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二十一章 出拳
    藏身柳树的朱一山暗暗苦笑。http://www.dushu7.com/

    不愧九甲之一。

    竟然早就洞悉了自己的身份,踮脚,从树丛中升腾而起,快如猿猱站在柳树尖上,再发力,树尖弯下、回弹,朱一山亦随之飞升。

    似那投石车的巨石,落在晒场上。

    只是脚下尘土不扬。

    王仙之颔首,“不愧是清异司三大主司之一,这轻身功夫足可跻身天下前十。”

    朱一山按住腰间狭刀:“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王仙之作沉思状:“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从东宫娘娘开始怀疑我的那一天?还是你从兵部调到我麾下的那一天?”

    意味深长的笑,“重要吗?”

    朱一山心中暗凛,“你有把握杀我?”

    王仙之脸上是笑意褪去,只剩下冷漠的杀意,“如果没把握,我敢带着你来垂帘村,你心知肚明,清异司三大主司,最能打的那位镜花主司才能和九甲媲美,而不巧,你是三大主司之中谋略最重之人,却是最不能打的清异司主司。”

    朱一山冷笑,“既然我是最不能打的,那你难道不好奇,我为何敢和你一起来垂帘村,真以为我没有凭仗?”

    王仙之蹙眉,“确实不解,不过问题不大,这一两日,我早已经侦察完周围,垂帘村绝对没有你布置的后手。”

    朱一山哦了一声。

    王仙之继续道:“其实你我可以交易,我饶你一命,并且我愿意忠心于东宫娘娘麾下,在清异司的全力配合下,为她将汉王的头颅带回京畿。”

    朱一山问道:“你想要什么?”

    王仙之想了想,“王位。”

    汉王若死,我可取而代之,但绝对忠诚于大骊。

    朱一山哑然失笑,“你高看我了。”

    这等交易,需要东宫娘娘的首肯。

    王仙之摇头,“高看?能为东宫娘娘杀了西宫娘娘而不被灭口的人,他的话在东宫娘娘那里岂会没有分量,我甚至觉得这依然低看你了。”

    朱一山沉默不语。

    王仙之指着赵楚仙,“他家先生应该是异人,而黄鳏夫有可能知道他家先生的身份,所以他要杀人灭口,今日垂帘村之事,可以用此事结尾。”

    屠村。

    然后把这件事栽到异人裴先生身上。

    赵楚仙一看不说话不行了,“黄鳏夫尚有一口活气时,是谁仓促出手灭口?我家先生可以是异人,你难道就没可能是异人?”

    确实有点诡异。

    王仙之为何要急着出手杀了黄巢,难道他真是王仙芝?

    可若是王仙芝,就该知道汉王刘彻。

    区区王仙芝,哪来的底气取刘彻头颅。

    讲不通。

    朱一山轻声叹道:“王仙之,你没有高看我,但你高看了你自己,也低看了东宫娘娘,她会做交易,但绝对不会被迫做交易,所以无论你是不是异人,你都只有一个结局。”

    死。

    非死不可。

    一个野心勃勃不受掌控的金甲缇骑,哪怕不是异人,也得死。

    王仙之狂笑,“你凭什么杀我?”

    朱一山指向赵楚仙,“他。”

    王仙之讶然,“哦?”

    做梦没醒?

    朱一山笑了起来,“你说我在垂帘村没有后手,其实你错了,我不仅有后手,而且是必杀你的后手,我的后手,就是这垂帘村六百多人的性命。”

    王仙之不解。

    朱一山深呼吸一口气,“赵楚仙,不杀王仙之,垂帘村的事情遮掩不住,杀了王仙之,我可以保证,清异司会将垂帘村有人立国称帝之事湮没在尘埃之中,垂帘村数百人事后绝对不会被清算。”

    赵楚仙有点动心。

    也有点茫然,王仙之如此自信,显然他的拳头真的很高,朱一山凭什么说自己能杀王仙之,须知我赵楚仙又不是先生。

    剑圣裴旻要杀王仙之应该不难。

    王仙之哂笑,“赵楚仙,你敢信他的话?”

    官字两张口。

    信了他的话,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赵楚仙若有所思,“我信或者不信,在两位眼中,似乎都应该无足轻重才是。”

    王仙之颔首。

    确实。

    他从没将赵楚仙放在心上。

    朱一山却摇头,“不,你的话很重要,因为当下垂帘村,只有你能杀王仙之,也只有你能救这一村人,你应该知道,我说过,黄鳏夫死后,大骊必定清洗垂帘村,现在你可以救大家。”

    这是人心拿捏。

    朱一山以垂帘村六百多人的性命为后手,却故意说大骊必定要清洗垂帘村,就是为了在赵楚仙心中留下一个期望值的反差。

    赵楚仙目光瞥了一眼黄鳏夫尸首上的长剑,无奈叹气。

    王仙之肯定不会让自己有机会取剑。

    朱一山按住腰间狭刀:“我为你争取时间。”

    我确实不是清异司最能打的主司。

    但接王仙之三拳的自信还是有。

    赵楚仙想都不想。

    倏然而动。

    快如狡兔。

    欲去取剑。

    他不得不承认,被朱一山说动心了,如果能救垂帘村,那就杀了王仙之——何况不杀王仙之,王仙之会杀了全村人。

    他选择相信朱一山。

    相信朱一山能帮他挡住王仙之的拳头,为他取剑争取时间。

    王仙之微微蹙眉。

    出拳。

    他有自信,但绝不自狂,能不费力简单的杀死敌人,为何非得等到敌人变强?

    真实人间不是戏说。

    反派也不是尽白痴。

    电光石火间,王仙之出现在奔跑的赵楚仙背后,一拳轰落。

    没有什么天雷阵阵,就是简单的一拳。

    但又不简单。

    那颗拳头距离赵楚仙的后背还有一尺之远时,赵楚仙的上衣倏然炸碎,背脊上的肌肤出现了一个拳头大的凹陷区域。

    周边肌肤和血肉,如涟漪涌动。

    这一拳轰落实在,赵楚仙只怕会变成一堆肉泥。

    太强!

    太快!

    赵楚仙心中刚升起危机感,就觉得背上似乎被压上了一座泰山,根本来不及做出闪避动作,王仙之的拳头就将砸中他。

    千钧一发之际,一柄狭刀横空出现。

    挡住拳头。

    “哇!”

    赵楚仙直接往前翻滚,哪怕这一拳没砸中他,但狭刀后退了几寸,撞上了他的背部,如遭雷击,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五脏六腑如被火烤。

    痛!

    言语无法形容的痛楚,让他躺在地上几乎无法动弹。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