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二十四章 你将为王
    赵楚仙犹豫了很久,才看向先生,“先生以为如何?”

    裴昱笑了笑,“你决定便可。http://www.taibaige.com/”

    赵楚仙思索一阵,“垂帘村青壮一百有余,攻打完平江集和县城后,能活下来的没多少人,战损太大,实为不智,个人以为应该韬光养晦。”

    裴昱点头,“善。”

    赵楚仙看向朱一山,“你若是同意,我们可以继续谈,你要是不同意,我不介意今日用剑把你留在垂帘村。”

    死人不会开口。

    王仙之去了汉武王的藩地,且黄巢和他熟悉,王仙之为了保守住他异人身份的秘密,不会主动说出垂帘村黄巢立国称帝的事情。

    那么只要杀了朱一山,没人知晓这一场闹剧。

    朱一山笑了。

    看着赵楚仙的样子,就像在看着一面镜子。

    想起了当初自己也是一个这样的少年。

    赵楚仙终究还是有野心的。

    要不然他就会直接选择杀朱一山,而不是提出韬光隐晦这个折衷之策。

    朱一山叹道:“知道王仙之为何丝毫不忌惮我么,因为我真的不是很擅长打架,不过就算如此,你也杀不了我,除非你家先生出剑。”

    裴旻按剑。

    弟子赵楚仙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

    朱一山耸耸肩,一脸无所谓,“裴先生出剑之前,可曾想清楚了,我一个擅谋略的清异司主司,会毫无戒备的来垂帘村吗,半月之内,我若不回州府,清异司就会前来垂帘村,到时候除了裴先生,所有人都会死,包括那个叫程暖春的小姑娘。”

    顿了下,补充道:“州府那边,尚有一骑九甲缇骑待命,本是为掣肘王仙之而被我调过来的,虽然大概率是打不赢裴先生的,但能掣肘你,那就足矣。”

    裴旻苦笑。

    作为将军,他其实很讨厌谋略,但又深知,大多数状况,谋略之利甚于匹夫之勇。

    比如此刻。

    他能杀朱一山,但却无法出剑。

    赵楚仙摇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大不了鱼死网破。”

    朱一山哈哈大笑,扯动伤势。

    顿时苦脸。

    深呼吸了几口气,才缓缓抚摩着左手骨骼断折处,“不过我决定顺你的意,大齐王朝在垂帘村聚集起来的兵力保留,我会让人来训练他们,同时——”

    朱一山右手伸入怀中。

    赵楚仙心中一惊,手中立即长剑指向朱一山。

    他万一掏出孔雀翎呢……

    朱一山浑然不在意,从怀中摸出一卷黄色的卷轴,笑道:“这是东宫娘娘——嗯,要不了多久,就应该称呼为陛下。这是她给你的招安诏书,赵楚仙,你将为王。”

    这一幕太突兀。

    赵楚仙和裴旻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

    见赵楚仙不接圣旨,朱一山将之放在地上,喘息了几口气,道:“知道为何清异司会忽然来这边,在不知道垂帘村有异人的情况下,也不知道黄鳏夫立国称帝,清异司的出现难道不奇怪吗?”

    赵楚仙和裴旻对视一眼。

    确实奇怪。

    为什么这么巧。

    难道垂帘村有清异司的眼线。

    可大多人这辈子都没出过几次山,几乎不可能有机会成为清异司的眼线。

    朱一山道:“如果结合这封娘娘的招安圣旨,那么答案便水落石出了,其实从一开始,我们就选定了垂帘村,打算在这里扶植势力用以掣肘汉王,同时在这里设局刺杀王仙之,须知此刻在州府的那名九甲缇骑,本就擅长暗杀。”

    微微笑道:“所以清异司才会出现,所以我身上才会有娘娘的招安圣旨,只是人算不如天算,万万没想到垂帘村竟然真的有异人立国称帝,好在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赵楚仙叹为观止。

    在他曾经生活的世界里,接触到的所谓谋略不外乎就是职场的倾轧而已,哪会有如此精密布局惊心动魄的阴谋阳谋。

    这个朱一山太可怕。

    赵楚仙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相信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有先生在,明明可以轻易杀他。

    但却不能杀。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上兵伐谋。

    到此间天下后,朱一山狠狠的赵楚仙上了一课,也是好事一桩,经过这件事后,赵楚仙今后会更加小心翼翼,避免遭受此间天下的毒打。

    从地上捡起圣旨,拆开。

    一目十行。

    和影视剧里看见的圣旨差不多,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然后是一行行的粉饰太平之词,最后再说朕承天命继皇帝位,当感天意,是以大赦天下,垂帘村立国称帝之时,当平和而顺,免生血腥致使生灵涂炭,卿等宜应大骊皇帝威,速归朝廷,可慰民心,可退天子怒,可享太平世。

    然后是钦此和玺印。

    最后是日期。

    永安元年一月一日。

    赵楚仙问朱一山,“我若是没记错,今年是祥熙二年,这封旨意是明年的?”

    东宫娘娘明年真的会登基?

    年号永安?

    她哪来的自信?!

    朱一山颔首,“你没记错,这封旨意确实是明年才会拿出来的,原本计划,垂帘村这边的行动大概要年底才会结束,所以旨意是明年的。”

    赵楚仙沉吟半晌,看向先生,“那就这么着?”

    裴昱笑道:“善。”

    他始终是要去寻找贞观歌者的,垂帘村这一幕闹剧如此结束,当是最好,至于最后是否会成为被东宫娘娘拿来牺牲的棋子,他相信弟子赵楚仙。

    人,成长需要一个过程。

    何况裴旻的打算是让赵楚仙成为一位沙场无双武将,当下这个结局,赵楚仙若是被招安,便有了官方身份,天下大乱之后,这就是名望!

    裴旻太明白名望对于一个逐鹿天下之人的重要性了。

    赵楚仙收好圣旨。

    对朱一山道:“我同意这个收尾方式,但是有一点,如果将来东宫娘娘对汉武王用兵,需要垂帘村这边出兵的时候,须得征询我的同意。”

    这其实是一句废话。

    彼时,大骊帝军都对汉王出兵了,意味着天下也乱了,作为一位王,赵楚仙有资格决定他的站队和立场。

    朱一山也明白,没在意这事。

    真到了那一日,垂帘村没得选择,除非赵楚仙能率领垂帘村发展壮大到媲美一位藩王势力的地步。

    面无表情的道:“恭喜。”

    十五岁的少年。

    你将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