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最强最贱掌门 > 614:求道之心
    弟子们前脚一走,李朝顿时觉得房子变得空旷起来,而且平时热闹惯了的,现在一下子没了人,多少是有些寂寞,特别是像李朝这样加起来活了数百岁的老人来说,这是显得特别难受的。

    李朝捉摸着其在家里和莫晓佳大眼瞪小眼,倒不如出门逛一逛的想法,推着莫小佳的轮椅就来到稀稀散散的街道上。

    这不出门还好,一出门周围就传来了惊讶和诧异的目光,以李朝和莫小佳的听力,周围的话更是一字不漏的传进耳朵里。

    “快看,快看,活神仙出来了......”

    “咦,我还以为神仙有什么不一样的呢,这一看也没啥啊,还不是一个胖子.....”

    “喂喂喂,别瞎说话,当心神仙听到了......”

    “不会吧,我这么小的声音,怎么可能听到......”

    “你丫的,人家是神仙,怎么可能听不到,听我兄弟说神仙前两天还带人冲进城市中心弄了不少资源,那些丧尸在神仙眼里就是个豆腐,就你这样的,他一根手指都能捏死你,还是不要乱说话了......”

    “......”

    莫小佳很清楚李朝的性格,生平最恨被人叫胖子,知道自己这师傅现在是不开心了,不由得看着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李朝,说道:“师傅,一群凡人乱嚼舌根而已,不必那么介意的。”

    李朝回过神,眯起了双眼笑了笑,却没有回答,但莫小佳怎么看李朝都能从李朝的笑声中感到一股莫名的心寒。

    “刷刷——”

    果然,莫小佳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就感觉一股浪流的涌动从身边闪过,那群嚼舌根的几个人纷纷跪倒在地上,表情痛苦的大呼小叫起来。

    莫小佳嘴角一阵抽搐,盯着李朝道:“师傅,,,,,,”

    李朝又米勒眯眼,像没事人一般回过头来看着莫小佳:“怎么,有事么?”

    “没有,没有,,,,,,”莫小佳连连摇头,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师傅果然是不能得罪的啊。

    “哈哈,没想到活神仙也是性情中人啊!”

    人未到,声音先到,等到人到的时候,李朝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

    王成这个老神棍看上去意气风发了不少,不但衣着上整洁干净多了,而且就连胡子也刮的干干净净,身后跟着几个正规的人。

    李朝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一种感觉,不管怎么看还是之前那个不修边幅的王成要顺眼的多,所以眯了眯眼调头就走。

    “额,玄首,等等我啊!”

    但凡有点灵根的人都知道修道不易,作为无神论的这个世界更是难上加难,所以李朝的存在对于王成来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不然王成又怎么会大老远跟着李朝来到这个山沟沟里,所以连忙屁颠屁颠的跟了过去。

    “玄首啊,就当我说错话了,你也不用走这么快吧!”

    李朝停下脚步,眼睛还在半眯着看着王成:“升官了?”

    王成苦笑着摇头回答李朝:“他们成立一个特别机动部队让我做主,人随我用,哎,选来选去也就这三个人有点资质。”

    李朝眯着眼朝着王成身后的三人看了过去,三个都是十八、九岁的小伙子。

    也正如王成所说的那样,如果是跟整个基地的人相比,这三个的确可以可以说是最好的,但如果放在其他地方,那就是在普通不过的了,毕竟基地人口太少,自给自足都成问题,要想选出优秀的人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对于学茅山术的人来说,条件上没什么要求,但要练的好,作长远来看必须挑选年轻人,而且这三人更是阳气比较旺盛,又是童子之身,由此可见基地方面和王成方面似乎达成什么协议,不然以为王成那自由散漫的性格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屈服于他人。

    李朝又眯了眯眼,问道:“如果你想做的话早就做了,也不用等到现在吧,他们究竟有什么能吸引你的?”

    王成脸上浮现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笑意,就像发现金矿似的看着李朝:“玄首啊,你可不能过河拆桥啊,我肯来是因为你,其实我要求也不高,玄首那天得空,那天就指点我一、两招就行。”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虽然王成在李朝眼里和渣渣没什么区别,但李朝却忽略了一点,在王成眼里自己就是一块大宝藏。

    “......”

    李朝一阵沉默,刚想着要开口拒绝,可是王成似乎并不给李朝机会:“咳咳,玄首,您老人家呢也别忙着拒绝我,从小我爸就教我,我们修道之人的最终极目标就是修成大道,只不过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我爷爷爷爷的爷爷的那辈不知发生什么事,修道变成了捉妖,这才有了茅山......”

    李朝淡然的看着王成,想知道王成会怎么说服自己:“嗯哼?然后捏......”

    王成继续解释道:“大道三千,最后终究只有一条路,每个修道之人都想修成正果,我爸爸,我爷爷,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不会,我自然也是不会的,人嘛,越是不会就越想要去追寻,本来我是觉得没什么指望了,但你却出现了......”

    “你觉得我应该教你?”李朝反问。

    王成突然认真起来,继续回答李朝道:“我知道我们处于不同的世界,玄首你怕影响这个世界的历史进程,但是我并没有要求你给予我什么,只不过指点一两句而已,能不能学会最后不是还得靠我自己么,这样也不算改变吧,以我的修为,只能够保证正规军偏安一方,要想更进一步,就需要更强大的力量,况且玄首你也不希望看到这个世界真的被灭亡吧。”

    不得不说,正规军里没有人能看透李朝这点小心思,毕竟隔行如隔山,但同为修道的王成却很明白这一点,如果不是极恶的修道之人,那么都一定会有悲天悯人的心,而且综合李朝之前所做的事来看,李朝不过是嘴硬心软,对于正规军一直都是嘴上不帮忙,但该做的还是都做了。

    李朝眯着眼笑了:“你小子是在这等着将我一军呢?”

    王成也跟着笑了:“那你答应还是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