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十四章 各有所谋
    黄鳏夫在图谋天下。http://www.44xiaoshuo.com/

    王仙之直接回州城。

    留在垂帘村的朱一山在图谋什么?

    赵楚仙确信,朱一山并不像表面上那般对金甲缇骑王仙之忠心耿耿,言辞之间,朱一山对王仙之颇为猜疑。

    垂帘村成了一盘棋。

    ……

    ……

    这一日垂帘村忽然就安静了。

    大齐王朝的王侯将相们知道来了官差,又见黄鳏夫都没吱声誓师的事,乡野愚民们吓了个够呛,黄鳏夫也是一样。

    坐在堂屋里,黄鳏夫陷入沉思之中。

    唐家傻儿子是赵楚仙杀的。

    这一点毫无疑问。

    两名清异司缇骑,应该是在唐家傻儿子的尸首上发现了端倪,为异人裴旻而来垂帘村,知晓这边有人立国称帝,留下一人监看,一人去州城报信。

    垂帘村可能会迎来州城大军。

    当下只有两个选择。

    一个带领大齐王朝的雄师继续盘踞垂帘村,若是大骊军队到来,依据天险死守,或者躲入群山之中,待大军退走后再回垂帘村。

    一个是攻占平江集,征兵之后拿下县城。

    黄鳏夫倾向于后者。

    因为在大骊没有新帝登基之前,州城要提防毗邻的异姓藩王,绝对不可能把兵力放在这边,只能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大齐王朝在县城逐渐壮大。

    只是他有点不安,因为那个中年白衣缇骑的气息,让他有那么一丝熟悉感,就似多年不见的故人,莫不成也是一位同时代的异人?

    如果是故人……

    出兵便迫在眉睫!

    黄鳏夫立即打定主意,明日誓师。

    誓师前后,还得做一件事:杀了赵楚仙和那名清异司的黑衣缇骑,以绝后患。

    ……

    ……

    秋日午后,阳光微醺,凉风飕飕。

    学童还没来。

    程暖春在洗碗,赵楚仙去私塾旁边先生平日休憩的房间里找了块方帕,坐在树下默默的擦拭着剑身,不时抬头看看厨房里的那道小小身影。

    只要她在的人间,就有一抹暖色。

    朱一山打着饱嗝来到赵楚仙身畔坐下,笑道:“现在逃还来得及。”

    赵楚仙没吱声。

    外面已将乱世,能逃到哪里去。

    不如放手一搏。

    朱一山叹道:“你真的太聪明了,竟能猜出王仙之的意图。”

    本是因为唐家傻儿子的事可能涉及到异人而来垂帘村,结果一到垂帘村发现有人立国称帝,王仙之让朱一山留下,他出山而去,实则是在给大齐皇帝黄鳏夫压力。

    逼迫黄鳏夫动手。

    因为州府确实没有兵力来平叛。

    所以王仙之需要利用赵楚仙的剑来杀黄鳏夫,或者说,也是逼迫赵楚仙出剑,从而寻找机会查证那位裴先生是否是异人。

    平叛?

    清异司从来不关心这些事。

    清异司只管异人。

    赵楚仙两指并剑,从剑锷处缓缓抚摩剑身至剑尖,阳光透过树叶罅隙打在剑上,寒光闪耀,轻轻振剑而生剑吟,侧首看向朱一山,“我猜不到你的意图。”

    朱一山沉默了一阵,“娘娘怀疑金甲缇骑王仙之是名异人。”

    可一直找不到证据。

    赵楚仙唔了一声,“西宫还是东宫?”

    朱一山嗤笑,“西宫娘娘已薨,我亲眼看见的,你说是哪位娘娘?”

    赵楚仙怔住,许久才道:“大骊怕是要出一位千古以来的第一位女帝,可惜了,当下大骊这局势,别说皇室藩王不会善罢甘休,纵然东宫娘娘登基,又能稳坐几年?”

    秦皇汉武明成祖,东宫娘娘能赢哪一个?

    除非她是武瞾。

    万一先生裴旻真找到了贞观歌者,那就更热闹。

    朱一山哈哈大笑,“你果然聪明。”

    赵楚仙若有所思,“所以就算找不到王仙之是异人的证据,东宫娘娘也会稳妥起见,布局将王仙之铲除?”

    朱一山嗯道:“所以我从兵部调到了清异司王仙之麾下。”

    赵楚仙:“你是高手?”

    朱一山谦虚的笑,“一般一般。”

    赵楚仙不解,“那你打算怎么杀王仙之?”

    朱一山叹气,“我也不知道。”

    王仙之的拳很硬,很硬的意思就是要想正面杀他几乎不可能,补充道:“如果王仙之愿意,垂帘村的大齐王朝,他一个人就可以杀光。”

    赵楚仙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强?

    那应该不是王仙芝。

    王仙芝虽然练过武,但也不至于强到这种离谱的份上。

    朱一山笑道:“所以你不用提防我,你要杀黄鳏夫,而我要杀王仙之,可以暂时配合,不过有一点我可以提醒你,杀了黄鳏夫后,你最好离开垂帘村,大骊铁骑必定要清洗此处!”

    赵楚仙仰首看着垂帘村,许久,轻叹,“我不能走。”

    说我圣母心也罢。

    这些年在垂帘村,其实多蒙大家照顾,要不然就靠先生裴旻教书,也带不大程暖春兄妹和自己三个小孩,须知先生教书的钱少之又少,又买了许多兵书。

    大多时候都有村人接济。

    不是所有村民都是黄狗剩和唐家傻儿子。

    人,不论在哪个世界,终究还是要一颗感恩之心。

    朱一山懂了。

    有些钦佩,“值得吗?”

    赵楚仙缓缓的轻声说了句,人活一世,总要做些傻事,事事皆精明利己,会没有朋友的,路也会越走越窄。

    朱一山讶然,半带玩笑半认真的道:“我现在有点怀疑你是异人了。”

    这番见解,一般少年真没有。

    如果赵楚仙不是异人,教他的裴先生真是个好先生。

    赵楚仙心中一跳。

    不动声色的扯开话题,起身,“我会去杀黄鳏夫。”

    朱一山按住腰间狭刀,屈指在上面弹了弹,铿锵作金玉之鸣,“你确定要动手?王仙之就在附近,等你杀了黄鳏夫,王仙之就会出现杀我们所有人,包括你和程暖春。”

    又问道:“知道为什么吗?”

    赵楚仙点头。

    如果王仙之是王仙芝,他就有杀黄巢的理由。

    怕被揭破异人身份。

    朱一山压低声音却道:“因为王仙之要杀我,他其实一直都知道东宫娘娘在怀疑他,所以他早就已经和汉武王牵桥搭线上了。”

    赵楚仙没有再说,言多必失。

    朱一山是清异司缇骑,而自己是异人,两者之间是不死不休的立场。

    对他的话谨慎听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