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十九章 大河之剑
    “裴旻?!”

    藏身柳树上,原本应该听不见声音的朱一山,似是擅长唇语术,仅仅看着黄鳏夫的唇角翻动,便知道他在说什么。http://www.wanbenxiaoshuowang.com/

    忍不住讶然失声。

    裴旻!

    某个异人口中的那个大唐剑圣裴旻?

    清异司杀过很多异人。

    其中有个人的异人身份是名宦官,朱一山现在还记得他名字,叫王振,当时他被燕王朱棣的人追杀了大半个大骊疆域,清异司察觉到异常,于是出手将他从燕王麾下手中抢了过来。

    重刑之下,王振全部招了。

    其中就有北境秦王、汉武王、燕王和宋王四人的异人身份信息,也有他为什么会被燕王的人追杀大半个大骊疆域的原因。

    然后清异司果断将他交给了燕王。

    而王振交代的信息中,就涉及到一些异人之中的天骄,其中就有大唐剑圣裴旻,据说是青莲居士的剑道师父。

    朱一山很难不记得。

    因为王振说到那位青莲居士之时,不吝溢美之词,说那位青莲居士是千古第一浪漫之人。

    更是诗酒剑三仙。

    而大唐的剑圣裴旻就是青莲居士的剑道恩师。

    朱一山做梦也没想到,真有这么一个异人出现在大骊,而且这个人还在这座与世隔绝的小山村里隐居了十年。

    更让朱一山意外的是,赵楚仙竟然是他的又一个剑道弟子。

    有点意思。

    难怪能一剑将唐家傻儿子劈成两爿。

    难怪能瞬秒黄狗剩。

    黄鳏夫,能接几剑?

    ……

    ……

    赵楚仙持剑。

    却没有立即如大家想的那般,火杂杂的冲上去和黄鳏夫来一场皮肉见血的刀剑之博。

    此刻的赵楚仙,和如虎踞的黄鳏夫截然相反,站在那里,没有什么锐气流溢,就好似垂帘村的一颗大家平日里都能看见却从没注意过的小树。

    浑然天成。

    黄鳏夫却感觉额头沁出了冷汗,总觉得赵楚仙浑身都是漏洞,自己冲过去顺顺便便一剑就能让他身首异处,可又总感觉冲过去后这一剑不知道劈向哪里。

    这是裴旻教他的剑术?

    心中骤然警惕。

    曾经黄沙百战穿金甲,可莫要今日阴沟翻船。

    黄鳏夫虽然自认不是裴旻那样的高手,也不是西楚霸王那样的沙场无双猛将,但他能一步步走入长安称帝,自有其过人之处。

    沙场将军,不可逞匹夫之勇,但亦不可无匹夫之勇。

    黄鳏夫一生沙场,能活着称帝,身手自有过人之处。

    执剑缓缓走向赵楚仙。

    赵楚仙缓缓抬剑,斜斜指地。

    这是一场公平的决斗……然而没有大骊说书人言说的那种高手之间要彼此寒暄一番,说一下我剑三尺三北海寒冰铸……

    什么都没有。

    只有骤然炸裂的寒光。

    生死之博,只有你死我活,赵楚仙和黄鳏夫都没多余的话,更没有多余的动作,每一次出剑,都务求一击毙命。

    皆全力以赴。

    秋日的垂帘村,朝阳被群山阻挡,要到半晌午时分才能看见阳光。

    此刻剑光炸裂,如有一轮明月,又有一池秋泓横空。

    刺眼。

    除了藏身柳树上的朱一山,垂帘村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眯眼或者侧首,就算有人死死盯着,也没能看清寒光笼罩下的赵楚仙和黄鳏夫之间发生了怎样的事情。

    朱一山看得很清楚。

    暗暗奇怪。

    这就是大唐剑圣裴旻的剑道?

    并无出彩之处。

    很快,朱一山发现了端倪:赵楚仙的剑术,不像是江湖搏击,更像是沙场厮杀,也就是说,没有花里胡哨的虚头巴脑,全是招招毙命的实用技巧。

    猛然醒悟,异人王振说到大唐剑圣裴旻时,曾称之为裴将军。

    也就意味着垂帘村那位裴先生也是位沙场武将。

    难怪。

    难怪赵楚仙的剑是沙场杀人术。

    黄鳏夫也一样。

    他的剑也很简单,用最短的时间,最短的距离,最方便的出剑方式,最省力的动作,寻找最安全的杀敌策略。

    而且根本毫无道德可言,什么撩阴腿猴子摘桃,只要能伤敌,都无所顾忌。

    沙场就是这样。

    什么叫赢?

    敌人死了,你活着,那么就赢了,过程不重要,只看结局。

    就这么简单。

    是以两个人之间的厮杀,看似简单,但实则凶险万分。

    黄鳏夫一记撩阴腿,逼得赵楚仙不得不退一步,然而刚退一步,就发现黄鳏夫的剑直指他的心口。

    很快。

    赵楚仙心中其实颇多疑惑。

    对这个天下武道的疑惑。

    黄巢是儒将没错,但也不会如此厉害,他的剑快如闪电,每每出剑,都会带起一道剑弧,和武侠小说没多少差别。

    当他侧身避开黄鳏夫穿心的一剑,发现寒光从身畔刺过,将身后用来悬挂钉耙的木架子炸得四分五裂时,赵楚仙更是无语。

    那是剑气?

    或是剑意?

    不得而知。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天下的武道有点拔高。

    转念一想,自己一剑将唐家傻儿子劈成两爿,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心中一动。

    既然是拔高了的武道,为什么还要和黄鳏夫比拼沙场杀人术?

    自己厮杀的经验终究太少,若是一直这么耗下去,缺乏和人厮杀的实战经验,迟早会死在黄鳏夫的剑下,这是以己之短击敌之长。

    实为不智。

    扬长避短。

    凭剑道碾压黄鳏夫!

    先生的剑道虽然也是出自沙场,但却是大唐的剑圣,是碾压大唐近三百年国祚历史长河中所有游侠儿、剑客的剑道。

    起于沙场,高于江湖的剑道!

    如果此间天下的武道真是拔高了的话,那么先生裴旻传授的剑道,应该更高。

    像银河那么高!

    赵楚仙一念及此,立即后退数米。

    单手执剑,一手负身后。

    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样。

    他不再像是一颗垂帘村人人都见过但又人人都没注意到的小树,手中长剑轻颤,生出真正剑吟,在晒场之上激荡穿越。

    一阵阵风起于他脚下,向四周扑卷。

    更诡异的是,明明晒场距离青衣江还有数百米的距离,但晒场上所有人,都似听见了最为熟悉的的声音,如那青衣江中激流涌滚。

    这是大河之声。

    赵楚仙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挂从古流往未来的深邃长河。

    抬剑过头顶。

    劈落。

    zw81200303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