就算他是异人,薛人圭也该是一代俊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