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帝王序列 > 第二章 我花开后百花杀,满城尽带黄金甲
    何谓异人?

    这是大骊官方极为保密的说法,专指那些本不该属于这个天下的人,比如北境秦王、燕王、汉王和宋王四位藩王,皆是官方在册的异人。http://www.pv61.com/

    大骊官方对异人的态度极为坚决,为我用者可活,不为我用者皆杀,然而这四位拥兵自重,大骊虽知他们是异人也无可奈何。

    但一般的异人没这么好运。

    早在十年前,新帝登基便身体染恙,于是暂时辅政的东宫娘娘提议,朝中数位宰辅附议,户部拨钱,兵部、刑部、吏部全力支持,大骊组建特殊机构清异司,地位和权柄极高,皇权特许先斩后奏,职差只有一件事:侦缉、捉拿,或者处死大骊境内除四位藩王以外的所有异人。

    不论异人是谁。

    赵楚仙面色平静,心中却波澜起伏山崩海裂。

    此间天下妖孽,毕竟有秦皇汉武明成祖再加上一个宋孝宗,说不准暗地里还有个大魔导师在满世界的寻找阴丽华。

    如此之多千古君王齐聚的天下,大概是所有人做梦都不敢去想象的世界。

    但那些人赵楚仙没见过,只存在于传闻中。

    不曾想,教自己兵道、练剑的先生,竟然就是一名异人,而且他的名字如雷贯耳,很难让人忽略他曾经的辉煌。

    裴旻。

    大唐三绝之一,一日射虎三十一只的裴将军。

    剑圣。

    难怪,先生说他兵道不如兵仙和军神。

    因为确实有差距。

    难怪,先生说他还有个弟子在剑道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更厉害的是喝酒写诗。

    因为那个弟子有个惊艳岁月的名字:李白。

    诗酒剑三仙的李白!

    此情此景,赵楚仙真想告诉先生,我也是异人。

    可惜赵楚仙不敢说。

    裴旻敢说,因为他是大唐剑圣,就算清异司的缇骑找到垂帘村来,他仗剑便可杀出重围。

    赵楚仙呢?

    虽可仗剑,但必然被杀。

    裴昱见赵楚仙不说话,以为他在害怕,笑道:“垂帘村与世隔绝,是个异人藏身的好地方,没准垂帘村还有异人存在。不过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害你,与你说这些,是因为再过几日,我便要下山一段时间,去寻找贞观盛世的歌者。”

    有秦皇汉武的大骊,为何不见唐宗唱贞观?

    赵楚仙不知说什么好。

    感情您还觉得这天下不够乱,秦皇汉武明成祖,再来一个唐太宗,大骊的开国太祖是造了什么孽,炸了多少敬老院,才会让子孙后人面对这样一群天骄。

    轻声说先生您不在时,我依然会好好看书练剑,决不懈怠,争取将来能做一个沙场无双之将。

    裴旻授兵道……呃,这个貌似有点尴尬。

    但是剑圣授剑,傻子才不练。

    裴旻回观后,赵楚仙依然回味在震撼中,直到有人来到道观前才悚然惊醒,是住在山脚下的老鳏夫,姓黄,具体叫什么名字,赵楚仙不清楚。

    前几日在江畔,黄鳏夫为了在李寡妇面前展示他老当益壮还可以一战的夕阳豪情,非要横渡山下那条青衣江,不曾想被淹了个半死,差点一命呜呼。

    今儿穿的人模狗样,一身青色长衫,修剪边幅后整个人显得干净清爽,别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老鳏夫竟有点狂傲气质,又带着丝丝儒气,问道:“仙哥儿,你家先生呢。”

    赵楚仙答道:“观里。”

    黄鳏夫哦了一声,望了一眼道观里面,没见着裴先生,这才放下心来,他本就是为找赵楚仙而来,笑道:“正好,我有个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赵楚仙讶然不解,这老鳏夫能有什么事情和自己商量,“没心情。”

    黄鳏夫脸一黑,“别给脸不要脸哈。”

    赵楚仙不想理他,起身欲回道观,却被黄鳏夫一句话给惊得站在原地:“仙哥儿,垂帘村闭塞于群山之间,不与外界通人烟,昨几日我去赶集,听人说当今大骊的病秧天子驾崩了,外面已经天翻地覆呈乱世之局,所以我来给你送个好事,想不想当个开国功臣?”

