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三十三章 有点意思
    周礼作为宗正寺卿,管理皇族事务,并监管天下佛家和道家,权柄极大,正儿八经的朝堂三品大员,再加上先帝叔父这个身份,便是当着左右相公六部尚书,也能直起腰板。http://www.qbbqg.com/

    周礼其人,充满传奇。

    少时天资聪颖,作为宗室子弟,只要他读书,以他的聪慧考个功名不难,进入朝堂混个一二品也不算难事。

    但他读书而不科举。

    也便罢了。

    周礼读书之余,看兵书,练剑,俨然欲要入沙场,若是如此,凭借累累战功,加上其宗室身份,封王拜侯都是水到渠成。

    然而他没有。

    成年礼后,周礼便仗剑入江湖,这一去便是三十年,腰间长剑“碧云天”在大骊天下的江湖之中,素有“剑中王爷”之雅称。

    直到将要知天命时,周礼才返回京畿。

    入宗正寺。

    先帝登基之后,周礼一跃而成宗正寺卿,朝野之间皆有传言,先帝登基之前时三龙争储,太子暴毙,这件事中有周礼腰间“碧云天”的影子。

    真相如何,随着先帝驾崩,已无人知晓。

    镜花有两个官职在身,一者凤仪,东宫娘娘身畔女官,从四品,不如周礼官职高,二者是清异司主司,从五品,更不如。

    如此对周礼说话,大是不敬。

    周礼不以为忤。

    笑道:“钟凤仪的话还是这么带刺,难怪京畿会有‘有事镜花无事水月’的流言,看来娘娘对钟凤仪这爽直性格也不甚喜欢的罢。”

    说话也直。

    江湖混过的人,知道和什么人说什么话。

    东宫娘娘身畔两凤仪。

    一个镜花,一个水月。

    大多时候,水月在宫中服侍,镜花则主责清异司,亲疏远近很清晰。

    镜花笑而不语。

    虽然被怼,但对这位宗正寺卿倒是不那么反感了。

    周礼看向赵楚仙,“京畿流言,大多是一些权谋人士为了利益搅弄出来的,仅仅只能是流言,信不得,不过这一次老朽不能置之不理。”

    先帝驾崩,太子年幼,一直无法登基。

    局势诡异。

    忽然又冒出一个先帝私生子,而且已经十五岁,作为宗正寺卿,明知这可能是流言,也不得不来察验一番。

    毕竟涉及到国本。

    立嫡立长。

    如果赵楚仙真是先帝私生子,当下局面,将他推倒帝位,未尝不是好事,至于已经有太子,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赵楚仙笑了笑,“我不是。”

    不论那个流言是东宫娘娘弄出来的也好,还是其他朝臣弄出来的,赵楚仙都不在意,也不愿意——哪能接受没明没白的成了别人私生子。

    周礼点头,“我知道。”

    一眼就能看出,赵楚仙和先帝之间没有丝毫相似之处。

    有个事实周礼不得不承认。

    先帝尊荣长得不是那么很“好看”。

    而眼前的赵楚仙却有一副玉面丹心。

    赵楚仙弯腰为礼,“还请大人澄清。”

    宗正寺来澄清这个流言再有效不过。

    周礼回礼,“自当如此。”

    旋即意味深长的道:“据老朽所知,哥儿姓赵,前朝国姓不提,且被清异司从外地接来京畿,又有清异司和‘锄房’死士拱卫,身份非比寻常,遮莫是异人?”

    赵楚仙心里一跳。

    淡定道:“周卿正可有证据,须知我若为异人,早该死在清异司的狭刀之下。”

    倒是明白了一件事。

    先前在长街上拱卫自己的死士,出自锄房。

    好直白的名字。

    锄者,除也。

    周礼哈哈大笑一声,“异人在我大骊疆域之中,好端端活着的大有人在,不差那一个两个了,便是先帝,也曾被清异司怀疑过。”

    赵楚仙讶然。

    清异司这么大胆,竟然连天子都敢怀疑?!

    周礼见状笑道:“倒是怪不得他们,只是前些年清异司捉到一名异人王振,知悉了异人中有个叫周幽王的,曾烽火戏诸侯,而巧了,先帝为了博东宫娘娘一笑,也做个类似的荒唐事儿。”

    镜花忽然道:“周卿正好长的耳目!”

    此是清异司秘事,周礼从何处得知?

    清异司内有奸细!

    而且地位不低。

    周礼依然温和笑着,“耳目不聪慧,可活不好,人啊,上了年纪,就睡不着觉,那夜又天雷滚滚,老朽静极思动,恰好遇见了而已,这点本事老朽还是有的。”

    大骊曾有这么一句话:天下亿万人,能做官的不如周礼会打架,会打架的不如周礼能做官。

    换言之,周礼不是江湖最强的剑客,也不是朝堂最大的官,但他是江湖剑客中官职最高的,是朝堂臣子中剑术最高的。

    镜花嗤笑了一声。

    信你老头子的邪!

    只道周礼这是为了保护他在清异司的谍子。

    周礼不以为忤,再次行礼,“深夜叨扰,多有得罪,赵哥儿勿怪,这便告辞。”又对镜花道:“贼喊捉贼,有意思不?”

    说完大笑离去。

    镜花脸色大变。

    赵楚仙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周礼那句“贼喊捉贼”明显是在告诫镜花,那么问题来了,镜花作为清异司主司,捉的贼是异人。

    周礼这句话意味着他在怀疑镜花也是异人。

    钟凤仪。

    镜花。

    钟镜花?

    历史上有这么一个人吗?

    镜花看着赵楚仙,在他脸上看不出丝毫异常,忍不住叹道:“赵楚仙,我实在是要怀疑你是不是异人了,十五岁的少年,哪能稳重至此?”

    太不合理。

    赵楚仙笑着摇头,“钟凤仪还是洗清自己的嫌疑比较好,我区区一个乡野愚民,威胁不到你和娘娘的千秋大计。”

    如果钟镜花是异人,两凤仪之一的水月也可能是。

    东宫娘娘更可能是!

    异人掌控着侦缉、捉拿、诛杀异人的清异司,异人还要谋划着登基为女帝,关键是此间天下,还有一大堆的千古帝王。

    有点意思。

    此间天下,已被异人渗透得千疮百孔了。

    如此世间,规则还能不崩,天道尽力了。

    镜花冷笑,“清者自清,你该不会是信了周礼的话罢,别怪我没提醒你,偌大京畿,若说谁最想杀你,周礼当是其一。”

    赵楚仙不解,“为何?”

    镜花叹道:“三位皇室藩王之中,其中一位便是周礼过继出去的儿子,而这一位藩王,也是最有希望稳问鼎天下的皇室藩王!”

    想了想,“今夜来杀你的死士,有可能便是周礼的人。”

    宗正寺卿。

    掌管天下道家和佛家,又在江湖三十年,谁知道他到底有多深的势力?

    想想就觉得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