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三十四章 宋王赵昚
    夜已深。http://www.shushuoba.com/

    赵楚仙辗转难眠,他横睡在床头,床尾横睡了个女人,一个很不错的女人。

    不错是谦词。

    这种事情赵楚仙经历过。

    不说坐怀不乱,即使身体本能反应,也能做到不如禽兽。

    然而今夜倒是奇怪。

    心中竟然没有丝毫关于男女方面的念想。

    内心很空。

    耳边传来镜花微微的鼻息声。

    忍不住问道:“睡了?”

    镜花嗯了声。

    赵楚仙:“我想问个事,如果东宫娘娘最终输给了三位皇室藩王,我这个郡王也就没了可能,是否说明,我需要全力帮助你们?”

    镜花笑了,略有嘲讽之意,貌似你的帮助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还是给了他面子,笑道:“大概是的。”

    赵楚仙有些无语,“如此说来,我来京畿早了些。”

    镜花微微不悦,“天上哪有白送的好事。”

    不付出何以谈收获。

    又道:“这且不提,若你为大骊子民,可愿见天下大乱?须知三位皇室藩王背后,肯定有其他异姓藩王的支持,一旦其中一位入主鱼龙山,另外两位就可以撕破那层窗户纸,直接起兵,到时候异姓藩王掺和进来,注定是旷日持久的乱世!”

    这不需要镜花提醒。

    赵楚仙太明白此间天下那群异姓藩王了,北境秦王和汉王之外,甚至宋王都可以忽略,但那燕王朱棣就不是久居人下的雄主。

    毕竟有前科。

    自己对这片天下还没有多少归属感,但一腔抱负却需要这个郡王之名。

    师出有名。

    这是历朝历代争夺天下者的必要条件。

    沉默了许久,“平江集里面的群山之间,还有数座和垂帘村一样的村子,东宫娘娘为何偏偏选定了垂帘村?”

    是因为早就知道垂帘村有异人裴旻和黄巢?

    镜花也沉默了一阵,不确信的道:“大概……是因为名字好听?”

    垂帘村。

    垂帘?

    垂帘听政!

    娘娘现在就需要这四个字,至于登基为帝,还需要往后再等等。

    赵楚仙:“……”

    也对。

    毕竟是封建时代,有点迷信可以理解。

    依然毫无睡意。

    翻身坐起,看着黑暗中睡在床尾的人,问道:“你之前泡的茶还有么,口渴。”

    镜花翻了个身,背对赵楚仙,“你确定还要喝?”

    赵楚仙:“???”

    什么意思。

    镜花声音里带着捉狭,“其实不是茶,是‘佛韵’,利用吸石、龙骨、牡蛎、琥珀、代赭石、首乌、石菖蒲、百合等药品,加以独门奇药密炼而成。”

    赵楚仙不解,“佛韵?”

    镜花说的那些药材,都是安神清心的中药。

    镜花嗯了声,“可以让正常男人变成太监的药,所以娘娘入宫十年,先帝但来娘娘寝宫,娘娘都以此茶奉之,这也是先帝难以生育的原因之一。”

    赵楚仙毛骨悚然。

    好狠的女子。

    又倏然惊醒,“照你这么说,东宫娘娘竟然和先帝没有过?”

    镜花呵呵一乐,“你以为?”

    赵楚仙越发不解,“为什么?”

    镜花没有回答,道:“这是秘密,天下间只有娘娘、水月、我、三人知晓,如今你也知晓了,此事若被外人知,我第一个杀你。”

    赵楚仙不担心这个问题,他现在担心另外一个问题,“那我……”

    镜花暗笑,“没事,才一杯,明晨药性一过,你就恢复正常了,没办法呢,谁叫我要贴身保护你,又谁叫我是一个弱女子呢,我们女子啊,总要学会保护自己。”

    赵楚仙:“……”

    你还弱女子?

    清异司三大主司之一,两凤仪之一,就这身份谁敢动你?

    一夜无事。

    直到半夜堪堪睡去,又日上三竿,才慵懒醒来。

    镜花已经不在。

    赵楚仙起床,发现今日艳阳高照,刚洗漱完,就见镜花提着早食归来,放到桌子上,轻声说道:“快些吃点早食罢,有人要见你。”

    赵楚仙精神一振,“娘娘?”

    镜花:“……”

    想得真多。

    赵楚仙干笑一声掩饰尴尬,“是谁?”

    镜花却顾左右而言其他,“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事吗?”

    赵楚仙翻了个白眼。

    难得回答。

    我一个初来乍到无权无势的乡野愚民,能知道京畿夜里发生的大事才叫有鬼了。

    镜花自顾自的说道:“昨夜发生了好几件事,东宫太子遇刺,刺客三人,功败垂成后自戕而亡,阳王、梁王、陈王三位皇室藩王亦同时遇刺,皆无大碍,现在朝野之间蜚声一片,所有矛头都指向东宫娘娘,说她欲要杀尽皇室从而登基为帝。”

    赵楚仙丝毫不觉奇怪,权势斗争就是如此,波诡云谲尔虞我诈。

    不过这事不复杂。

    应该是三位藩王的手笔。

    问道:“到底是谁要见我?”

    镜花还是没有回答,颇为忧心的说道:“今晨起来,流言又变了,说你并非先帝私生子,而是东宫娘娘入宫之前的私生子。”

    赵楚仙:“……”

    已经不能愉快的玩耍了,这才短短一天,自己就成了两个人的私生子,我不要面子的么。

    呃……

    貌似现在自己真没资格。

    镜花看赵楚仙吃完了早食,这才道:“宋王要见你。”

    赵楚仙:“……”

    他实在没想到,宋王会见自己。

    更没想到宋王赵昚竟然在京畿。

    这可是宋孝宗。

    南宋的一代中兴之主,可惜徒有中兴之才而无中兴之将,若是给赵昚一个岳飞,收复半壁河山大有可能。

    哪怕是给他一个狄青——

    咦。

    狄青?!

    镜花说凌烟阁当世神将悬名第九的将军,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狄将军。

    难道是狄青?

    不动声色,问道:“宋王为何会在京畿,又为何要见我?”

    镜花笑了起来,“因为他怕。”

    宋王当然怕。

    他藩地旁边有好几个藩王,其他的都无所畏惧,但唯独和他藩地毗邻的汉王,让他寝食难安,要不是又隔壁的隔壁燕王掣肘着汉王,他那丰饶的藩地早被汉王吞并了。

    汉王强势,但也不敢小觑燕王。

    他要是出兵攻宋,燕王岂会错失良机,必定趁虚而入。

    但如果天下大乱那就不好说了。

    搞不好燕王和汉王会暂时结盟,两王同时攻宋瓜分此间天下最为丰饶的地区——毕竟这两位千古帝王可不惧怕任何人。

    搞不好连北境都在他俩野望之下。

    汉王加上燕王,战不得北境秦王?

    所以宋王怕。

    在这样的局势下,宋王巴不得东宫娘娘垂帘听政,然后在垂帘村安置棋子掣肘汉王,如此一来,宋地可高枕无忧。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