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天书志异 > 第三百七十三章(天书结局)
    洛萧冥转过轮椅,在这片白色的天地里,他就像真正的天域之神一般,对大战之后的所有人下着指令。

    “长孙庄主。”

    即便是面对钟阳道长都表现的不屑的长孙兴在听到洛萧冥的声音后,他立即站了出来,躬身倾听道:“洛前辈!”首发

    洛萧冥道:“这些人中,你是长辈,你们长孙家更是中原的一大势力……今日就请你以中原代表的身份,来做个见证吧。”

    “洛前辈请吩咐。”

    洛萧冥淡淡一笑,他侧目看着身后的子辛大祭司道:“大祭司,这位是中原长孙家的长孙庄主,当年的陈河之母就是出自长孙家。”

    提起陈河,子辛目露凝重神色,那位传奇人物可谓是名声震动整个天下啊。他以族中大礼向长孙兴招呼道:“长孙族长,久仰!”

    长孙兴心连忙回礼,但是心中却是为自己莫名参和到天域之事而担忧。

    洛萧冥让这二人招呼打完,才开口道:“长孙庄主,今日之战后,我天域洛家便不再为世人镇守天域了,而作为昔日昆仑罪族中的商族一脉,从今往后,也不用再困于昆仑之中,而是进入中原,与中原各方共存!”

    长孙兴点头道:“中原海纳百川,商族进入中原,我等自当欢迎。”

    “的确,中原自古以来便是以博大胸怀雄于世界……可若是有外人侵犯呢?”

    长孙兴闻声,稍有斟酌,片刻后,他抬起头不卑不亢道:“必当是虽远必诛!”

    “好!”洛萧冥豪情喝彩,转身又是问子辛大祭司道:“大祭司可听明白了?”

    子辛低下头颅,应允道:“商族本就出自中原,回归中原后,必当是与中原同生共死!”

    “那就好……如此,便都散了去吧!”

    ……

    公元1424年八月,永乐帝北征大漠,在班师凯旋途中,于榆木川突然病逝。同年,永乐帝长子朱高炽于紫禁城登基,次年改年号为洪熙。

    公元1425年五月,朱高炽因病离世,之后由其长子朱瞻基继承帝位,年号宣德。

    就在朱瞻基继位不久,东岳剑阁之总舵主欧阳也于泰山之中病逝,葬礼之后,没过多久,剑阁三大阁遵照欧阳舵主之令,从东岳离去,退隐世间。

    在剑阁隐世之际,蜀中群山之际,洛枫接到了欧阳舵主去世之前写给他的一封信。

    洛枫摊开信,上面却只有一句话:“天法三层,神族归来!”

    洛枫小声念叨着信中的文字,神色之间若有所思。等他回过神来时,外面竟已然夜深。

    恰逢此时,屋外苏岚推门进来,对其责备道:“方才晚饭时,喊你好些声,也不知你在忙些什么,害外公在饭桌前等了你好长时间。”

    洛枫听着苏岚责怪的言辞,目光却是看着她手中端着饭菜的托盘,痴痴发笑。

    此刻的苏岚已然是一副妇人打扮。在当年天域大战之后,她便与洛枫回到蜀中成了亲。当年有情人,如今终于是成了眷属啊!

    一番唠叨完,苏岚抬起目光,看见洛枫的一脸痴笑时,眉目之间竟忽然含羞。

    洛枫不禁一笑,然后起身接过苏岚手中嗯饭菜,道:“最近出了不少事情……虽说我已不管江湖纷争,可是欧阳舵主毕竟与我们有恩啊!”

    一提起欧阳舵主,苏岚的目光不禁一黯,道:“唉,剑阁可是天下第一大门派,怎么欧阳舵主刚一去世,就出了这样的事情呢?”

    洛枫摇了摇头,没有将话接下去,但是心里确实十分的凝重。那一封信,明明只有八个字,但是洛枫却是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忌惮!

    能让欧阳舵主忌惮的,肯定非同寻常,更何况,在写完写封信不久,欧阳舵主就突然离世,这送信人过来时,更是命悬一线,其中重重疑云,让洛枫脊背有些发寒啊。

    “好了,不说这些了……对了,外公呢?”

    苏岚答道:“外公已经睡了,乔姐姐还在厨房忙着呢,你自己快些吃了这些,我得去厨房帮着乔姐姐了。”

    洛枫点头,当年天域一战之后,自己这些年不知道幸福了多少。他握着苏岚的手,正要说些煽情的话,脑中却不知怎的,忽然想到了一些什么。

    “哎,流香和小瀛呢?”

