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九章 裴将军的剑
    是夜,赵楚仙回到道观,燃香三柱拜大殿神灵,其后回到房间,拿出裴先生送给他的那把剑,找了帕子,在烛火下细心的擦拭着剑身。http://www.chongshengxiaoshuo.com/

    这是一把很普通的长剑。

    赵楚仙对待它却如情人般温柔。

    穿越了。

    没外挂。

    如果说大唐剑圣裴旻算是外挂的话,那么这剑以及先生教的兵道,就是赵楚仙立身乱世的根本,但大多时候,赵楚仙依然处于惘然之中。

    他读书十年,也只敢说略懂兵道。

    他练剑十年,从不曾出剑杀人。

    赵楚仙甚至不知道他算不算一个儒将,也不知道他的兵道有多高,剑有多远。

    他只知道黄巢擅骑射,经历过尸山血海。

    身边又有唐家傻儿子和黄狗剩等一干心狠手辣的刁民拱卫。

    要杀黄巢很难。

    更难的是,赵楚仙暂时无法应付他自己的心魔。

    这可是杀人。

    忽然起了穿堂风,赵楚仙起身关好窗户,将长剑放好,再出门去院子里洗漱,上床,睡觉,这似乎只是一个平凡的夜晚。

    屋外风越来越大,鬼哭狼嚎。

    辗转难眠。

    大梦。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

    ……

    大风天,有人夜不眠。

    比如,跟着黄鳏夫去平江集和县城待了好几天的大齐王朝镇国大将军刘大爷,刘大爷三十来岁,正是生龙活虎的年纪。

    这几日跟着大齐陛下在山外,行事不敢张扬,憋得难受。

    此刻睡不着,索性去摸婆娘。

    哪料到性格泼辣的婆娘一巴掌将他扇开,滚。

    刘大爷懂了。

    这瓜婆娘又来了那玩意儿。

    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等着黄脸婆睡死了,刘大爷轻手轻脚的起身,披了衣衫,小心翼翼的出门,然后一溜烟跑向李寡妇的家。

    大风呼号。

    走近李寡妇的家,听着李寡妇那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的又哭又叫的声音,暗道一声不好,被人抢先了,到门口一看,顿时就想骂人。

    李寡妇在屋里又哭又叫,在她身上的那个人肯定是唐家傻儿子。

    只有他有这个能耐。

    可不曾想门口还站了个人。

    黄狗剩!

    都是大齐王朝的高官,两人见面分外尴尬,黄狗剩犹豫了下,假吧意思的说,“刘将军,要不你先?”

    刘大爷赶紧客气客气,“不急不急,你先你先。”

    黄狗剩顺势说了句好。

    空气忽然就安静了。

    一刻钟过去了,李寡妇安静下来,度日如年的黄狗剩和刘大爷心里一喜,不料等了许久没见唐家傻儿子出来,一刻钟后又响起了李寡妇的哭喊声。

    两人勃然大怒。

    唐家那个傻了吧唧的龟儿子有完没完!

    两人对视一眼。

    忍无可忍。

    弄他!

    这段日子大齐的王侯将相们呼风唤雨作威作福,心态都膨胀了,除了大齐陛下黄鳏夫,谁都不被他们放在眼里,两人直接闯进去,将唐家傻儿子从床上撵了出来……

    唐家傻儿子光着屁股站在门外,嘿嘿傻笑,从地上捡起裤子穿好,又去敲门,被黄狗剩一吼,吓了一跳,只好走向其他房子。

    在垂帘村,唐家傻儿子只怕两个人。

    一个是程二狗。

    程二狗出山去闯荡之前,有一次唐家傻儿子惹哭了程暖春,程二狗撵着追了一整座曳落山,最后在青衣江畔,将唐家傻儿子打了个半死。

    还有一个就是黄狗剩。

    黄鳏夫还没立国之时,黄狗剩就是村里游手好闲的恶霸,自打小就开始欺负唐家傻儿子,日积月累,唐家傻儿子看着黄狗剩就没了声音。

    唐家傻儿子嘿嘿傻笑着去敲另外一家门,被吼之后又去敲其他人家。

    一路敲上去。

    当然,这个时候没人敢给他开门。

    眼看便来到了山巅。

    一片废墟外立着一座小院子,只有人高的篱笆围墙防君子不防小人。

    十年前那场大火,赵楚仙和程暖春两家人的房子化为灰烬,赵楚仙索性住进了白云观,在村里人帮助下,程二哥两兄妹在原址修了个简陋小院子。

    唐家傻儿子傻笑着去敲门。

    院子里传来清脆如黄鹂的声音,“是仙哥儿吗?”

    唐家傻儿子打了个激灵。

    笑容越发灿烂。

    ……

    ……

    半夜时分,赵楚仙倏然翻身坐起,倾耳以闻,倏然头皮发麻跳了起来。

    隐约听见暖春在喊他。

    出事了!

    赵楚仙急忙起身,顾不得穿外衣,拿了剑就冲出道观,来到只隔了一座两米高台阶,直线距离不超过二十米的暖春家,想都不想翻墙而入。

    他听见了暖春的哭喊声。

    眼前一幕的让赵楚仙睚眦目裂,热血上涌。

    唐家傻儿子呵呵傻笑着将暖春逼到角落里,要不是暖春手上拿着菜刀,后果不敢想象,赵楚仙怒吼一声,“傻儿子!”

    唐家傻儿子回头,眼里倏然凶狠起来。

    他怕黄狗剩。

    但不怕赵楚仙,直接扑了过来。

    赵楚仙无暇思索,锵的一声拔剑,思绪暴怒之下,没有任何想法的全力一剑劈了下去,就似先生平日教导他练剑一般,简单直接而粗暴。

    他不认为这一剑能凑效。

    唐家傻儿子傻归傻,接近一米九两百斤左右的体重,只要这一剑砍不到要害,接下来赵楚仙就要陷入险境。

    但是——

    赵楚仙眼前骤亮。

    他看见了一片光,雪白的光。

    照亮了世界。

    角落里的程暖春张着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仿若有一片瀑流从天而落,一股令人心寒的气息在房子里激荡,空气仿佛凝滞,变得万分沉重,程暖春甚至感觉自己无法坐立,差一点就要匍匐在地,而那气息拂过肌肤之时,宛若被万千小刀在凌迟,一声清越剑鸣,敲荡着她的心弦。

    然后便见血花飞舞。

    程暖春本能的闭上了双眼,脸色发白身躯颤抖,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她看见了这一辈子最血腥的一幕:唐家傻儿子忽然就分开了。

    左右分开。

    赵楚仙愣在原地。

    不可思议。

    他练剑十年,直到先生告知身份,他才知道自己是剑圣裴旻的弟子,但就算如此,赵楚仙也并不认为自己剑道有多高。

    因为先生教的练剑方法实在是太简单了。

    但是眼前这一幕,赵楚仙不得不承认,先生裴旻,不愧为剑圣。

    赵楚仙并没想过会凑效的一剑,直接将唐家傻儿子那高大魁梧的身躯一剑两爿,肠肚心肺还有脑花与血,洒落一地。

    无比血腥。

    一剑。

    仅仅出一剑。

    倾力劈下的长剑带起剑光如屏,极快,瞬秒唐家傻儿子。

    这是先生的剑。

    亦是剑圣的剑。

    威力之大,丧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