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十六章 悬剑,杀人
    只是话说完,赵楚仙就沉默了。http://www.dushu7.com/

    底气?

    就是一个笑话。

    生活在盛世的人,哪能轻易面对杀人,如果不是杀过唐家傻儿子,赵楚仙恐怕也没有如此坚毅的决心去杀黄鳏夫。

    程暖春也知道,仙哥儿不是二狗哥。

    二狗哥从无畏惧血腥。

    仙哥儿不是畏惧。

    他是拒绝。

    轻轻拉着赵楚仙的手,笑靥如花,“记得看过一篇佛论,人若度人,先要度心;人欲救人,先要救己。如果我们连自己都救不了,如何救他人?”

    赵楚仙想了想,“我不是个英雄,只是有些事,我们作为一个人,真的不能放弃。”

    程暖春眉眼弯弯,“真的?”

    赵楚仙嗯了声。

    程暖春笑意里盛放着天穹明月,“那我陪你。”

    赵楚仙低头,看着身畔小姑娘。

    不知道为何心里有些悸动。

    月下有暖春,人间拂晴风。

    抬起手在她额头上轻轻一弹,“小姑娘家家的,才多大就要和男人同生共死,也不知道害个羞臊,今后我看谁敢娶你哟。”

    小姑娘便咯咯咯咯的笑。

    脆如黄鹂。

    在夜空中传荡得极远,醉了温柔,漫了心扉,晴了明天。

    轻轻关上暖春的房门,赵楚仙回到房间,拨亮了灯芯,在书桌前整理先生留下的一堆兵书,对坐在灯下的朱一山轻声道:“杀了黄鳏夫后,王仙之出手,你会出刀吗?”

    朱一山摇头,“在没确定王仙之是异人前,他就是东宫娘娘麾下最重的一颗拳头,是诛杀异人的神兵利器,因此我不能杀他,实际上,我也并无把握杀他。”

    王仙之的拳很重很硬。

    赵楚仙将笔豪放在笔架上,又收拾了砚台,这才回到桌子前坐下,盯着朱一山,“你是在利用我寻找王仙之的破绽。”

    朱一山点头,并无隐瞒,“是。”

    赵楚仙沉吟半晌,“如果我杀了黄鳏夫,又杀了王仙之,你会怎么做?”

    朱一山讶然,“你哪来的自信?”

    赵楚仙不语。

    朱一山只好道:“如果连王仙之都死在你手上,那么我会上报娘娘,你若愿意,可去清异司,你若不愿意,天大地大,你何处不可去?”

    赵楚仙问道:“垂帘村呢?”

    朱一山面无表情。

    赵楚仙懂了。

    垂帘村还是得被清洗。

    又问道:“裴先生呢?”

    朱一山想了想,“王仙之怀疑你家先生是异人,其实我也怀疑,所以无论是不是异人,你家先生大概都难逃一死。”

    清异司宁可错杀,绝不放过。

    房间里骤然起风。

    肌肤生凉。

    朱一山笑了,“你想杀我?”

    赵楚仙松开了腰间长剑,“本想试试。”

    朱一山无语,“你会死。”

    很确信。

    赵楚仙忽然问道:“你应该不弱,为何要选择躲在后面,而不愿意亲自出手杀了黄鳏夫再杀王仙之,真不怕走错棋,导致大齐王朝坐大?”

    朱一山犹豫了下,道:“其实大齐坐大,对大骊有益无害。”

    可掣肘汉王。

    赵楚仙不解,“那为何还要清洗垂帘村?”

    朱一山苦笑,“黄鳏夫若是死了,总不能让你来统领大齐王朝罢,你若是死了,王仙之又不是异人的话,那么黄鳏夫就会被招安。”

    言下之意,黄鳏夫不死,垂帘村不会被清洗。

    黄鳏夫一死,必被清洗。

    赵楚仙并没有上当,“等东宫娘娘坐稳地位,汉王短期内无法威胁到大骊国祚后,垂帘村依然要被清洗的罢。”

    天下大势的争斗,可以不升烽烟只见血。

    朱一山颔首,“所以让你早些离开垂帘村。”

    赵楚仙不解,“你为何要帮我?”

