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三十五章 财神
    赵楚仙很快想明白这一点,笑道:“所以我的藩地王府,是由宋王出钱修建,我养兵的军饷,也是宋王掏腰包?”

    宋王赵昚,大骊财神。http://www.quanben999.com/

    民间传言,赵昚的钱比京畿的皇室还多,他王府所在的藩城,比鱼龙城还繁华,更有“宋王聚宝盆,天下钱财占五成”的说辞。

    镜花笑了,“这你得去问宋王和娘娘。”

    这人确实聪慧。

    难怪朱一山会在一群乡野愚民之中选择赵楚仙,而不是那个异人黄鳏夫。

    大势之下,异人也可以暂时不杀。

    如果没有赵楚仙,垂帘村那一步棋就会选择异人黄鳏夫。

    现在看来,朱一山眼光很准。

    短暂接触,镜花发觉这个十五岁少年,远比他的相貌看起来更成熟,莫名其妙的给人一种信任感,觉得他能做成很多事。

    赵楚仙问道:“在哪里见宋王。”

    要见宋王了。

    宋孝宗赵昚。

    说不激动那是假的,见过的反王黄巢,虽然也曾称帝,但算不得正儿八经是君王,先生裴旻仅是将军和剑圣,哪比得上一位大宋中兴之主有逼格。

    镜花笑了笑,“看你意愿,你若愿意,可以就在此处。”

    赵楚仙愣了下,“宋王敢明目张胆的和东宫娘娘结盟?”

    此处肯定被人监视着。

    宋王来京畿,应该是秘密行事,否则汉王不趁机侵占他的藩王领地那就不叫汉王了,所以怎么看宋王都不敢暴露身份。

    镜花暗暗颔首,“所以你要去春庭湖。”

    赵楚仙聪慧,成熟稳重,且心思缜密。

    可以回去汇报娘娘,此人可以重用为闲安郡王,给他时间和空间,一旦发展起来,有希望能掣肘住汉王这位千古人雄。

    赵楚仙想起那个临死之前眼神不甘的雌儿,叹道:“是该去上柱香。”

    才一夜,她的坟茔可曾修好?

    匆匆吃了早食,起身,“走罢。”

    镜花摇头,“你去,我回鱼龙山。”

    赵楚仙讶然,“你们不保护我?”

    镜花呵呵一笑,“昨夜的刺杀,真以为他们是笃定心思要杀你?如果真的要杀你,昨夜长街之上就会血流成河,远不是那么几个人的生死。他们只是试探一下你在娘娘心中的分量,发现有清异司和锄房拱卫,他们明白了你的轻重,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他们不会对你再次出手,所以你暂时是安全的。”

    赵楚仙松了口气,脑袋挂在腰上的感觉可不好受。

    镜花顿足。

    任性的凌空而起,跃上屋脊,又如黄鹂展翅,越过鱼龙江,落在皇城正门前,守城士卒对此早就司空见惯。

    只不过在镜花走入皇城后,守城士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清异司主司、凤仪镜花,胸前风光,天下无双。

    誉为大骊第一美人儿的东宫娘娘也要逊色于她。

    这是共识。

    赵楚仙目睹镜花离去,悬剑,出门,欲去春庭湖,发现门口有马车,赶车的车夫豁然是昨夜那位骑马的持弓人。

    今日依然腰悬长弓,背挎箭壶。

    感情镜花早就安排好了自己去春庭湖。

    上车后笑道:“有劳。”

    持弓人微微一笑,“客气,锄房之人,皆不用真名,自入锄房,我便以丁一自称,你如此称呼我即可,另外,锄房之人,皆可称呼为猎者。”

    猎者是通称。

    赵楚仙笑了笑,“好的。”

    一路出城。

    在路过棺材香蜡铺时,赵楚仙让丁一停车,下了马车买了香蜡。

    春庭湖极宽,本是一处洼地,前朝某位中兴君王耗费巨资,引鱼龙江水注入洼地而成,本是皇家园林,不过后来一位君王在春庭湖遇刺身亡,被摒弃。

    成了民间风景胜地。

    秋季阳光,微暖。

    春庭湖上波光潋滟,水纹汤汤,湖边栈道阁楼,湖间浅水处又有接天莲叶无穷碧,采莲人忙碌其中,又有渔舟游荡其间,再有钓翁岸边独坐,端的是一派田园风光。

    湖中心有一岛,高空俯视宛若一心脏。

    林木葱郁。

    名为翠心。

    来到湖畔,赵楚仙和丁一下车,早有舟子等在一畔,丁一持弓背箭壶,登舟之后问中年舟子,“可有异常?”

