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一0九七章 漫长的一天(中)

第一0九七章 漫长的一天(中)

    第一0九七章漫长的一天(中)

    ps:热烈祝贺红星收藏破30000!感谢书友孙方展博、东mén吹水、海上金乌、巨龙嘛嘛、bbmmaaaa、狂牛修真投票支持!感谢书友1999存在打赏200币,感谢书友5980257打赏200币!如果书友们再投10票,山人今天就三更,20票的话,拼老命了,四更!

    苗家屯正处于诸城到高密的公路上,也是一个大村。鬼子来之前,守着公路的苗家屯人,开饭馆、卖杂货,用高粱开烧锅,算是一个相对比较富裕的村子。小鬼子一来,苗家屯和山东的许多村子一样,都陷入了苦难之中。八路军第一次攻占高密后,高密成立了抗日民主政fu,建立了县大队,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韩育民、县长兼县大队大队长姜谔生领着全县老百姓和日伪军周旋。这苗家屯不但修有地道,还成立了民兵队,跟着八路军闹抗日。日伪军重兵扫dàng的时候,村子里就成立两面政权,抗日村长当了伪保长,民兵队变成了自卫队,也就是俗称的暗民兵。

    这个时候,苗家屯成了八路军柴沟防线的前哨阵地,一纵三旅八团一个连在这里布防。

    由于八路军要在这里打大仗,昨天夜里民兵和干部们就组织乡亲们坚壁清野,这一带的老乡们都赶着牲畜向诸城方向转移了。

    一大早,鬼子的骑兵搜索中队就从苗家屯经过,村子里的八路军没有开枪,放小鬼子纵马南下。紧接着,两支伪军的便衣侦察队也先后赶到了这里,进村仔细搜查开了。这一次,八路军没有放过他们,直接用刺刀捅了!

    搞便衣侦查的都是伪军中的骨干、死硬分子,放了他们还会继续当汉jiān,领着小鬼子祸害老百姓。对这帮铁杆汉jiān不用客气!

    伪鲁东和平建一旅四团的士兵们赶到苗家屯的时候,就看见十几具便衣队的尸体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村口。

    伪团长辛永功赶上来了,站在距离苗家屯500米的地方用望远镜只看了一眼,心就扑通扑通luàn跳,转身对日军指导官说:“太君,这村里一定隐藏有八路军的部队,不然的话,我的便衣队不会如此快地被全部打死。”

    话音刚落,就传来了哒哒哒、哒哒哒的响声,那是八路军的机枪在欢唱。

    辛永功拉着日军指导官就卧倒在地。

    辛永功团从团部到各营、连都有鬼子指导官。团指导官是个日军大尉,叫黑田三郎,是辛永功团实际上的最高指挥官。

    辛永功之所以拉着黑田卧倒,那是要保护他。要知道如果鬼子指导官战死的话,日军通常的做法都是要杀伪军泄愤的。辛永功知道不能让黑田死,作战时特别注意保护他。

    鬼子指导官黑田大尉大怒,从地上爬起来照着辛永功的屁股就踢了一脚:“辛桑,胆小鬼的不要。这里在八路军的shè程以外,快快地起来指挥战斗。打尽。”

    辛永功爬在地上不起来,用望远镜一看,只见抵达村口的一个排全部报销了。忙扭头就要对黑田说请皇军用大炮把村子里的八路军统统炸死,这一扭头,把辛永功吓得肝胆yu裂,黑田太君已经直tingting地仰倒在地,眉心上一个血dong,正汩汩地往外冒血呢!

    辛永功这下算是彻底害怕了,躺在地上观察了半天,见村子里的枪声已经停了,自己的部队全部卧倒在苗家屯村子周围,从后面看去,只见一个个屁股在瑟瑟发抖。

    辛永功狼嚎一声,朝天砰砰砰开了三枪,大声咋呼到:“弟兄们,村子里的土八路不多。冲进去,为黑田大尉报仇,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谁先冲进去,奖励二两大烟土!”

    厉文礼投敌后,按照鬼子的授意,在自己的占领区bi迫老百姓种大烟,每年从贩卖大烟收入中向日军缴纳钱款。去年到今年就向日军上缴了500万元。

    有烟土,就有钱。二两烟土能卖不少钱,对伪军士兵们绝对有youhuo力!

