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九八五章 黄河夜渡
    就在李清、陈大勇、赵山指挥教三旅、教七旅、教八旅向青岛日军第三道防线、第二道防线发起攻击的时候,八路军工兵旅长任超然、政委李增羽指挥工兵旅在利津县的黄河渡口开始架设浮桥了。

    自从上午11点日军飞机出现在黄河上空后,中午时分,从济南开来了日军的巡逻艇,沿着河道巡游。到了下午四点多,可能是日军海军舰队赶到了,不但黄河上空多了日军的舰载机,从入海口溯流而上的日军巡逻艇、汽船多了起来。幸好济南一下黄河河面变宽,水浅了,日军的军舰开不进来,不然的话,还真得费一番手脚不可。

    这个时候的黄河还没有断流现象,从郑州到入海口,整个换个号中下游水道都可以通航,山东全境全线通航。不过只能通行帆船、对槽船、舢板、划船等。帆船顺流日行百余公里,逆流日行30余公里,运输的都是沿途各县物产,大概以花生、麥子、麵粉、黃豆、黑豆、小米、棉花、布疋、食盐、煤炭、煤油、纸烟、鸡蛋、石料、石灰、木料等。通航最繁忙的时间就是每年的3月到11月,也就是黄河不封冻的时候。

    也不光是黄河通航,全长224公里的小清河也可以通航。船只从济南的黄台码头出发,经过章丘、邹平、桓台、广饶等县,在寿光的羊角沟入海,可以直驱烟台、龙口。由济南至羊角沟每百斤水脚约8角,客票每人约2元。战前,小清河上的民船超过1000只,无风时上航7日下航4日,顺风上航3日下航2日。而且,小清河也可以通行汽船。

    小鬼子占领济南后,因为黄河不能通行轮船,黄河上就多了鬼子巡逻艇、汽艇的身影。

    这一阵儿,日军和八路军在各地ji战,原来黄河河道上行驶的货船都停运了,河道上除了日军的巡逻艇、汽船外,空空dàngdàng的,只有滔滔黄河水还在一如既往地向大海奔去。

    5点半天黑的时候,在黄河河道上逡巡的日军巡逻艇、汽船都打开了灯光,把河面照的明晃晃的,时不时地向西岸扫射一下。

    已经赶来准备火力支援的炮兵旅、防空旅正在建立阵地,炮兵旅长李昌看着鬼火一样游dàng在黄河里的日军巡逻艇和汽船,乐的直笑,搓着冻得有点发红的手对防空旅长韩前进说:“老韩,这一趟你的防空旅可是没有发财啊,跟着跑了一圈么!怎么样,这河道里的鬼子巡逻艇、汽船就交给你们?让战士们也过过瘾么!”

    李昌这话说的,把韩前进气的脖子上的青筋直蹦,马上就想和他吵架。

    防空旅政委周桓拉住了韩前进,对李昌说道:“李司令,这可是你说的,黄河上的小鬼子的船只归防空旅收拾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周桓是辽宁安东县大孤山人,1930年在上海读书时到湘鄂赣根据地参加了红军,历史上这个时候他是八路军野战政治部组织部部长、军法处长。

    身材瘦削,说话也挽扣一样,丝丝入扣。这周桓,不愧是历史上的开国上将。

    李昌刚才故意说气话,是因为用炮兵旅的炮群轰击日军的巡逻艇、汽船没有防空旅的高射机枪、高射炮平置射击效果好,他是在ji将。殊不知防空旅本身就是在与日寇的血拼中成长起来的部队,首任旅长李亦默就是在与日军机群对抗中血染沙场的。韩前进一身的火,不用李昌扇风,韩前进就想收拾小鬼子了。

    李昌哈哈大笑:“韩司令、周政委,你们看,这黄河上的鬼子巡逻艇、汽船上下游dàng,目的是监视我军、威慑我军,让我们知道他们已经清楚我军到了冀鲁边,要渡河东返。实际上只要我军不用木船摆渡,小鬼子对我们一点威胁都没有。我是这样想的,就用你们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平射,打掉这帮小鬼子。炮兵旅的炮群严阵以待,万一小鬼子的大型军舰敢开过来的话,就由炮群对付他们,老子们也过一把打鬼子军舰的瘾。”

