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二十章 一人灭一国
    先生裴旻如何教赵楚仙练剑?

    除了详解如何最简单的击杀敌人之外,没说过任何剑招,只是告诉赵楚仙,游侠儿、江湖剑客所谓的什么万剑归宗、天外飞仙之类的剑招,都是唬人的。http://www.quanben999.com/

    根本没那么悬乎。

    剑,就是杀人的一种工具而已。

    简单、直接、暴力。

    但又注重毫厘之间的精细。

    而最终还是要落到“力”和“势”两个字上面来。

    所以裴旻教了赵楚仙沙场厮杀的基本技巧后,根本没再教剑招,只让赵楚仙做一件事:十年间的百~万\小!说之余,便去那青衣江水流湍急处,在齐腰深的地方站稳,出剑劈浪。

    出剑之时,心无杂念。

    眼前无剑也无水。

    这是练势。

    势有了,剑锋自然有力。

    先生裴旻考虑得极其长远,若赵楚仙做不了沙场无双武将,也可依靠一身剑道做个行侠仗义、劫富济贫的游侠儿。

    尽管裴旻也明白,所谓劫富济贫都是面子话。

    绿领豪杰往往都是地方土豪,哪来的钱?

    所以此事不好问对错。

    是个问心问迹的哲理问题。

    但能行侠仗义,那便是好人好事。

    目睹赵楚仙的变化,黄鳏夫暗道不好,人的名树的影,他多少有些忌惮裴旻的剑道,思绪还没转过,便见赵楚仙对着他一剑劈落。

    简单直接。

    就好像他往日站在滩口上,简单的一剑劈向迎面而来的激浪一般。

    黄鳏夫的眸子里,出现了一道剑光。

    真正的剑光。

    而不是剑身映照着晨曦反射的寒光。

    剑光如水。

    刹那之间,黄鳏夫感觉到迎面而来的不是一到剑光,而是一片水流,如瀑布一般冲刷过来,让他躲无可躲,只能抬剑硬撼。

    血。

    猩红的血。

    如花绽放。

    痛。

    刺骨的痛。

    弥漫全身。

    黄鳏夫不可思议的看着手中的断剑,又低头看了一眼深深嵌入左肩之内的那柄长剑,喉头咕咕,呢喃着低语:“这就是裴旻的剑吗?”

    一剑劈落,躲无可躲。

    如果不是手中长剑挡了一下,他也和唐家傻儿子一样死了。

    结局一样。

    长剑深深的嵌入左肩之中,就算没砍中心脏,如此重的伤势,以当下大骊这个时代的疗伤水平,黄鳏夫大概率也是个死。

    赵楚仙松剑退后几步。

    瞥一眼地上的黄狗剩。

    已经死了。

    黄鳏夫坐倒在地,肩头血涌如泉,因为失血过快,脸色迅速变白,眸子逐渐失去光彩,他始终无法明白,明明都是血肉鲜活的人,为何赵楚仙的出剑,能如此神奇。

    剑圣裴旻,真是圣人吗?

    黄鳏夫的嘴里开始涌出血沫,呼吸急促如涸水的鱼,拼命的想呼吸,嘴里却一直涌着血沫,张着嘴说着话。

    声音很小,赵楚仙却听得很清楚。

    “你敢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赵楚仙摇头,“重要吗?”

    不重要。

    黄鳏夫睁着不甘心的双眼,望着天穹,嗫嚅着,话语与血沫同出,面容狰狞狠厉,流溢着无穷恨意,“我恨,我恨这天,贞观长歌逝百年,帝国将倾之际,藩镇割据民不聊生,长安权贵满堂滚金黍,地方黎民易子而食,我黄巢顺天意而起兵,入长安而定国,然败于唐军,非兵之罪非战不过,只因那王仙芝目光短浅自断肱骨,只因那朱温卑鄙无耻竟然倒戈相向!老天爷,我已满城尽带黄金甲,为何却要我于狼虎谷凄凉收场,大唐没有我大齐帝王的天下,为何在这大骊一山村,竟被一少年断了帝王路,我恨——”

    赵楚仙心无波澜。

    早就知晓你是异人黄巢了。

    众多反王之中,黄巢最为可惜。

    五岁可对诗的天骄人物。

    不提《不第后赋菊》,那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何其惊艳。

    可惜,路走窄了。

    用最小的声音轻轻叹道:“为何会凄凉收场,你心里没点数么,你忘记了曾经喊出‘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的初心了么,当年在长安,你杀了多少人,你可知青史如何评断的你?”

    后人评断黄巢:杀人魔王!

    甚至于为吃人魔王。

    虽然有争议。

    赵楚仙深呼吸一口气,“亡唐者黄巢,然黄巢不能有唐。”

    黄巢怒目圆瞪。

    他做梦也没想到,赵楚仙竟然知道他的身份。

    他原来是异人!

    藏身柳树的朱一山读着黄鳏夫的唇语,也不意外,他一直猜测黄鳏夫是异人,只是没想到这人来头不小,竟然也是个反王称帝的一代枭雄。

    可惜,他看不见赵楚仙正面,要不然也能发现这惊天秘密。

    有风徐来。

    身着纹金线绣盘蛇锦衣,一身白衣飘飘的王仙之缓缓从晒场旁边的小房子里走出来,来到黄巢跟前站定,摇头,“死就死,废话这么多作甚。”

    出拳。

    包括赵楚仙在内,晒场上没人看见王仙之如何出的拳。

    只看见了黄巢的尸首飞出了晒场。

    落地没有丝毫动静。

    死得不能再死。

    黄鳏夫死了,大齐王朝也将树倒猢狲散。

    垂帘村能恢复往日的安宁了吧?

    现场很安静,都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也没人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王仙之转身,负手看着赵楚仙,声音冷漠,“垂帘村黄鳏夫率领村众叛乱,立伪国大齐,欲要祸害山河,一众人等皆死于清异司金甲缇骑王仙之拳下。”

    赵楚仙沉默不语。

    果然,王仙之想要杀的不仅仅是黄鳏夫,他为了稳妥起见,欲要将整个垂帘村都屠杀殆尽。

    端的是心狠手辣。

    王仙之笑了起来,有些得意,“不错,这正是我想要的结局。”

    赵楚仙想了想,“他是异人,你认识他?”

    王仙之摇头,“不认识。”

    赵楚仙讽笑,“那你为何要急着出手杀死他,是担心被他揭破你的异人身份?”

    王仙之负在身后的手握拳,“你聪明过头了。”

    人若是太聪明了,不好。

    容易短命。

    赵楚仙默默退了一步,先前失误了,没有取回黄巢肩头上的剑,现在赤手空拳,面对王仙之根本没有一丝胜算。

    王仙之颇为不屑,“剑道不错,而已。”

    仅仅不错。

    就算你手中有剑,也挡不住我的拳头。

    目光越过赵楚仙,落在远处柳林里树丛中的朱一山,微微笑道:“清异司自组建开始,没人知道清异司的三大主司是谁,我王仙之有眼无珠,这些日子多有怠慢,朱主司大人。”

    战意炽烈。

    自信睥睨的笑说:“非得等我杀光垂帘村所有人,朱主司才愿意出来一战?”

    zn03251z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