    ……

    蜀中山林,万木丛生,到了晚上之时,其山路上漆黑一片,在加上野兽横行,即便是熟悉山林的猎人山夫,也不敢在这样的夜色里出行。

    可偏偏就是在这样的山林里,有一个一身青衫的美丽妇人和一个看起来仅四五岁大小的孩童,在这山里以轻功追逐前行。

    说是轻功,其实有些夸大,毕竟那孩童年纪幼小,即便是施展轻功,但也比跑快不了多少。

    反倒是那妇人,为了照顾孩童,一路上闲庭漫步,但是始终是在前面与孩童有这距离的。

    山路崎岖,孩童体力有限,一路轻功跑来,早已经是气喘吁吁了,只听边跑边喊道:“二娘,你等等我!”

    妇人站在前头,回头看着孩童,笑着道:“怎么,这么快就没力气了吗?不是说要比比咱两谁先到山上吗?”

    孩童停下来,扶着膝盖,大口喘气道:“二娘,我实在是没力气了。”

    妇人靠在树干上,似有可惜的说道:“这样啊,那没办法了,我只能先行一步了……等你到山顶的时候,恐怕那时候我已经把山上藏的美酒给喝完了吧。”

    妇人一说完,孩童两眼顿时发急,刚才已经力竭的他此刻却是充满力气,没过几步,便已经先妇人一步跑向山顶去,边跑还边喊道:“二娘,那酒还是我偷我娘的银子买的,绝不能让你一个人喝了。”

    妇人笑了笑,然后跟着孩童,二人一前一后,在这山上却也是乐趣融融。

    还没过多久,妇人闲散的脸色忽然一变,只见她脚下一蹬,瞬间追上孩童,让后将他抱起,一同往树丛中藏去。

    孩童惊愕,刚喊道:“二娘……”

    妇人却已掩住他的嘴,小声道:“莫要出声,有人!”

    闻声,孩童不但没有露出胆怯之意,反倒是眼中暗藏兴奋,这让妇人不禁有些失笑,自己平常总是和他讲些自己当年行走江湖的事情,这孩童早已是憧憬万分,此刻身临其中,能不兴奋。

    树叶丛中,孩童的目光四处探望。果然,没过一会儿,目光的尽头隐隐约约的有几个人追赶过来。

    其中,跑在最前面的乃是一位身着道服的少年,从脚下功力来看,这少年的内功确实不错,但是看在妇人的眼里,却是有些别扭,奈何夜色太黑,其中问题妇人一时半会但也说不清,只是看着少年背后的巨剑,让她隐约有些熟悉。

    在少年之后追杀的,乃是两个背负黑色匣子的斗篷人。单从气势上来看,这二人杀气凛凛,而且在追赶之中,还时不时的从黑匣中发出各种暗器。

    看见这一幕,躲在暗中的孩童不禁升起了好奇之心,他小声问身边的妇人道:“二娘,那些人是什么人,怎么身后的匣子那般古怪?”

    妇人冷哼道:“黑道唐门之人,明明知道这里乃是我们洛家的地盘,唐门的人也敢冲进来……哼!”

    孩童一听妇人的语气,顿时明白了什么,他兴奋的看着妇人道:“二娘,你这是要路见不平了吗?”

    妇人看着孩童,轻轻一笑,道:“在此待着别动,你要是敢跟过来,我就把你偷她钱买酒的事情告诉她。”

    孩童脸色顿时苦道:“二娘……好吧,我不跟你出去就是了。”

    听孩童说罢,妇人嘴角一扬,然后右手从腰间摸出一柄三尺长的翠色长尺,蹬脚冲出树丛,于空中划下一道寒气,将那少年身后的两个唐门之人给拦住。

    少年感到身后异动,不禁回头,看到妇人背影时,他顿时大喜道:“流香姐姐!”

    闻声,水流香回过头看了少年一眼,然后有些打趣着道:“小道言,你的武功可没有这么低啊,竟然被两个唐门的人追成这样?”

    这少年正是当年的小道士常道言,当年天域一战之后,小道士曾来蜀中找过钟沐云,后来便与水流香未曾见过,想不到今日再见时,却是这副狼狈模样。

    那两个唐门之人被水流香拦住时,心里还有些怒气,此刻听到这二人对话时,却是大吃一惊:“你是东海水流香?”

    水流香暂放下与常道言的对话,然后看着那两个唐门之人,冷笑着道:“既然知道我水流香的名号,那就该知道这里乃是洛家的地盘,二位深夜在此行凶,可是要与我洛家宣战?”

    当今天下唯一两大剑魂高手!

    洛枫!水流香?

    想不到今日这么凑巧,竟然就碰上了!!

    两个唐门之人有些发怔,这时,水流香却已经再一次发话道:“二位还不走,是想试试我手中的霖云尺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