    说实话,幸亏黄河水浅,小鬼子的军舰进不来,不然的话,以炮兵旅这么强大的炮火,小鬼子的军舰进来一艘死一艘。

    工兵旅长任超然等不及了,他的工兵旅昨天夜里都已经抵达这里了,战士们在黄河边冻的手脚都成僵硬的了。而且,上一次渡河在滨县消灭日军第十师团时候教六旅搭建的两座可以沉在水中的浮桥早就被日军炸毁了,这么大规模的部队要过河,还要坦克等重装备,必须搭建几座浮桥不可,工兵旅的任务重着呢!

    任超然催促李昌和韩前进了:“我说两位司令,我的工兵们等时间长了,你们两个不要在那里磨叽了,赶紧开炮吧,打掉鬼子的巡逻艇、汽船,我们就开工了。先说好,我的工兵在作业时是最虚弱的时候,你们两个得保证不能让日军的炮弹、子弹打到施工现场。”

    韩前进刚才还想和李昌吵架呢,一听李昌后来的话,就知道这鬼家伙是变相给他提供战机呢!

    韩前进低头就着手电筒看了一下手表,抬头对任超然和李增羽说:“十分钟后打响,不过老子要钓鱼,时间可能要长一点,你得耐住xing子等一会儿。”

    这些八路军的旅长,都是我军的骨干将领,每个人肚里都别具丘壑。韩前进的防空指挥部司令员、防空旅长,现在改行打鬼子的巡逻艇、汽船了,那打法也和别人不一样。

    小鬼子的巡逻艇、汽船不少,从济南、泺口来的,加上从海上日军舰队来的,少说也有三十多艘。但是,小鬼子的巡逻艇、汽船是游动的,在黄河上上下流窜,得想法把他们往一起集中不是?

    韩前进的打法别出心裁,他先用几ting机枪打正在渡口当面河面上游dàng的两艘鬼子巡逻艇,迫使小鬼子增援,然后再集中火力痛宰小鬼子。

    八路军开火了,几ting高射机枪吼叫着,挥出一道道火鞭,朝正在河道中央巡逻的两艘鬼子巡逻艇打去。

    正在河道上巡游的两艘鬼子巡逻艇霎时间就被罩进了高射机枪的火力网中,子弹打在船体上,擦出一溜溜火花,乒乒乓乓作响。

    八路军开火的只是高射机枪,小鬼子不怕,很快就开始了还击,船上的机枪、小炮都朝岸边打来。

    枪声一响,等于是发现敌情了。小鬼子在黄河河道上巡逻的巡逻艇、汽船都开始风风火火的赶来增援了。

    岸边的八路军也很配合,轻重机枪、步枪、迫击炮都在开火。不过,似乎是刚刚赶到的八路军先头部队,没有重炮。实际上,这是工兵旅的部队在配合防空旅you敌。

    一直到晚上7点,小鬼子三十多艘巡逻艇、汽船糜集在长达两三公里左右的河面上,朝着黄河西岸疯狂开火,压制八路军火力。

    到了这个时候,韩前进才一把甩掉大衣,下达了开炮命令。

    霎时间,黄河西岸八路军阵地上信号弹腾空而起,八路军防空旅三个防空团的高射炮、高射机枪全部居高临下、以平置方式朝着河道里的小鬼子巡逻艇、汽艇开火了。

    小鬼子的巡逻艇、汽艇在黄河里横冲直撞惯了,哪里能想到今天晚上会遭遇灭顶之灾,一下都被打懵了。不过,小鬼子也精明的很,马上意识到遇到了八路军的强大重火力部队,要么是八路军设陷阱让他们跳,要么是八路军主力赶上来了,要在这里渡河,动用中火力收拾他们了。只不过小鬼子想不通,八路军这是用的什么炮,竟然能够平射。难道是皇军防空部队才有的高平两用炮么?

