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二十三章 拳与剑,皆可问青天
    朱一山笑了。http://www.unxsw.com/

    看着那一挂银河落九天,忍不住衷心叹了句。

    好一个唐三绝。

    好一个裴将军。

    好一个剑圣!

    在来垂帘村以前,朱一山做梦也没想过,身为专职诛杀异人的清异司主司,他竟然会被异人所救,当然,这是他的落子布局。

    要感谢被他杀了的那个异人王振。

    不是王振提过,朱一山不会把垂帘村的裴先生联系到大唐剑圣。

    他也不会以垂帘村六百余人的性命为棋子来作为后手。

    裴旻才是他真正的后手。

    在来垂帘村之前,就预设过垂帘村这位外来的教书先生是异人,在第一次上曳落山时,与王仙之一起询问村人,知晓裴先生不仅教赵楚仙练剑,还买了很多兵书给赵楚仙看,朱一山就隐然有预感。

    裴先生是异人裴将军。

    亦是剑圣。

    于是他决意在垂帘村布局杀王仙之。

    至于杀裴旻重要还是王仙之重要,朱一山不需要犹豫——裴旻只是异人,而王仙之却是清异司九甲缇骑之一,若是异人,后果更重。

    所以他密切接触赵楚仙,并多次说起垂帘村会被清洗。

    就是为了逼迫裴旻出手。

    而且他确信,在黄鳏夫立国称帝后,裴昱不会对亲自教导了十年的弟子不管不顾,他的离开,应该是为了培养、锻炼赵楚仙。

    他赌赢了。

    裴旻真的一直在垂帘村。

    赵楚仙看着那一挂剑光如银河从天而落,心驰神往。

    这是剑圣风采。

    是盛唐高歌。

    而自己若是执着练剑,也许将来有一天,能如先生一样,又或者是像师兄一般,飞流直下三千尺一挂银河落九天。

    到时候自己是不是可以一边用剑画圈圈,一边嚷着“来干来干”?

    端的是剑仙fengliu。

    曳落山巅,白云观前,大榕树下。

    小小的姑娘摸着自己的脸蛋,羞涩的笑。

    先生说笑呢。

    也不害臊。

    不就懒懒的梳妆了一番,怎的就成新娘了。

    于是那一挂银河,在小姑娘眼里,也就不那么惊艳了。

    满心羞臊着呐。

    ……

    ……

    王仙之于刹那之间收拳。

    仰首望天。

    天穹,一剑写意挥落。

    如银河。

    又似一道纵贯天地的线,将目光之内的天地一分为二,气贯古今。

    王仙之嘿的一声。

    屈膝。

    下腰。

    握拳于小腹之间,暗喝一声,“来的好!”

    这剑很高。

    王仙之战意炽烈。

    一双拳头无敌太久,谁知我巅峰寂寞之心。

    沙场风光我念之,此间王朝,我终将为王。

    江湖洒脱我绘之,此间天下,我终将无敌。

    今日用拳,问那大河之剑。

    顿足。

    晒场上的青石板,宛若被巨石砸中的宁静水面,以王仙之的足底为点,形成一圈又一圈的涟漪,翻滚着向外涌动。

    王仙之扶摇而起,迎着从天而落的剑,出拳。

    无所畏惧的出拳。

    大骊有君王,亦应有我王仙之的王。

    人间有剑仙,亦应有我王仙之的拳。

    硬撼又若何!

    与曳落山腰齐平的半空之中,拳风四散,剑光流溢,电光霹雳,闷雷滚滚,半空之中的拳与剑,皆可问青天。

    纵然是赵楚仙和朱一山,也看不清发生了什么。

    太远。

    何况还有剑光刺眼。

    当一切趁机下来,半空已无人。

    晒场上,站着一位黑衣中年人,腰间佩剑,负手而立,笑意吟吟的看着赵楚仙。

    是先生!

    赵楚仙大喜。

    裴旻赢了。

    想来也是,就算那王仙之是王仙芝,在武道上也不应是剑圣裴旻的敌手,至于兵道,估计王仙芝要略胜一筹。

    笑说,“先生回来了?”

    裴旻摇头,“一直没走,何有回来一说。”

    赵楚仙心中微暖。

    朱一山脸色略有阴郁,“王仙之呢?”

    裴旻不甚在意,“走了。”

    朱一山不解,“你杀不了他?”

    裴旻反问,“我和你很熟?”

    为什么要帮你杀王仙之?

    朱一山语结。

    赵楚仙闻言暗暗可惜,可又不能告诉先生王仙之可能是王仙芝,是掀起盛唐高歌的死亡乐章的序篇的人。

    趁着先生在,赵楚仙按剑望向朱一山,“接下来若何?”

    垂帘村的事,该收尾了。

    王仙之走了,朱一山的目的没达成,心中多少有些不爽,但能成为清异司主司的人,岂能没点城府,面不动声色,狭刀归鞘,一屁股跌坐在地,“当下局势,垂帘村有两条出路。”

    赵楚仙问道:“哪两条?”

    朱一山想了想,“这片群山处于汉武王辖境的背后,出群山向南是其他藩王地境,向北便是坐镇大骊西南的汉武王藩地,是以也可以成为东宫娘娘落子之处。”

    赵楚仙略有不解,“如何落子?”

    朱一山反问,“黄鳏夫在垂帘村立国称帝,本该被清洗。”

    赵楚仙按剑的手露出青筋。

    朱一山视若未睹,道:“我说过的话作数,作为清异司三大主司之一,这点分量是有的,大骊可以装作不知道,但娘娘不出手,垂帘村就能继续安宁了么?汉武王会坐视不理,须知卧榻之畔岂容他人酣睡,王仙之此一走,必然是去投靠汉武王了,他一定会回来!”

    赵楚仙点头,“所以?”

    “所以你有第二条路选择,继续黄鳏夫的道路,率领垂帘村的人,去拿下平江集,再攻占县城,继而图谋州府,以一州之地,钉在此处,若你和裴先生达成,娘娘会立即招安你们,迟予王位,届时汉武王也拿你们无可奈何。”朱一山娓娓而谈。

    裴旻微微颔首,不失为一着好棋。

    赵楚仙沉默不语,看了看先生,暗想着先生是要出山去找唐太宗的,那么意味着能统领垂帘村的只有自己。

    我要成藩王了?

    有点梦幻。

    赵楚仙一直很清楚一件事:所谓穿越到古代,各种风sao操作成为天子宠臣人间第一人的,都是过度的意yin。

    如果真穿越到古代,大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活下来了?

    很大概率是成为苦力或者奴隶。

    真别把古人想得太简单。

    所以自己若是能成为一位藩王,这是他之前不太敢去想的事情,尽管赵楚仙的心中,是有过要和秦皇汉武数fengliu的宏图壮志。

    咳嗽一声,“听你这意思,说得大骊天下已是东宫娘娘囊中物一般。”

    朱一山笑得很狂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