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二十二章 大河之剑,天上来
    朱一山的狭刀在第一时间挡住王仙之的拳头后,他并不觉得就真的挡下了,一个跨步恰好占据在赵楚仙先前的位置,左手同时抵住刀尖处。https://www.25kanshu.com

    横推狭刀。

    狭刀不再后退,但内弯如弓。

    拳头与刀身之间传来金属相交的令人头皮发麻的咯吱声。

    王仙之拳力用尽,缓缓收回拳头。

    朱一山浑身肌肉紧绷,如临大敌。

    王仙之再出拳。

    依然直来直往。

    王仙之自入清异司,杀异人数十,从没有花哨的拳架,永远只有直来直往的一拳。

    一力降十会。

    朱一山还是横推狭刀,他至少要挡住王仙之三拳,才够赵楚仙取剑。

    这一拳更重。

    狭刀被直接拍到了朱一山胸口。

    朱一山稳如泰山。

    不退一步。

    喀嚓!

    接连三声,王仙之的拳头连带着狭刀一起拍打在朱一山胸口,直接轰断了三根肋骨,朱一山喉头一甜,嘴角沁血。

    强忍痛楚,深呼吸一口气。

    盯着王仙之再轰过来的拳头,依然狭刀横挡,这一次用尽全力。

    拳头太重,太快。

    他根本来不及应变,只能横档。

    蓬!

    挡下了!

    朱一山身躯轻颤着摇晃,脚下的青石板倏然炸裂,双脚陷入土中三寸,无数尘埃碎片以他双脚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激射。

    喀嚓声不断。

    朱一山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左手无力的垂落。

    拳力透过狭刀传递到朱一山手臂,直接将左手骨骼震断。

    右手尚好。

    毕竟朱一山右手练刀,是以左手孱弱。

    王仙之略有讶然,颇为怜悯,“可惜了,你不是那位最能打的主司,你只能接我三拳,所以,朱主司,请你愉快的去死罢。”

    杀!

    一拳轰出。

    朱一山面无表情,眸子却如死灰,在他瞳孔里,轰向他的拳头竟然如一尊狰狞猛兽,张牙舞爪的扑过来,要将他一口吞噬。

    这是拳势!

    王仙之以必杀之心出拳,朱一山挡不住。

    挡不住就只有一个结局。

    死。

    但他还是横刀。

    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自己的落子和布局,更相信赵楚仙不会让他死——六百多人的性命,赵楚仙不可能不顾及。

    他赌赢了。

    耳畔传来轻叱声,“闪开!”

    朱一山松了口气,不敢怠慢,趁着拳头没到,急忙矮身,向右边斜斜蹿出。

    身后,一道剑光洒落。

    赵楚仙取了长剑,按剑基本,一步一步,一步比一步更快,距离王仙之尚有三四米时,用力跃起,然后一剑过顶,全力劈落。

    剑光炸裂,凭空响起大河涛涛之声。

    剑光如水。

    似那瀑布从半空洒落。

    狂风骤起。

    这一剑用尽全力。

    面对王仙之的拳头,沙场杀人技没有丝毫取巧的可能。

    只有硬撼。

    看是剑硬,还是他的拳头硬。

    按照常理,钢铁长剑肯定要比血肉拳头更硬,但此间天下存在着无数异人,其中不乏千古帝王,如此妖孽的天下,哪能以常理度之。

    王仙之无所畏惧的以拳迎剑。

    出拳。

    拳势张狂,宛若凶兽狰狞,撕咬着迎向洒落的瀑流。

    瀑流迸散。

    拳头寸进。

    最终拳剑相交。

    短暂的停滞,刹那寂然。

    王仙之面无表情。

    身躯尚在半空的赵楚仙一声闷哼,失去重心,又被拳力余劲波及,向后飞落而去,还没落地,就觉得全身的五脏六腑都裂开了。

    王仙之缓缓收拳。

    五指之间,只有一道血痕。

    血肉拳头,不输剑器。

    赵楚仙以剑撑地,缓缓站起来,身影摇摇欲坠,两次受伤,此刻他浑身都几乎散架,已经没有再战之力。

    不远处的朱一山也一样。

    王仙之看着两人,摇头,“赴死之心可敬可佩,然而除非是清异司九甲缇骑那种层次的武道高手,又或者帝军之中那位震慑藩王的兵仙后人,否则如你们这个层次的人,来一个还是十个都没差别,不过是我多递一拳还是多递十拳的区分而已。”

    朱一山的狭刀是好刀,其关于厮杀的敏锐眼光和反应,还算上乘。

    可惜。

    作为清异司三大主司,一直在朝堂浮沉,又沉迷于权谋落子,自身武力就那样。

    赵楚仙的剑也是好剑。

    如果是那个叫裴先生的来出剑,威力不止于此。

    可惜。

    赵楚仙终究还是太弱。

    又或者是所谓裴先生的剑道,也不过如此。

    徒有虚名?

    赵楚仙看向朱一山,眼神询问是否要一起再试一次。

    朱一山微微摇头。

    改变不了结局。

    对王仙之问道:“我很好奇,汉武王给了你什么诱惑,能让你背叛东宫娘娘,你应该知道接下来的大骊朝堂会发生什么。”

    王仙之哂笑,“发生什么都和我无关,也许你这位清异司主司能高升,成为那兵部或者刑部侍郎,而我作为九甲缇骑,终究只能是柄杀人刀。”

    笑意变得有些捉狭,“何况东宫娘娘还怀疑我是异人,为了摸清我或者杀我,连清异司主司都藏匿身份蛰伏在我身边,我为何还要为她效力?”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何况人皆有所求。

    我王仙之亦有所求。

    朱一山一脸嘲讽,“你为汉武王效力,他就能给你想要的了?”

    王仙之哈哈一笑,“我若入汉武王藩地,可领兵一万,卫青、霍去病两位大将军之下,我于官职之上,可俯视其余将军。”

    汉武王藩地之内,我为第四!

    不值得?

    值得!

    须知天下大乱在即,汉武王也有机会问鼎江山,如果真到了那一日,我王仙之便是开国功臣中数一数二的人物。

    朱一山沉默了一阵,“所以,你是异人吗?”

    王仙之叹道:“我是不是异人都已经不重要了,话已至此,多说无益,待我杀了你二人,彻底清洗垂帘村,远遁汉武王藩地,开启属于我的辉煌时代!”

    反派死于话多。

    赵楚仙没有认输,执着的抬剑,欲要绝地反击。

    王仙之哂笑,“裴先生的剑不过如此而已。”

    话落欲出拳。

    出两拳,必杀赵楚仙和朱一山。

    然而话落,便听晴空之上骤然浩然声音响荡,“是么?”

    有剑来。

    自山巅而起,自天而落。

    剑光如屏。

    一挂银河落九天。

    涛声阵阵。

    大河之剑天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