    八路军的火力太猛了,一上来就打了小鬼子一个冷不防,那些汽艇、巡逻艇只要是被高射炮击中,马上就玩完,有的被掀翻,又的被高射炮弹把船体打出大洞,还有的小气ting直接被炸成两截。剩下的未被击中的巡逻艇、汽艇乱作了一团,忙着转向逃跑。

    这个时候再想逃跑实在是有点晚了,高射炮、高射机枪射程那么远,小鬼子的巡逻艇、汽船。中。想逃?门都没有!

    李昌特别道,一听大炮响就手痒,防空旅开火了,黄河都被炮火映红了,也不见黄河入海口外的日军军舰增援,李昌这才知道确实是黄河水浅,日军的军舰开不进来。这下他坐不住了,当即命令早已建好阵地的炮兵旅的中型迫击炮团和火箭炮营开炮,配合防空旅聚歼鬼子的巡逻艇、汽艇。

    随着李昌的命令,中型迫击炮团和火箭炮营发出了怒吼。这下热闹了,防空旅的高射炮、高射机枪是平置射击,中型迫击炮团的炮弹是从空中落下,小鬼子的巡逻艇和汽艇算是倒霉到家了!

    最出彩的是炮兵旅的火箭炮营,三门十二管火箭炮一个齐射,黄河河面上就形成一片火海,火海中的鬼子巡逻艇、汽船瞬间被吞噬,企图跳河逃生的小鬼子一个个都成了火人。

    这场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三十几艘鬼子巡逻艇和汽艇没有一艘能够逃脱,全部被八路军摧毁。

    这个时候,河对岸响起了ji烈的枪声。电台一联系,是清河军区永安镇垦区独立营赶来接应主力渡河,与从博兴赶来布防的小鬼子接火了。

    李昌看完电报,当即命令垦区独立营将小鬼子向黄河边引,为炮兵指示目标,让炮兵消灭小鬼子。

    小鬼子的巡逻艇和汽艇被摧毁后,由于步兵还未赶到,任超然当即命令工兵一团利用昨天晚上控制的船只组织抢渡,占领对岸滩头阵地,支援垦区独立营战斗,掩护架设浮桥。

    工兵是各国部队中的特种兵种,一般不会用来作地面攻击部队使用。只有八路军山东军区的工兵部队,既是特殊兵种,又是主力部队,每次大战都少不了。技术尖兵、能打能建,这就是八路军山东军区工兵旅的指导思想。

    二十几只木船从黄河边的枯黄的芦苇dàng中推了出来,工兵一团一营一连登船向对岸划去。

    紧接着,工兵一团的战士们抬着一块块下面固定着汽车轮胎、汽油桶的木板、木椽子冲下了黄河河岸,在河边将木板和木椽子用铁丝、绳索捆绑结实,弄成木排的形状,往河里放去。战士们登上别致的木排,用从老乡家里弄来的木锨作浆,喊着一二三的号子,朝对岸划去。

    李昌和韩前进站在西岸的炮兵阵地上,盯着对岸,两眼眨都不眨。他们生怕垦区独立营没有信号弹,不能给炮兵指示方向。还好,特区独立营的营长、教导员都是教三旅派出的干部,知道如何给炮兵指示方向。éng上红布,指示炮击方位。这下好了,炮兵旅阵地上,炮手们马上开始一发试射,紧接着,修正完炮击参数的炮群发出了怒吼,成群的炮弹掠过夜空向对岸的目标飞去。仅仅是两发齐射,垦区独立营就发来了停止炮击的信号,冲锋号也随即响起,不用说,赶来布防的小鬼子被炮群打残了。

    四十分钟后,工兵一团到达了黄河对岸,两个营当即登岸去支援垦区独立团作战,一个营留下利用渡船和自制的木排,在岸边栽桩子,拉铁索,搭建第一座浮桥。

    夜里一点,当刘一民率领率领主力赶到黄河边的时候,工兵旅已经在黄河上搭建了三座浮桥,骑兵旅、炮兵旅的中型迫击炮团、飞雷炮团都已经过河,完全控制了黄河对岸阵地。工兵旅正在用舟桥器材搭建供汽车、坦克、装甲车和炮车过河的浮桥。

