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四十一章 夫妻之事
    将军府东面百米处,有座小宅院,主人是个纨绔子弟,父母双亡后没了拘束,静州的房产几乎败光,就剩这一座小宅院。http://www.xiaoshuoqi.com/

    不过根基在京畿那边。

    是以这位纨绔子弟平日里不在静州,大多时间和京畿的狐朋狗友花天酒地。

    日暮时分,住进了一对夫妻。

    男的憨厚老实。

    女的风韵犹存。

    一般这种情况没人在意,只当是那位纨绔子弟在京畿又把这座宅邸败家了。

    宅院平日里无人居住,铺满尘埃。

    赵楚仙忙碌了大半个时辰,勉强将一间厢房和厨房收拾出来,今夜暂住,至于其他房间,只好明日再收拾。

    镜花去买了些米面油回来后,就老神在在的坐在台阶上看热闹。

    她才不会帮忙。

    用她的话说,她是女人。

    赵楚仙也不想争吵。

    正事要紧。

    下了两碗鸡蛋葱花面,两个人坐在院子里沉默的吃着,不是没话说,是尴尬,两个毫无感情的人要假扮成夫妻,想想确实难以自在。

    不过落在外人眼中,这是老夫老妻的油盐米醋。

    婚姻本就这么无聊。

    镜花情绪不好,吃的很少,几筷子后,放下碗筷,不着痕迹的轻声道:“西面屋脊上,藏了个人,应该是擅重兵器的人,藏得不好,南墙畔的树枝间,躲了个剑客,气息平稳,应是擅长刺杀之人,若不注意,连我也能瞒过去。”

    赵楚仙点点头,慢慢将嘴里的面咽下去,“薛人圭的人,还是薛穆的人?”

    镜花撇嘴,“薛人圭。”

    薛穆死到临头也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在做着他“阳王登基薛穆为王”的春秋大梦,也不想想,有没有命去享受。

    赵楚仙又呼啦了一大口,片刻后道:“薛人圭不信任我们?”

    镜花笑了,“他是怀疑我。”

    她确信,一旦薛人圭确定了她的身份,薛穆是第一个要死的人,第二个人必然是她,当初薛人圭按剑找她时,镜花看明白了薛人圭眼中的情绪。

    必杀她为亡弟报仇。

    她无所畏惧。

    如果当时不是因为东宫娘娘因为薛人圭弟弟之死斥责了她胡来,她早顺手把薛人圭也宰了。

    杀人,镜花从无犹豫。

    这一点,整个清异司只有曾为金甲缇骑的王仙之可以和她媲美。

    杀人,她从不需理由。

    吃饭,洗碗,洗漱。

    之后睡觉。

    这是一天最艰难的时候,也会是接下来几天的最尴尬时刻。

    因为镜花不能暴露身份。

    她若是暴露身份,薛人圭要杀她事小,镜花也有自信能离开静州,但薛人圭却可以把薛穆之死推到清异司身上,如此便可摆脱弑父的桎梏。

    所以镜花再任性,也只能憋着,她也清楚,水月让她和赵楚仙假扮夫妻,其实是最好的掩饰。

    没人想到任性的镜花会甘心成为一个人妻。

    眼看天色已晚。

    镜花洗漱后来到庭院,看了一眼西面屋脊,随意将手中的半截筷子一扔,嗡的一声,半截筷子插入屋脊上依靠在墙上的那个汉子的脑袋畔,直指没入红砖之中。

    “滚!”

    汉子咧嘴一笑,起身,竟然八尺有余,端的是魁梧。

    身手却很矫健。

    镜花转身,看向南墙下的那棵树,就欲发力将脚下的一块碎石踢进去,却见树枝间想起一道声音,“不用赶,我自己走。”

    旋即便见一游侠儿从树枝里跃出,如那鹰翔,没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镜花哂笑。

    不得不承认,薛人圭这一两年很笼络了一些江湖高手。

    可惜不够看。

    要不然他早就对薛穆出手了。

    回屋。

    赵楚仙看着镜花又要去倒茶,一阵头皮发麻,“我保证不碰你,能不能不喝那个佛韵了,我怕会有后遗症。”

    肯定有后遗症。

    要不然先帝为何十年间难以生育。

    赵楚仙可不想没了男人气。

    镜花莞尔。

    和衣而卧并肩躺在床上,时间滴滴答,都有鼻息鼾声的两个人实际谁也没睡着,镜花倏然坐起,“不对,薛人圭不是如此老实的人。”

    装睡的赵楚仙只好问道:“所以呢。”

    镜花沉吟半晌,“还有人。”

    肯定还有人在暗中盯着,要打消他们的猜疑,要不然真被薛人圭揭破自己的身份,东宫娘娘这一着棋就只能射一雕。

    薛穆一死,薛人圭成为云麾将军坐镇静州,变数太大。

    如此关键时刻,冒不得险。

    赵楚仙继续道:“所以呢?”

    镜花微恼:“你不会换个词?”

    赵楚仙哑然失笑,“然后呢?”

    镜花:“……”

    捋了捋鬓发,眸子里满是迟疑和犹豫,许久才道:“得彻底让薛人圭相信我们是一对夫妻,而不是清异司的镜花和人假扮的夫妻。”

    赵楚仙心里一跳,不动声色,“然后呢?”

    镜花横眉。

    赵楚仙哭笑不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镜花下床,点灯,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当着赵楚仙的面将之倒入茶杯后混合温水,递给赵楚仙,“喝了。”

    赵楚仙愣道:“不是不喝了么。”

    镜花压低声音,既有捉狭也有寒意,显然有些不耐,“我怕你稳不住,你要是不喝也可以,我不介意将你变成真太监。”

    赵楚仙打了个寒噤。

    他知道她要做什么。

    只好一口喝下。

    两人重新躺下,这一次没有熄灯,许久,大概等到佛韵药性发作了,镜花脸上显出奇怪神色,对赵楚仙轻声道:“抱我。”

    赵楚仙犹豫刹那,还是将镜花抱在怀里。

    很美好的娇躯。

    可惜。

    因为佛韵的药性,赵楚仙心中一片空明,亦没有丝毫男人雄风振奋起来,完全没感觉一般。

    镜花一动不动,像条死鱼,“到我身上来。”

    赵楚仙本想照做。

    反正穿了衣服,反正也是软的。

    无所谓了。

    不过转念一想,我也是有节操的,索性放开镜花,就在她旁边拱起身做好平板俯卧撑的姿态,侧首看了下窗棂上的影子,确信在外面看不出破绽。

    这是错位视觉。

    镜花眼里浮起一股暖意,笑了,又咬着嘴唇红着脸,恼羞的道:“你倒是动啊。”

    赵楚仙:“……”

    倒也是明白了镜花的用意,没有关灯,外面的人可以看见里面人投在窗棂上的影子,也能听见声音,如果镜花真的会呻吟的话。

    这样一来,薛人圭就会笃定镜花不是镜花。

    这应该是条很完美的计划。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