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山海八荒录 > 第二十五章 渔村心死受辱(上)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临海郡,章安县,回浦村。https://www.25kanshu.com

    “燕施主,你该吃点东西了。”

    慧远端着缺口的陶碗,走到床边,轻轻吹了吹鱼汤上冒着的热气。

    清晨的海风摇晃着悬挂的船桨,从污浊发黑的木板窗缝里“呼呼”挤进来,吹得灶头上的铁皮水铫子“咣当咣当”抖个不停。

    窗外是灰蓝色的天空,海浪拍岸,卷起白色的浪沫。泥沙滩上,错落停靠着一只只小渔船。几棵孤零零的矮树在海风中轻摆,树干之间系着麻绳,绳上挂晒着几张渔网。

    燕击浪仰躺在单薄的木板床上,胸前盖着泛潮的薄毯子。他面颊瘦得凹陷,皮紧紧贴住颧骨,须发蓬乱,目光呆滞地望着天花板,眼珠子一动不动。若非他还有细微绵长的鼻息,简直与死人无异。

    慧远一只手托住燕击浪的后背,扶他起身,另一只手将鱼汤碗凑到他面前。

    燕击浪面无表情,也不动嘴。慧远叹了口气,伸指轻点燕击浪的喉头,稍一发劲,逼得他张开嘴巴。慧远一点点喂下鱼汤,手掌依次按过燕击浪的颈部、胸、背各处穴道,令他可以顺利吞咽。

    燕击浪也不反抗,始终沉默无语,仿佛一具逆来顺受的尸体。

    慧远扶着燕击浪躺下来,劝说道:“燕施主,宁姑娘已经死了。她拼了自己的性命救你,你要是不想活,岂不是辜负了宁姑娘的心意,让她白白牺牲?”

    燕击浪仍旧呆若木鸡,一声不吭。慧远又劝了几句,盘坐在床边,开始低声念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他的诵经声十分干净,温和里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燕击浪任由慧远念经,连根手指都不曾动弹一下。

    慧远足足念了一个时辰的经文,直到日上三竿,才停下来道:“燕施主,我要去干活了,你好好休息。燕施主,你不为宁姑娘着想,也要为其他人想一想。你有兄弟姐妹吗?你的双亲尚在吗?你的朋友呢?你一死了之很容易,可曾想过他们的悲痛欲绝,正如今日的你一样。”

    燕击浪的眼珠微微转动了一下,又恢复了木然的神情。慧远起身,双手合十对燕击浪躬身一礼,走出屋子。

    这是一座渔村,坐落着百来户人家,平日都以捕鱼为生。几个皮肤黝黑的老船夫坐在海滩上,一边刮去渔船底部黏附的藤壶和贝壳,一边拿着锤子、木板,敲打修补渔船。

    十来个渔妇拿着针、绳,正在织补渔网,瞧见慧远来了,纷纷热情地向他招呼:“小贾来了啊。”“你爹咋样了?病好点了不?”“快过来,帮婶子搭把手!”

    时隔经月,慧远的头皮早已长出了一截青茬,不再是光头和尚的模样。道门正在满世界追杀燕击浪,慧远不敢暴露身份,于是用了自己俗家的姓,对外宣称燕击浪是他父亲,患病流落至此。

    慧远身无分文,便帮这些渔妇一起织补渔网,打打下手。他不要银钱,只是讨些隔夜的粥汤,手底勤快,人又老实本分,村子里的人甚是喜欢他。

    “翁婶好,张大姐,王嫂……”慧远红着脸,一一回应,避开几双火辣辣的目光。他脸皮子薄,长得白净,说话的声音也温柔,村里胆大的寡妇都喜欢拿他打趣,说几句荤话,瞧着他满脸涨成猪肝色,随后哄堂大笑。

    慧远拿起一张破渔网,接过渔妇递来的鱼骨针,手脚熟络地开始缝补。他的手指极为灵巧,动作飞快轻盈,惹来一片啧啧赞叹声。

    “小贾,你爹的病拖了不少天,过会儿我带你去北边的海神庙拜一拜,求海神娘娘保佑他却灾祛病……”

    “嘻嘻,我看给小贾张罗一个媳妇,为他爹冲冲喜最好。小贾,你看我怎么样?”

    “滚一边去,你个浪蹄子都能当小贾他娘了。”

    “你们懂啥?老女人最晓得疼人了,小贾你说是不是?

    慧远红着脸不敢搭话,补完渔网又主动帮老渔民敲板补船,双手一直没停过。

    远处,一个躺着晒太阳的闲汉瞅了慧远一阵子,趁人不注意,径直走开,偷偷摸摸来到慧远的住处。

    这本是村民堆放破损渔具的杂物房,用海泥、砂子和螺壳混合在一起砌成。慧远来了以后动手修缮,屋顶覆盖茅草,压上礁石,用大捆树枝搭了一扇简陋的柴门。

    闲汉四下里瞅了瞅,一把推开柴门,蹑手蹑脚走到燕击浪床边。一不小心碰倒了铁皮水铫子,“咣当”一声摔在地上,吓了他一大跳。

    燕击浪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木讷无神地望着屋顶,仿佛没有看到外人闯入。

    闲汉禁不住心里发毛,这家伙不会是个死人吧?“哎!兄弟?”闲汉咳嗽一声,声音发颤地吆喝了一句。他叫二鱼籽,整天游手好闲,偷鸡摸狗,是村里出了名的惫懒汉。

    燕击浪闻所未闻,一如泥塑木雕。

    “哎,大爷叫你呢,醒醒!”二鱼籽踢了一记床脚,木板床发出刺耳的“嘎吱”声,摇晃了一下,床上的燕击浪也跟着晃了一下。

    不会真死了吧?二鱼籽呆了呆,手心凑到对方鼻孔前,隔了一会儿,才感到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他瞧瞧四面无人,赶紧伸手揣入燕击浪的衣衫,大肆掏摸一番,瞧瞧有没有什么值钱的物什。

    燕击浪躺在床上,毫无反应。

    “是个穷鬼!”二鱼籽不干不净地骂了几句,悻悻抽出手,“真他娘的晦气,摸了穷鬼,越摸越穷!老东西居然比大爷我还穷,有没有天理了?”

    燕击浪还是一动不动。

    二鱼籽略一犹豫,一把揪起燕击浪的衣领:“银钱藏哪了?老实点交出来!呔,大爷在和你说话!他娘的,说话啊,你穷得连屁都放不出一个了?这是瞧不起你二鱼籽大爷吗?”他左手高高抡起,作势要打燕击浪。

    燕击浪眼珠子转了一下,二鱼籽心里一虚,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去。

    数息过后,燕击浪兀自在床上僵卧不动。

    “他娘的,你敢吓唬你大爷?”二鱼籽恼羞成怒,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揪住燕击浪的衣襟,对着他的脸猛扇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燕击浪的脸还未见红,二鱼籽的手倒是迅速肿起来,像红亮的猪尿泡,疼得他哇哇乱叫。

    邪门了!这穷鬼的脸比石头还硬?我这是撞了邪,还是海神娘娘要罚我?二鱼籽虽受村民嫌厌,但也没干过此等欺凌老弱的恶事,心里难免有些害怕。脚下挪动,他转身往外跑。

    光线骤然一暗,一道孤崖般挺直的身影挡在柴门前,瞧不清面目,此人仿佛笼罩在迷雾里,唯有目光威如雷电,令人心惊胆颤。

    (https://.bqkan./54_54106/606702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