    果然,辛永功的命令刺ji了伪军们。他们架起了机枪,朝着苗家屯村里猛打。打了一阵,见村子里没有动静,这才嗷嗷叫着朝村子里冲去。

    千叶少佐指挥日军第二步兵大队赶上来的时候,正看见伪军们狼群一样朝村子里猛扑,高兴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直叫哟西。

    一见皇军大部队上来了,坦克、装甲车、汽车都开过来了,辛永功也不敢再爬在地上了,慌忙向千叶少佐报告黑田太君被八路军击毙。

    千叶少佐一听,拔出指挥刀就把跟在辛永功身后的两个护兵给砍了。砍完,千叶少佐在辛永功的护兵的尸体上把指挥刀擦拭干净,这才恶狠狠地对辛永功说:“你的保护的不力,黑田大尉的死,你要负责任。快快地组织部队进攻,将功折罪!不然的话,死了死了的有!”

    这一霎那,辛永功的脑子里突然就跳出个念头:老子本来是打鬼子的,yin差阳错,跟着厉文礼上了贼船,披上了汉jiān狗皮,让祖宗都跟着méng羞!这小鬼子*翻脸不认人,说杀就杀,搞不好哪一天就把老子给砍了。与其这样,还不如投八路好!就是战死了,还落个打鬼子的好名誉!nǎinǎi个熊!

    这边辛永功正在转念头,那边冲进村子的伪军又一窝蜂地逃了出来。

    驻守苗家屯的是八路军一纵三旅八团五营的四连,也是八团的尖刀连。连长叫高文秀,指导员叫雷大雷。两个人的名字和个xing恰好相反。

    高文秀名字听着秀气,长得却又黑又壮,最擅长拼刺,一把刺刀上下翻飞,两三个鬼子也占不了便宜。

    雷大雷名字叫的响亮,其实是一个喜欢给《大众日报》投稿的战地通讯员。

    这两个人都是老红军,是原红十八团的战士成长起来的。

    因为连长高文秀是拼刺高手,四连的战士在拼刺上都有硬功夫。什么样的连长带什么样的兵么!

    伪军们蜂拥进庄,高文秀喜得哈哈直笑,马上就下令把伪军放进庄子里打!

    可惜,这帮伪军实在不经打,一听机枪叫就撒tui往庄外跑,害得八路军战士不得不追着伪军的屁股开火,把这些数典忘祖的家伙留下来!

    伪军一撤,雷大雷就对高文秀说:“连长,该防炮了。小鬼子上来了,马上就要打pào了!”

    一纵三旅是原教一旅三团和新一旅新三团为基础、增加教一旅补充团、新兵团一部分战士合编的,都是主力部队,干部战士的战斗经验极其丰富,对日军的脾xingmo的透透的。

    高文秀看了一下手表,对雷大雷说:“鬼子炮击后就要动用坦克、装甲车进攻了,命令各排,把鬼子放进村里打。打退这次进攻后就转移!”

    高文秀和雷大雷猜的真准,小鬼子的炮兵建立阵地了,很快炮弹就落进了苗家屯。

    高文秀一看鬼子打pào的密集程度,呲了一下牙,做了个鬼脸,对雷大雷说:“老雷,这小鬼子真他娘的看得起我们。én野炮、八mén步兵炮。我们打一下得赶紧撤。不然的话,这苗家屯就要变成一片废墟了,没法向老乡们jiāo待!”

    炮弹在爆炸,苗家屯被笼罩进了烟雾之中。

    高文秀和雷大雷这次看走眼了,没有算对。炮击过后,日军并没有发动进攻,依然是bi迫着伪军发动进攻。

    辛永功心里此时已经把千叶少佐的老娘、老婆、妹子cào了无数遍了!但是没办法,日军坦克、装甲车、汽车上的机枪都对着弟兄们的后背呢,不冲不行!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伪军们又一次发动攻击了!

