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一四六七章 乔巴山(再续)
    感谢书友tiger1103、1314201709、黄金24k朗逸、妮妮丫、九ri峰119、080708224745865投票支持!感谢书友股票cāo盘手、榕哥、邀风共舞、家乡明月、blackblood1 、刀剑如诗、死人大头打赏100起点币!

    >

    聚餐的时候,总是张罗饭菜的人吃在最后。刘一民命苦,又一心想给乔巴山营造一种家的感觉,就只好亲自动手烧烤了。这一坐下,刘一民也不客气了,两只手都动作开了,抓着长长的大羊肉串子,呼呼哧哧就吃开了。

    乔巴山这才有机会细细地打量刘一民,剑眉星目、鼻若悬胆,脸sè晶莹如玉,忍不住心里就叫了声好,觉得比传说中的形象更加英俊,看上去真的就象过去中国商人送到大草原上去的年画中的人物一样,威严庄重中透出一种那种饱学宿儒才有的和煦和洒脱。

    乔巴山心里就纳闷,传说中刘一民一身武功神鬼莫测,又胸藏锦绣,是一个让ri军提起来就魂飞胆丧的人物,怎么看上去没有一点凶神恶煞的样子,倒象是个令人一见就感觉很亲切的汉人读书人呢?

    刘一民吃好后,喝了一杯啤酒,这才去走回楼内洗漱了一下,重新回到草坪上的桌子旁坐下,拿出香烟和火柴,点上一根烟,美滋滋地吸了几口,这才微笑着说到:“乔巴山同志,行了,别再这样目不转睛地打量我了。你又不是蒙古美女,这样看我。我身上会起鸡皮疙瘩的!”

    陈云等人一下就笑开了。

    给刘一民和乔巴山担任翻译的,是蒙古族杰出的新闻工作者萨空了。他原是北大学生,从1927年开始从事新闻工作,当过编辑、总编辑、教授、报社经理。是我军攻占上海时从香港救出来的文化名流中的一员。到山东后他没有回大后方,而是一直随我军行动,在大众ri报社工作。这次随大军北进东北,在沈阳、长chun参与接受ri伪报刊工作。因为刘一民要会见乔巴山,而乔巴山不通汉语,刘一民不会说蒙语,就请萨空了来担任翻译。

    事实上。乔巴山不是完全不通汉语。他小的时候,外蒙地区有10万汉人,当时的官方用语是蒙语和汉语通行,乔巴山应该是粗通汉语。只不过他主政蒙古后,一心推行去中国化,不要说不允许蒙古人说汉语了,连原来的蒙古文字他都不愿意要了,蒙古被ri军侵占前。他正组织人依据斯拉夫文字拼音字母创造新的蒙古文字,准备搞一套全新的蒙古文字呢!

    刘一民这话说的太幽默、太风趣,萨空了翻译的时候自己都说一脸笑容。

    乔巴山听完翻译。楞了一下,咧嘴一笑,突然也冒出了一句让刘一民想不到的话:“刘司令员正是年轻雄壮的时候,应该到草原去,找几个美丽健壮的草原美女做老婆。你们汉人女子长的漂亮、水灵,但太柔弱,经不起你这样的英雄汉子折腾!”

    萨空了翻译后,刘一民一下就笑了。笑完,才诙谐地说到:“乔巴山同志,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再说下去的话。我们两个就象放荡不羁的浪荡子了,哪里还是什么革命军人么!”

    接下来就进入正题了,乔巴山阐述了他的要求,那就是蒙古人民共和国是蒙古人民反抗北洋军阀统治、争取民族du li解放的产物,是蒙古人民革命的成果,凝结着无数先烈的心血。ri苏远东战争时。由于蒙古人民共和国坚定地站在正义的社会主义苏联一边,蒙古人民军与苏联红军并肩作战,反抗ri本侵略,才导致蒙古人民共和国领土被ri军占领。但是,蒙古人民没有屈服,蒙古人民党和蒙古人民军一直在坚持战斗,等待复国时机。现在好了,中国同志帮助蒙古人民赶走了侵略者,该是蒙古人民共和国复国的时候了。请刘司令员帮助蒙古人民党重建蒙古人民军,撤走驻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军队。蒙古人民党和蒙古人民共和国保证派蒙古人民军配合东北野战军作战,共同打击ri本侵略者。什么时候抗战胜利,蒙古人民军什么时候撤回蒙古人民共和国,绝不给中国同志添任何麻烦。

    乔巴山说完后,一脸期待地看着刘一民,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

    萨空了翻译后,刘一民又点上了一支烟,慢慢的吸着,直到抽完,这才开口说到:“乔巴山同志,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得告诉你,你们反抗压迫、争取蒙古人民解放是对的。但是,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的作法是极端错误的。那是分裂祖国的行为,是让所有中国人都痛心疾首的行为。这种错误作法,是不可能得到中国zhèng fu和中国人民的认可的。外蒙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任何人都不可能把外蒙从中国领土中分裂出去!”