    朱一山沉默了。

    许久,才轻声说了句也许是我喜欢你们吧,青梅竹马总相好,但求人间共白首,我看不见的芳菲处,希望有人手栽之。

    赵楚仙无语,“说得你很沧桑似的。”

    年纪轻轻,说话却像老人。

    朱一山目光黯然,“我会信守我的承诺,你死了,我带走程暖春,让她兄妹团聚,无论裴先生是否是异人,都不牵连她。”

    起身。

    风起。

    一瞬之间便已消失在房间里,端的是鬼魅。

    赵楚仙轻轻叹气。

    也是个有故事的人,朱一山心里那个女子又会是谁呢?

    道观之巅。

    朱一山负手而立,望远方大地,呢喃着说,你将走上天下之巅,而我此生却注定只能活在你看不见的黑暗里,为你杀人,为你谋天下。

    你若很好。

    我纵满手血腥,亦不后悔。

    ……

    ……

    清晨,赵楚仙起床,穿上干净衣衫,洗漱。

    去厨房熬粥。

    暖春最喜欢的绿豆粥。

    又去揭开泡茶坛子,夹了生姜、豇豆、红椒,切丁,撒上熟油、花椒粉,搅拌均匀,盛饭,坐在饭桌前,慢慢的细细的喝粥。

    一日之清晨,一碗粥,一叠泡菜。

    足矣。

    一口粥就几颗泡菜,赵楚仙吃得很慢,很仔细。

    没有浪费一粒粮食,七分饱时,碗里干干净净。

    忽然忍不住笑了。

    自言自语的说了句真的和狗舔了一样啊。

    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听见她在耳边说。

    喝了粥,赵楚仙有条不紊的洗了碗,又给程暖春盛了一碗粥,摆好筷子,将在凉水里放了许久的鸡蛋剥壳,放在粥里,等她起来就可以直接吃。

    再将厨房收拾得整整齐齐。

    忙完这一切,天已大亮。

    寻常时候早该醒了的程暖春,依然在房间内酣睡。

    赵楚仙知道原因。

    迷药。

    垂帘村猎户用来猎杀大型猛兽的药,一般是用鸡鸭或者猫狗做诱饵,将迷药大量抹在诱饵的胸前肉上,熊瞎子之类的猛兽吃下诱饵,体型小的直接迷倒,大的也会行动蹒跚,然后被猎杀。

    昨夜在程暖春睡前喝的水里,赵楚仙放了少量。

    程暖春会一觉睡到晌午。

    收拾了厨房,赵楚仙来到程暖春房前,推门来到窗前,看了看蜷缩在被窝里的小姑娘,伸手轻轻抚摩着她的脸颊,温柔的笑了笑。

    帮她掖了掖薄被,压在胳膊下,嗤笑着说已经是十一二岁的小姑娘,别人这么大的时候都准备出嫁了,你却还在踢被子。

    好梦。

    细心的关好房门。

    回到房间,抽出先生给的长剑,仔细擦拭剑身,然后悬挂在腰间,来到厨房,仔细认真的将双手清洗干净,擦拭水渍。

    来到院子里的水缸前,仔细看着水面上的那张年轻的脸。

    哑然一笑。

    嗯,果然长得好看。

    出门。

    向着山下晒场走去。

    之字形山路一如人生,如此漫长。

    少年心绪坚定。

    朝堂事,天下势,终究离不开江湖的串联,又有多少朝堂风云人物,逐鹿天下的英雄,是起于江湖刀剑之间呢。

    少年今日悬剑。

    下山。

    杀人。

    zw81200303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