    战争是一mén艺术,非常高明的艺术。

    早在长征路上驻军通道的时候,刘一民就告诫干部们,打仗是用脑子打的,不是一味的恃强斗勇。从红十八团到中央警卫师、红七军团再到教导师和今天的山东军区,刘一民部的一系列战役都堪称经典,主要原因都是jing心策划、不打无准备之战。

    这次鲁东大战,就是刘一民jing心谋划的产物。此刻,在古镇相州街的刘一民,正大睁着双眼,盯着各个方向日军的动向,一封封电报从设在相州街王翔千家大院的司令部里飞向四面八方,指挥着山东我军与日军厮杀。

    王翔千是早期人,当年和王尽美、邓恩铭一起在济南创建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济南小组,和王尽美一起先后创办《励新》半月刊、《济南劳动周刊》、《晨钟报》。邓恩铭被捕后回到相州街家中,组织农民运动,后与组织失去联系。

    八路军主力东进山东、消灭张步云、刘黑七伪军和独立hun成第六旅团后,诸城就成了八路军根据地,王翔千参加了山东抗日民主参议会的工作,儿子王希坚也当了八路军。

    刘、罗首长率司令部进驻相州街,自然是要住进王翔千家的。院子大,安全可靠。

    现在的战场态势是按照刘一民的设计发展的。鲁东南方向,王南湖、唐亮指挥十二纵队在昨晚出击后,主力后撤,布设坚固阵地,抗击着日军第二师团的反击,一大早,战斗就异常ji烈!洪超远指挥第五纵队和鲁南军区昨夜发动后,今天一早也投入了与日军第九师团、第二十七师团的作战中。王建安、张海涛指挥的第九纵队也和泰安的日军独立hun成第十六旅团、章丘的第十二师团ji战。

    总的看,鲁中南周围的日军都被调动了。只有一点出乎刘一民的意料,那就是日军的三个战车师团都没有动!看来,多田骏老鬼子是对日军各师团夺回昨夜丢失的阵地有必胜把握,还没有下令三个战车师团加入战斗呢!

    鲁东南方向的战车第二师团和鲁南的战车第三师团不动可以,刘一民也不希望他们出动。这高密的日军战车第一师团不出动可不行,鲁东大战的真正目标就是他们。这战车第一师团不出动的话,光是消灭第三十二师团和伪军厉文礼部有什么意思啊?要知道,这一次,刘一民不但出动了炮兵纵队、防空旅,还调动了一纵、三纵、四纵、七纵、八纵共五个步兵纵队和骑兵,炮火早已隐蔽伪装好了,就是要消灭日军的战车第一师团主力的。桌子已经擦洗干净,客人都已坐好,小鬼子不来上菜怎么行?

    刘一民要通了四纵司令员雷鸣,要他指挥固守景芝、官庄一线的部队,一定要控制战斗节奏,严格按照作战计划执行,将进攻官庄、景芝的日伪军揍晕,迫使日军第三十二师团预备队和伪军厉文礼部大举增援。然后将日伪军逐步向东引,使其与在井沟、柴沟一线的日伪军汇合,便于我军发扬火力。

    雷鸣在电话中报告说,战斗才刚刚开始,日军就已经发shè毒气弹了,幸亏部队早有防备,不然非吃大亏不可。

    刘一民告诉雷鸣,小鬼子这是急眼了,不顾一切了。告诉前线部队,只有将进攻的日伪军打疼,第三十二师团才会倾尽全力增援。但是,必须得让日伪军看到有胜利的希望,他们才会增援。要按照作战计划,逐步放弃阵地,让日伪军尝到一些甜头,觉得我军只有这么多兵力,让他们产生围歼我军的冲动!

    放下雷鸣的电话,刘一民又要通了高原的电话,询问柴沟一线日军的攻势情况。

    高原报告说,井沟方向日伪军总兵力是日军一个大队、伪军一个团,火力配备上有四mén野炮、四mén九二步兵炮,进攻积极,已经与我军前沿阵地接火。柴沟方向是日军第212联队主力,两个日军步兵大队,一个伪军团,配备着12辆坦克、12辆装甲车,拥有22mén野炮,8mén步兵炮。其中,日军七辆坦克被罗野的特战六小队摧毁,仅剩五辆。现在,日军在苗家屯一线展开,正在进攻苗家屯一线我军阵地。从战场态势看,日军火力集中于柴沟正面,井沟方向的日军应该是助攻牵制。

    刘一民告诉高原,高密城距离柴沟几十里地,日军战车第一师团如果出动,一个多小时就能赶到战场。要告诉陈锦绣,命令各阻击部队,一定要将日军阻击迟滞至中午到达柴沟一线主阵地,然后再予以痛击,迫使其求援。时间节点很重要,只要日军战车师团下午出动,我军就可以在天黑时候动用重火力将其一举歼灭。如果早了,以战车第一师团的突击能力,加上日机掩护,日军很可能分割我三旅部队,那损失就大了。

    各位书友大大:票票啊票票,望眼yu穿的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