    萨空了翻译后,乔巴山一下就变得激动起来,猛然站了起来,大声吼了一通蒙语。

    刘一民不懂蒙语,坐在那里微笑着听萨空了翻译。

    萨空了翻译完,刘一民才算弄清楚,乔巴山说的意思是刘一民的说法违背了的主张,违背了共产国际和斯大林同志的指示,违背了蒙古人民渴望du li解放的意愿,不是一个人应该说的话,而是与满清、袁世凯、段祺瑞、蒋介石之流一脉相承的大汉族主义的陈词滥调。蒙古人民坚决反对,绝不接受!

    刘一民慢悠悠地说到:“乔巴山同志,不要激动么!坐下来慢慢说,有理不在声高么!的奋斗目标是解放全人类,这是我们的理想。具体中国来说,我们的奋斗目标就是赶走侵略者,解放包括蒙古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发展经济,改善人民生活。这和大汉族主义八字不沾一撇。八竿子打不着么!怎么能说我的话违背了的主张呢?请问,中国连中国的领土都不能保全,还能赢得中国人民的认同和支持么?那还是中国么?”

    萨空了翻译后,不等乔巴山再次开口。刘一民接着就又说到:“乔巴山同志,你的要求是单纯站在蒙古人民党的立场上说话,没有站在全中国人民的立场上说话,也没有站在外蒙全体人民的立场上说话。我了解的情况是,外蒙人民深受封建压迫、深受列强奴役、深受人民党极左政策之苦,他们对我军解放外蒙欢欣鼓舞,对能够重新回归祖国大家庭欢欣鼓舞。乔巴山同志。我说的是事实吧?”

    乔巴山不是容易冲动的人,问题是他知道自己现在两手空空,没有和刘一民谈判的本钱,只能和刘一民说理。但是看刘一民一副气定神闲的架势,乔巴山就知道自己这一趟长chun是白跑了,刘一民和胡老虎、鲍文、乌兰夫他们一样,是绝不会支持他恢复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所不同的是,刘一民的理论水平要比胡老虎他们高的太多太多。擅长诡辩,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不怕和自己磨嘴皮子。

    感觉到刘一民冥顽不化。乔巴山越来越愤怒了,说话声音越来越高,语速越来越快,到最后,干脆指着刘一民的鼻子咆哮开了!

    刘一民一直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地辩驳乔巴山的说辞。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一个声音高,一个声音低,中间还夹杂着萨空了的翻译。看上去也是一副很其妙的画面。

    刘一民说,蒙古不光是蒙古族的蒙古,那是全中国人民的蒙古。蒙古人民党要在蒙古搞du li,光是蒙古人同意、支持不行,那得全中国人民都同意、支持才行,中国人民不同意。中国zhèng fu不批准,蒙古人民党搞立就是非法的,就是分裂,就是违背中国人民意志,就必须坚决取消。取消蒙古人民共和国,设立蒙古省,符合历史cháo流、符合包括蒙古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根本利益,是保证蒙古长治久安、繁荣昌盛的正确抉择。永不更改!

    乔巴山彻底被激怒了。这个曾经在外蒙草原上说一不二的蒙古汉子,黑红的脸膛因为愤怒、绝望而变得有几分狰狞,眼睛变得狂热而凶恶,唾沫星子溅着,手指头指到了刘一民的鼻尖上,咆哮到:“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大汉族主义者,是欺压蒙古人民的新军阀。你和北洋军阀徐树铮没有两样,和ri本侵略者没有两样,都是草原上的恶狼!我要到斯大林同志那里去告你,到共产国际去告你!我要组织蒙古人民起来反抗你的残暴统治,把你和你的军队赶出草原去!蒙古人民党绝不向你屈服!蒙古人绝不向你屈服!我,乔巴山绝不向你屈服!蒙古人民共和国永远存在,万岁万岁万万岁!”

    可能是情绪过于激动,乔巴山伸出的手指不知什么时候握成了拳头,就在刘一民的眼皮子前晃动,说不准哪一下控制不住,就会打在刘一民的眼睛上。

    事实上,此时的乔巴山恨不得一拳把刘一民打死!只不过他不是莽夫,是政治家,拼命地控制着自己的拳头而已。

    萨空了翻译完后,陈云和罗荣桓都是大吃一惊,生怕刘一民受不住乔巴山这种极具侮辱的话,会出手放倒乔巴山,就要站起来劝乔巴山。

    就在这个时候,刘一民突然长身而立,脸sè变得冷峻起来,眼睛剑一样刺向了乔巴山,右手闪电般递出,朝乔巴山肩膀上轻轻一按,壮硕的乔巴山竟然无声无息地跌坐在了椅子上,差点把椅子压坏。

    刘一民出手如电,陈云、罗荣桓等人都没有看清楚呢,乔巴山就跌坐在椅子上了。几个人虽然没有看清楚,但都知道一定是刘一民忍不住出手了。他那么高明的武功,让乔巴山坐到椅子上拿是小菜一碟。