    舟子摇头。

    丁一又道:“后面有尾巴,让兄弟们处理了。”

    舟子笑了笑,“不知道死活。”

    从衣袖中掏出一哨,放入口中,呜咽作响,便似鸟鸣。

    赵楚仙提着香辣纸钱登舟,笑问,“这是锄房专用的联络方式?”

    舟子笑而不语。

    收好哨子,拿起长篙,在岸上一点,小舟便如一箭破开湖面,荡起白色的尾漪,飞快驰向湖中翠心小岛。

    赵楚仙腰畔悬剑立于舟头,风吹衣衫猎猎。

    倏然有点豪情。

    舟子没有避讳赵楚仙,对持弓人丁一道:“头儿,赵六死后,赵五从昨夜到今晨赵六下葬,不曾说过一句话,情绪不对。”

    看了一眼赵楚仙。

    丁一颔首,也没避讳赵楚仙的感受,“没事,他拧得清,赵六的死不怪赵楚仙。”

    舟子叹了口气。

    可惜了。

    赵六是个好姑娘,在兄妹俩初入锄房时,小姑娘有一次说漏嘴,说出了她的真名字:赵拥雪。

    多美的名字。

    多美的人儿。

    可惜,就为了舟头那个负剑的少年,死在了长街酒楼里。

    赵楚仙忽然回头,神色认真,“人活一世,总会有绿叶红花,这话实在很恶心,不过是自我安慰的慰藉之词。其实我想说一句离经叛道的话:人自来到世间,便应生而平等。赵六死时,我无能为力,但我能做到的是,在将来,我能让我身边的人不会像她一样。”

    舟子长篙猛然发力,小舟激射。

    撇嘴:“酸。”

    眼里却有了笑意,不知道小拥雪听到这句话后,会不会瞑目一些。

    丁一眼里越发有暖意。

    从昨夜赵楚仙对赵拥雪鞠躬开始,丁一其实就挺欣赏他。

    锄房死人很多。

    但每每为了那些大人物而死之时,有多少人记得锄房这些籍籍无名的人,又有多少人心甘情愿的对死者致敬?

    只有一个。

    东宫娘娘。

    先帝驾崩那夜,欲要让东宫娘娘殉葬,适时锄房死士尽出,一夜的鏖战,一夜的搏命厮杀,在拱卫东宫娘娘的同时,锄房死士亦在全力清除皇室人员,并抢夺宗正寺着人送往先帝灵堂的殉葬名录。

    娘娘的意图很明确。

    我若死,皇室也要死尽死绝!

    那一夜死伤无数,整个京畿的黑暗巷子里,到处都在血流成河,在天色大明大雨滂沱时,那一纸殉葬名录还是送到了先帝灵前的天策上将军的手中。

    但是——

    娘娘名讳被划去!

    事后知悉,宗正寺卿周礼目睹东宫娘娘的疯狂之举后,不欲让皇室和东宫娘娘一起同归于尽,迫于无奈,不得不亲手划去娘娘的名讳。

    送到天策上将军手中的那一纸名录,犹遍布血腥,其中的险恶,言语不足以言形。

    对于这一点,丁一知晓一些隐情。

    先帝暴毙,死得很快。

    来不及告诉周边臣子由太子登基由西宫娘娘兼政,只说了一句:“宗正寺存朕亲点的殉葬名录,朕挚爱东宫娘娘,务让她陪朕于幽泉。”

    由此可见,先帝早就防着东宫娘娘篡位。

    至于先帝为何暴毙,见仁见智。

    丁一是不去多想的。

    锄房本就是东宫娘娘一手组建,而他们这些人在入锄房之前就已走投无路,如今挺好,有吃有喝,虽然只能呆在黑暗里。

    别的不说,赵五和赵六为何要入锄房,因为他们兄妹杀人了。

    满门!

    杀了他们那继父一家的满门禽兽。

    人间多少事,事事辛酸。

    万家灯火里,红尘多少泪,谁说得清?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