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三十一章 君王一步平安,匹夫十万青血
    鱼龙城很繁华,不提那座座落着皇城灯火辉煌彻夜不熄的鱼龙山,城中其他地方,亦是红光映照天穹,很有些盛世风华。http://www.sulage.com/

    任谁也想不到,这个京畿所在的帝国大厦将倾。

    其实很无理。

    大骊并无连年天灾,也无战祸,黎民安居乐业,不说是盛世,却也该是守成时代,谁料到却就这么陷入了藩镇割据。

    只能说那些异姓藩王太过妖孽。

    街上人流熙熙攘攘。

    大骊无宵禁,民间也不禁武,赵楚仙负剑在身,信步而走,宛若自身清明上河图。

    很美。

    他忽然有点喜欢此间天下了。

    其实这也很无理。

    喜欢,是因为赵楚仙在经历过十年蛰伏之后,有了一个极高的起点,如果让他一直只是做一个只能任人鱼肉乡野愚民,大概是怎么也喜欢不上的。

    喜欢的是人上人相对应的社会地位。

    有人扛着一梭糖葫芦。

    赵楚仙有些犹豫。

    想吃。

    然而囊中羞涩,能省则省。

    从垂帘村出来,身上的碎银子也就够买几壶好酒,这已是程暖春和自己的全部家当——先生裴昱教书真赚不了几个钱。

    何况还买了那许多的兵书。

    “你还真不怕死?”

    耳畔又闻黄鹂声。

    赵楚仙侧身,看着鬼魅一般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笑了笑,“娘娘让你来保护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清异司最能打的主司,这座天下大概除了我家先生和王仙之,能赢你的不多。”

    镜花翻了个白眼,“你怎么知道我是来保护你的?”

    赵楚仙指了指前面的糖葫芦。

    镜花无语,“没钱?”

    还当什么郡王!

    赵楚仙呵呵一笑,笑意略显刻薄,“我是说,你要不,我请你也吃一串。”

    喊住贩夫,问价。

    不贵。

    两文一串。

    取了两串卖相极好的,递了四文给那汉子,将其中一串伸向镜花,“其实很简单,你第一次来见我,回去如此这般一说,娘娘大概便定心了,可因为要拉拢朝臣,不能让我这个‘私生子’死了,何况以后还要作为棋子钉在汉王藩地后的群山之间,所以我得活着,朱一山伤势未愈,再加上朱一山不是最能打的,所以便让你来,一则保护,二则监视。”

    恐怕那位东宫娘娘还有用意。

    看我赵楚仙是否是异人。

    毕竟因为众多异人的存在,这个天下的权谋勾心斗角之间,要更尔虞我诈一些。

    镜花看着面前的糖葫芦,犹豫了刹那。

    最终接过。

    没吃。

    就这么拿在手上,和赵楚仙并肩而立走在长街是青石板路上,漫不经心随意闲逛,“道理一套是一套,可你应该清楚,即将走入的天下大势,不是靠嘴皮子就能坐稳你的郡王位置。”

    赵楚仙笑而不语。

    一口吞掉一个小糖葫芦,讶然。

    是圣女果。

    话说,此间天下物产确实丰盛,人类的世界大多是相通的?

    随口道:“我练剑,也读兵书。”

    若入沙场,也是儒将。

    镜花嗤笑一声,“凌烟阁悬名的当世二十四神将,你打得过谁?汉王麾下的卫青、霍去病?又或者是北境秦王麾下的白起?”

    赵楚仙无语,“这天没法聊了。”

    给我再看一百年兵书,也打不过这三位,有些东西真是天生的。

    心中一动。

    自己要和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数fengliu的话,得找人。

    秦朝的不想。

    因为有北境秦王,他们不会选择自己。

    汉朝的也不奢望。

    明朝的么……有明成祖朱棣在,徐达、蓝玉、常遇春之流就算知道了朱棣靖难的事情,难道就会认为朱棣不配为大明君王了?

    唐朝的?

    猛将多。

    但是……鬼知道唐宗有没有在这个天下,不见先生裴旻都一心只想找到这位贞观歌者。

    貌似留给自己的名将不多了。

    何况有些时代的名将并不一定来到此间天下成了异人。

    又被清异司杀了一些。

    所以……

    难啊。

    想到这,笑问道:“凌烟阁悬名的当世二十四神将有哪些人?”

    凌烟阁?

    有点意思。

    没记错的话,这是唐太宗搞出来的。

    镜花想了想,“不怎么记得,我对沙场没甚兴趣,唯有印象的几人,便是我先前说过的那三人,悬名榜首的天策上将军,以及有个长得很好看的狄将军。”

    女子么,总对好看的男子有印象一些。

    赵楚仙略有失望。

    倒也没什么关系,当世二十四神将,这本身就是个噱头,朝野之中大概没人不知,有机会随便找人问问便可知晓。

    镜花忽然轻声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让谁去帮你练兵罢?”