    开国功臣?

    赵楚仙看着黄鳏夫,暗暗诧异,黄鳏夫个大字不识的人,什么时候说话这么有条有理了,不明真相的还以为他是读书人。

    不动声色,“怎么着,要带我去从军?”

    黄鳏夫大袖一挥,颇为不屑,“从什么军,也不看看外面是什么世界,北境秦王、汉王两大藩王即将逐鹿天下,一般人跑去送死么,我的意思是,咱垂帘村与世隔绝,我和一些人商量了,打算自立为王,仙哥儿你若是有意,我可以给你封公拜候,毕竟你是咱村少有的读书人。”

    赵楚仙懵逼,感情这黄鳏夫是想当个山沟皇帝。

    先生说了封公拜候,结果这么快就来了。

    不动声色,“那我能做什么?”

    黄鳏夫哈哈一乐,以为赵楚仙意动了,笑道:“我想了很久,立国嘛,不该有个皇宫?白云观在曳落山巅,符合天子气度,所以我想把白云观改建成皇宫。白云观是你家的,若是你愿意让出白云观,我可以封你做我的宰相。”

    赵楚仙:“……”

    想了想,“老鳏夫你可莫开玩笑,造反可是杀头的事情。”

    黄鳏夫大气磅礴的笑起来,“杀头?谁来杀,现在大骊自顾不暇,病秧天子已死,外面即将是群雄并起的乱世,我们垂帘村地处群山之间,山高皇帝远,历来自给自足。乱世之中,我若立国,可以吸纳四方的散兵游勇,逐渐壮大,到时候便可走出这漭漭群山,去从众多藩王手中分一杯羹。”

    赵楚仙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大的野心!”

    黄鳏夫冷笑,“话已经给你说明,今日这事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实话给你说,不仅我几个亲兄弟愿意一起,村里其他人我也拢聚了数十,若不是看在你爹娘的面子上,我根本不用和你商量。”

    赵楚仙信他才有鬼。

    黄鳏夫应该是忌惮先生裴旻,毕竟先生自十年前来到垂帘村后,一直兼任着村里私塾的教书先生,有那么一丁点的名望。

    何况先生历来佩剑,英姿勃发,一看就是个擅打架的人。

    所以黄鳏夫一直在暗中拉拢人,直到今日才找上白云观,欲要靠人多力量大来抢占白云观,话说,先生是裴旻,在他面前,人多力量不一定大。

    思忖半晌,“我若是不同意,你是不是就要强抢白云观?”

    黄鳏夫冷笑一声。

    赵楚仙可怜的看着他摇头道:“黄鳏夫,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你有野心,但绝对不要以为可以把玩他人,我若活着一日,谁也别想从我手中抢走白云观。”

    黄鳏夫哈哈大笑,“就凭你?”

    又道:“我给你三日时间思考,三日之后,你若是同意,我还可以给你封个高官,你若是不同意,休怪我不客气!”

    赵楚仙讽笑,“进取天下,就凭你?”

    黄鳏夫不欲和赵楚仙作口舌之辩,转身龙骧虎步意气风华的离去,声音远远飘来:“我为何就不行?这不怪你,毕竟只是个鼠目寸光的乡野愚民。如今天下即将乱世烽烟,就算我起点不入北境秦王高,但只要抓住机会,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便有那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赵楚仙:“……”

    又一次懵逼。

    什么状况,今天着邪了么。

    先来一个大唐剑圣。

    又来个吃人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