    刘一民当即命令教一旅、新四旅、新八旅、辎重旅的工兵营全部归任超然、李增羽指挥,集中全力抢搭浮桥。然后就让罗荣桓、蔡中随新一旅、新四旅、新八旅过河指挥,自己率教一旅、炮兵旅、防空旅殿后,等待过河。

    教二旅没有随主力东渡,刘一民命令刘建立教二旅向南ting进,寻机突破日军防线,返回鲁西。

    这是晚上,没有日机sāo扰,河对岸赶来布防的日军规模不大,已经被我军击退,部队可以从容过河。

    看着一队队战士打着火把踏着浮桥渡河,站在刘一民身边的高原忽然间就想起了组建红十八团夜渡湘江时的情景,登时豪气顿生,对刘一民说:“司令员,只要我大军过河,我估计明天小鬼子就得停止对鲁中南山区的疯狂扫dàng。”

    刘一民看着正在渡河的部队和正在搭建浮桥的工兵部队,回答说:“再过一会儿,李清和陈大勇就攻进青岛了。多田骏啊,现在怕是睡不着了。高原,让战士们拢火堆,烤火取暖,看样子还得一会儿呢!”

    唐星樱自从回来后现在才算是有机会和刘一民单独说一会儿话了。

    两个人就在黄河边坐下,刘一民把大衣脱下来,把唐星樱裹的严严实实的,听她说去苏联的见闻。

    唐星樱身份变了,不愿意在同志们面前和刘一民太过亲昵,刘一民脱下大衣披到她身上时,一双美目就飞快地四下瞟了一眼,见警卫战士们在刘一民周围围了个圆圈,背朝着他们,这才把大衣穿好,裹紧,坐下来谈去苏联的见闻。

    唐星樱说,这次随蔡大姐、贺大姐去苏联,实际上主要是蔡大姐和贺大姐要去苏联看病,顺路看望在苏联学习工作的同志们和那些子弟。在苏联感受最大的就是工业化程度高,苏联能生产飞机、军舰、火车、坦克、汽车,等等。全苏170000000人口,城市人口占比重大,近乎工业化、城市化了。她们一行去看望了正在苏联学习的同志们,他们的生活水平不低,和国内的同志没法比。但是,苏联确实是正在加紧备战,不少工厂都在向后方前移。

    唐星樱这一说,刘一民就猛然想起,这段时间欧洲的局势可是一直动dàng不安,历史上的苏芬战争也很快就要爆发了,整天忙于反扫dàng,把这个事情都给忘了。现在看,历史走向不会逆转,明年上半年可是热闹的很,苏芬战争、德国攻占法国,一幕接一幕,二战的大戏就要接连开演了。

    唐星樱不知道刘一民在想什么,还在低声地说着访苏的情况。她说,苏联的学校很正规,幼儿园的供应也很好,她真想留在苏联找个工作不回来了,把和儿和平儿送到苏联的学校学习,不知道为什么刘一民非要让回来,难道西安的学校比苏联的学校还好么?

    两个人还要说下去,任超然报告浮桥已经搭好,教一旅、炮兵旅、防空旅可以过河了。

    刘一民看了一下表,夜里三点,就点点头对任超然说:“部队过河后迅速拆除浮桥,不要造成舟桥器材损失,那是我们重装备部队渡河的必备装备,没有这些舟桥设备,很多战役就得改变打法了。”

    任超然举手敬礼后,跑去指挥部队过河了。

    任超然刚走,随刘一民行动的参谋处副处长风就报告收到青岛前线捷报,我军攻占青岛!

    刘一民哈哈大笑,拉起唐星樱,迈步朝浮桥走去!

    各位书友大大:多谢支持,请继续订阅支持!很多朋友说进度太慢,这个问题确实存在。山人会调整大纲,加快进度。谢谢大家!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