    罗荣桓长出了一口气,喊李小帅给刘一民和乔巴山倒水。

    看着乔巴山涨得黑红黑红的脸和满眼的愤怒,刘一民在草坪上疾走几步,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又坐到椅子上,重新点上一支烟吸着,慢慢地说到:“乔巴山同志,有话好好说。不要吵架,不要动手。我给你说啊,自从我武功大成后,就没有人能够指着我鼻子说话。也没有人敢在我面前挥舞拳头。道理很简单,我的拳头比别人的硬!我很忙,没时间和你吵。我们可以摆事实讲道理,吵一吵也行,但是吵架解决不了问题。千不看万不看,就看在我辛辛苦苦给你烤肉、请你喝啤酒、喝茶的份上,请你坐下来。冷静一下,听我给你讲讲道理。”

    听了萨空了的翻译,乔巴山可能是刚才发泄过了,气不足了,也可能是震惊于刘一民的身手,反正是不再说话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刘一民,听他怎么说。

    刘一民就讲。蒙古高原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从有文字记载开始,蒙古高原上就居住着被称为北狄的各少数民族。蒙古族也是后来迁移到蒙古高原的。这片土地。养育了勇敢的蒙古人,出了无数英雄。历史在发展,蒙古族也早已融入了中华大家庭,再搞什么du li,既无历史依据,也无现实基础,行不通。

    接着,刘一民就讲,从发展前途看,就算外立了。也没有什么前途。因为蒙古高原霜冻时间长,风大,沙尘大,除了畜牧业,其它种植业都很难有大的发展,自然环境十分恶劣。这是历史上蒙古高原少数民族一次次向南挺进的根本原因。因为人总得活下去。得有粮食吃,得有衣裳穿。一旦外立,北面是苏联,东、南、西三面被中国领土包围,连个出海口都没有。为了生存,外蒙将不得不在中苏两个大国间仰人鼻息。一旦与中苏两国交恶,外蒙的陆路、空中航线都会被切断,人民的生活水平将会大幅下降,困都要困死,根本无法实现du li自主、经济发展。到时候,外蒙人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苏两国人民生活好、经济富裕而痛恨搞du li的人。

    讲完这些,刘一民就开始将蒙古人民党极左政策的危害xing,一句句话就象刀子一样,直捅乔巴山的软肋。

    外立前,蒙古有十万汉族同胞在那里生活。除了上层统治者和军纪不好的驻军外,还有许多普通的汉人在蒙古做生意、谋生。这些人实际上已经融入了外蒙人民的生活。但是,外蒙第一次du li时,汉人就遭到了疯狂屠杀。等到蒙古人民共和国成立,蒙古人民党执政,为了巩固政权,彻底摆脱中国,蒙古人民党对汉人实施了及其严酷的政策,被驱逐出境的汉人财产都基本上都被没收了。还有很多人莫名其妙死在了外蒙的监狱里、荒漠上。

    也不光是对汉人,蒙古人民党大规模清理喇嘛庙里的喇嘛,镇压不同政见的知识分子,搞得外蒙血迹斑斑。

    这些事情,刘一民穿越前就从资料中了解一些。现在我军解放了外蒙,接受了ri伪留下的外蒙所有档案,又从社会调查中掌握了很多一手材料,刘一民娓娓道来,言语不高,但那都是匕首一样犀利,刺得乔巴山喘不过气来。

    开始的时候,乔巴山还在抗辩,说那都是镇压反革命,是维护红sè政权的必须手段。等到刘一民抛出大量的活生生的事实,以真实的普通的汉人家庭、蒙古知识分子家庭的悲惨事例让乔巴山解释、并质问他这与法西斯的暴力有何区别时,乔巴山的抗辩就变成了无力的辩解。辩解着辩解着,乔巴山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了,到最后干脆垂下头来,喘着气,听刘一民讲了。

    到了这个时候,刘一民不再理会乔巴山了,而是开始描绘外蒙回归祖国后的美妙前景了。

    刘一民说,取消外立,让外蒙重新回归祖国大家庭,对于外蒙的蒙古同胞是一件大好事。将来,我们要在外蒙办一流的大学,既有综合xing大学,也有工科、农林水、畜牧业、医学等专科学校,在外蒙搞中小学义务教育,争取使蒙古同胞都能够接受系统的文化教育,彻底消灭文盲。劳动者有知识了,外蒙的事情就好办了。将来,外蒙要在外蒙搞地质勘探,把深埋在地下的矿藏找出来,发展采矿业、冶炼业。让外蒙的矿藏和东北、华北工业对接,生产汽车、飞机等工业产品。我们还要再外蒙办电台、电视台,用蒙语、汉语、鄂伦chun语广播,丰富外蒙人民的文化生活。同时呢,对外蒙实行环境保护,防风固沙,消灭沙漠,让外蒙天更蓝、水更清、草木茂盛。到时候,外蒙的畜牧业将更加发达,牛羊肉、nǎi可以就地加工,通过陆路、水路、空中航运销往全国各地,甚至销往美洲、欧洲,搞活国际贸易,让外蒙人民过上安详富足幸福的生活。而且,我们要发展草原旅游,让没有见过大草原的内地人、外国人到外蒙来旅游,什么美钞啊、英镑啊、法郎啊、卢布啊,哗哗的直往外蒙流,将美丽的草原变成外蒙人民的钱袋子、银行。

    各位书友大大: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