    赵楚仙嗯了声。

    镜花笑道:“娘娘已经定下来了,就是那位长得很好看的狄将军,已将他从驻防关城召回京畿,约莫五六日后抵京,到时候奉密旨去往垂帘村。”

    赵楚仙笑了,“那还好。”

    至少是凌烟阁悬名的神将,又问道:“他悬名第几?”

    镜花想了想,“第九。”

    忽然怒目。

    腰间细剑发出轻微剑鸣,杀意如织。

    赵楚仙一把拉住她手,“真要杀,那么今夜这鱼龙城要血流成河,你杀不过来的。”

    一男一女,十五六的少年玉面丹心,女的身材玲珑惊艳岁月,这样的组合走在街上,很难不吸引眼球,而男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嗜好。

    于是在看镜花的时候,一些人的目光便深邃了许多。

    镜花其实很享受这种瞩目。

    不过刚才有个富贾打扮的中年男子在路过她身畔时,脚下不小心踢到青石板边角,一个趔趄,差那么一丢丢就要撞到她怀里——如果她不稍稍侧身的话。

    杀意由此而起。

    镜花摇头,“不,你不懂。”

    抬起手,落下。

    骤显血花。

    长街上人来人往,行夫走贩商贾书生剑客,形形色色。

    先前卖了两串糖葫芦给赵楚仙的汉子,走走停停,落在两人后面,在路过那位差点撞到镜花的中年富贾时,卖糖葫芦的汉子手中突现寒光,一柄匕首毫无预兆的扎入中年富贾的腰间。

    路边画糖的老人,正在聚精会神的画一只朱雀,旁边围了六七人,其中一位少妇牵了个七八岁的胖胖孩童。

    镜花挥手落下的一瞬之间,画糖老人手中的竹签倏然飞起,插入少妇喉间。

    少妇身旁的孩童暴起,尚有婴儿肥的小身躯竟有恐怖力量,一瞬之间便将画糖老人的头颅拧了下来,大笑一声便要远遁。

    空中忽来一箭!

    破空啸声中,铁箭将孩童透心而过,直直没入青石板中,只剩箭尾。

    犹在轻颤。

    前方十余米处,一位车夫正和让道慢了的游侠儿争执,车上一位富家翁带着如花美眷掀开车帘静静看着,既不帮腔车夫,也不出声斥责。

    那如花美眷矜持低首,捏着手绢,时不时瞟一眼那和车夫争执的负剑游侠儿,眸里多爱慕。

    游侠儿年轻俊俏,比身旁大腹便便的富家翁讨小娘子欢喜。

    镜花挥手落下到处血腥之际,游侠儿欲要远遁,已经晚了,富家翁身边的如花小娘子挥手,手绢里射出三枚银针,穿过游侠儿的脑门。

    一位目盲的算卦先生摆着摊,面前蹲着个老学究,手拿折扇,一副书生的fengliu意气,随着镜花挥手,老学究手中的折扇中寒光炸裂,一柄短剑刺入算命先生的心脏,而算命先生手中的卦签,也在同一时间插入老学究的脑门。

    双双倒地,血流如注。

    旁边酒楼里,一位不苟言笑脸有伤痕的黑衣中年人上楼临窗而坐。

    一位一看就是瞒着家人女扮男装出来游历的雌儿静静的坐在黑衣中年人身后,默默喝着伙计奉上来的祁门清酒。

    在这个雌儿的背后,坐两个浪荡痞子,盯着背影指指点点,话语很是猥琐。

    恰时,镜花挥手落下。

    那位黑衣中年人刚准备接过伙计端上来的酒,便见那位女扮男装的雌儿站在他身后,还没反应,脑袋里就被镶进了一盏酒杯。

    酒香四溢。

    雌儿杀了黑衣中年人,尚来不及转身,身躯骤然一凉,那两个浪荡痞子贴在她身后,两柄匕首一左一右入心肺。

    雌儿尚未断气,嘴里涌动着血腥,望着楼下的赵楚仙。

    眼神不甘。

    两个浪荡痞子一击得手却无惊喜,相视一眼,就欲离开,却见端酒伙计神情狰狞,睚眦目裂怒喝一声,“还他妈想走?”

    一片银线如雨帘扑面而来。

    两个浪荡痞子被射成蜂窝。

    所有的生死厮杀都只在一瞬间,镜花抬手落下,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便已见生死。

    长街炸锅。

    一骑绝尘而来,铁蹄如雷,马上骑士手执长弓,怒喝一声:“清异司办案,闲杂人等退散!”

    赵楚仙目睹这一幕,暗暗叹气。

    君王一步平安,匹夫十万青血。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