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三章 人间有青梅
    这首诗在大骊还没出现过。https://www.25kanshu.com

    亲口说出这首诗的黄鳏夫身份昭然若揭。

    黄巢。

    也是当过皇帝的人,但也有可能是黄巢之后的人,所以知晓这首反诗。

    转念一想,应该就是黄巢本人。

    黄巢之后的人知道这首诗流传极广,说出来会暴露异人身份,而黄巢本人却不知道他这首《不第后赋菊》留名青史了,所以才敢肆无忌惮的说出来。

    不曾想一个小小的垂帘村,竟然有一位大唐剑圣,还有个反王。

    赵楚仙转身,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台阶上,手捧着兵书《大解九论》的先生,苦笑道:“他想造反,在垂帘村立国当一个山沟皇帝。”

    裴旻哂笑一声。

    那首诗倒是不错,冲天杀意之中,洋溢着雄霸天下的豪情,可惜人不灵光,山沟立国也想进取天下,怕是想多了,随口道:“会是异人?”

    不是很确定。

    因大骊也有一座大城名叫长安。

    赵楚仙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

    裴旻却是自言自语,并没有问赵楚仙,将兵书握在手上负于身后,正色教诲道:“做人一生,当正身立本,走不得捷径,须知这上天下地之间,自有青碧正气恢弘大道,凡事多预且虑,世间万物有其规,顺势逆势一念间,明辨自身以适潮流,终得一日乘青云,观览大道正气,此为君子立身。”

    本打算过几日下山,既然大骊天子已驾崩,估计外面局势很乱,裴旻决定尽早下山,看能否找到心中那首贞观长歌。

    也算是对赵楚仙的历练。

    可以让他试着独立应付事情,他要成长,总不能一直萌荫在自己翼下。

    赵楚仙躬身:“学生受教。”

    决意暂时不去理这件事,既然大骊那位病秧天子已经挂了,异人也罢,大骊土著也好,要想于乱世立身,需强大自我。

    看书看书!

    待先生出了道观去山脚下的私塾,赵楚仙拿出一大堆的兵书,努力让自己沉浸兵谋将略之中。

    晌午时分,淅淅沥沥下起了濛濛细雨,一柄油纸伞在雨帘里从远而近,撑伞的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十一二岁的模样,一身雪白长裙,同龄人中算是高挑的小身板已有些小妖娆的身段,梳着元宝髻,五官乖巧尚有婴儿肥,眉宇间隐有美人胚子,大大的眼眸在长长的睫毛下一如湖泊。

    纯净宁谧。

    提着篮子走入道观,脆生生的声音尚有稚气,招手喊道:“仙哥儿,吃饭啦。”

    赵楚仙脸上涌起温暖笑意。

    无论在那个世界,孤独的人都会报团取暖,他和程暖春就是如此,十年前的一场大火,比邻的两家人只有三个孩子活了下来,他,程暖春和程二狗。

    二狗前年去了山外闯荡,他要给妹妹程暖春闯一个未来。

    暖春,是裴旻取的。

    本名程青梅。

    赵楚仙放下兵书,接过篮子,将饭菜端到书桌上,安静的吃着,虽然只有小葱拌豆腐和山蕨炒腊肉两个菜,但却吃得细致而认真。

    他很珍惜活着的幸福。

    小姑娘坐在门槛上,双手支肘撑着脸蛋,丑乖丑乖的看着,吃吃的笑着说:“仙哥儿你知不知道,黄鳏夫这两天带着人成群结队的上蹿下跳,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弄得村里人心惶惶,听说黄鳏夫半夜还去敲了李寡妇的门。”

    又道:“人心惶惶,我用得对吧?”

    赵楚仙微微一乐,“对,可惜暖春你是个女孩子,要不然去参加科举,肯定要高中,成为自古以来的第一个女状元。”

    小姑娘便笑,睫毛弯弯眼睛眨啊眨。

    赵楚仙慢条斯理的将饭吃完,干干净净,小姑娘呵呵直乐,说和狗舔了的一样呀,赵楚仙莞尔,正是长个的时候,胃口好。

    收拾好碗筷,细雨骤停。

    饭后不宜运动,赵楚仙斜斜倚在椅子上,以手枕头,望着乌云浮游的天穹,轻声说:“暖春,你想过去山外的世界看看吗?”

    小姑娘嗯嗯点头,“平江集吗。”

    沿着青衣江畔那条挂在山间的小路走四五十里,在关口处有一座临江的小集市,垂帘村人只有逢年过节时才会去,大多时候一年能去两三次。

    赵楚仙摇头,“我是说比平江集更远的外面。”

    小姑娘哦了一声,摇头。

    不去。

    前年二狗哥出山去闯荡的时候,村里老人到家里来劝他,七嘴八舌说山外的世界是很危险,小姑娘在一旁听得心惊胆战。

    赵楚仙沉默了一阵,“我想去看看。”

    山外的世界很精彩。

    小姑娘不说话了,情绪黯然。

    二狗哥走了,如今连仙哥儿也要离开自己了么。

    赵楚仙没注意到小姑娘的异常,望着窗外山间流云如海河,心在sao动,“再等三年,我也要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经历过灯火辉煌的俗世繁华,哪能承受垂帘村的寒凉。

    我也曾跨东风骑白马,我也曾天上人间叱咤。

    来到这风雨大骊,虽有秦皇汉武等众多的千古君王在前,但我赵楚仙也想数一数fengliu人物,看看这乱世之中,谁会是那最后的一代天骄。

    小姑娘哦了一声。

    起身,“我去私塾读书了。”

    提着篮子,撑着油纸伞走向山下。

    赵楚仙目视着那一朵花,看它在之字形的山路上或隐或现,细雨后青山愈发葱翠,烟幕朦胧中,山间小花如画。

    暖了人心,晴了人间。

    待那朵小花消失在山腰处,赵楚仙喝了口水,继续看书。

    眼看天色渐晚,赵楚仙收拾了书房,出门前想了想,又回到书房去拿了本《大解九论》,这才下山去私塾和先生、程暖春一起吃晚饭。

    傍晚时分,田间无人劳作。

    一辈子面朝大山背朝天的垂帘村人,不劳作时,闲汉子懒婆娘们聚集在山脚下晒场旁边的杨柳树荫里,借着林荫乘凉,插科打诨度着炎热时光。

    说着东家长西家短的琐事,又或用荤段子撩sao着那些懒散婆娘孤身寡妇。

    赵楚仙路过晒场,讶然发现今日无人。

    人去哪里了?

    旋即恍然,估摸着是因为黄鳏夫的事情,大家不太敢聚集在一起,总有些人守着安稳日子,不愿意跟着黄鳏夫冒这杀头的险。

    私塾里传出阵阵读书声。

    还不到放学时候,先生裴旻在私塾里教导孩子读书,赵楚仙懒散的来到私塾外,找了个杨柳树荫下,继续看兵书《大解九论》。

    先生说的有道理。

    乱世了嘛……

    多懂一点兵道不会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