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七九八章 樋口季一郎
    第七九八章樋口季一郎

    渔网要想网住鱼儿,前提是渔网够结实。因为有独立混成第二十二旅团这样的部队担纲正面阻击任务,本身就不够结实。

    突破陇海路之战,日军是蓄谋已久,包括河流的深浅、水井的位置、公路、乡村大道等,他们都侦查的清清楚楚,只不过日军没有想到独立混成第二十二旅团如此不经打,短短时间内就被八路军收拾得干干净净。这样一来,八路军北返的通道彻底打开,日军现在要做的就是实施东西对攻、夹击八路军过路部队。只要能在夹击中消灭八路军大部或者将八路军彻底击溃,日军也就达到了战役目的。

    八路军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发觉了日军阴谋,进而要全力以赴突破陇海路,快速北返。现在的情况是北上通道已经彻底打开,主力部队也随时可以脱离与敌接触,迅速北上。但是,辎重车队速度较慢,还需要一定时间。就这个时间差,成了日军的机会、八路军的灾难。

    刘一民临时指挥部的大功率电台开机后,很快就和各部队建立了联系,掌握了战场动态,知道了赵勇刚率领特战二中队在洪庄以西地区伏击了日军东进部队先头部队,击毁了三辆装甲巡逻车和一列军列,也知道了教导旅装甲集团消灭独立混成第二十二旅团后,全部越过了陇海路,与教五旅接应部队会合。

    刘一民也没有料到日军竟然下了这么大的本钱,光是动用的装甲巡逻车、火车、坦克、装甲车,恐怕就是筹划了一段时间才能完成的。到了这个时候,刘一民才有点后悔,由于自己对隐蔽战线斗争重视不到位,导致教导师不能从日伪军核心部门获得核心机密,要不然也不会出现现在这种日军已经布好了陷阱,自己还率领着庞大的辎重车队浩浩荡荡地往日军的口袋里钻。

    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这个时候也不是后悔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战士在流血牺牲,必须得聚集力量打退日伪军的进攻,争取时间,才能保证后勤辎重车队安全穿过陇海路。

    刘一民喊来一个参谋,要他去向负责指挥辎重车队通过陇海路的鲍文、风传达命令,一旦天黑、日机撤退,要组织车队以最快速度通过陇海路,必要时可以大开车灯、举起火把,加快通过速度。然后,刘一民给高原发报,要他将教一旅装甲集团向牛山镇东北运动,准备等日军西进重兵集团大举进攻牛山镇时,对其发动石破天惊的侧击,务必击溃七一部,确保教一团、骑一团侧翼安全。命令洪超远统一指挥野炮一团、教一旅炮兵团、骑兵旅炮兵团,后发制人,在日军重炮阵地开火后,力争摧毁之,掩护东西两线阻击部队作战。命令程翠林将新一旅新一团部署在教一团两翼,同样采取小部队多梯次配置办法,配合教一团完成西线阻击任务。命令新一旅新二团、新三团加入辎重运输行列,帮助辎重车队快速通过陇海路。命令胡老虎率骑一团完成疏通北上道路任务后,做好支援教一团向东阻击日军准备。

    就在刘一民下达命令的时候,东线日军已经与八路军特战一中队和教一团阻击部队交火了。

    担任由东向西对八路军实施夹击任务的,是日军第六师团、第九师团和近卫师团第一师团近卫步兵第二旅团。由第六师团师团长稻叶四郎中将任前敌总指挥。

    日军大本营采纳了杉杉元的建议,将近卫师团一分为二,一个旅团补充预备役官兵组建了近卫第一师团,辖近卫步兵第一旅团、近卫步兵第二旅团,派往华北作战。一个旅团补充新兵后保留近卫师团番号,留守。

    稻叶四郎中将率领第六师团、第九师团抵达连云港东面海域后,与已经抵达的近卫师团近卫步兵第二旅团会合。为了隐蔽作战意图,日军大军竟然在连云港海面上漂流了一天时间,然后在夜里隐蔽登陆,迅速在连云港附近消息、隐蔽集结。

    稻叶四郎这个人,在日军中也算是数的着的名将了。与他的前任谷寿夫相比,作战指挥风格果敢犀利程度略有不及,但是也相对严谨了许多。这次,因为第九师团长吉住良辅复员回国,新任师团长樋口季一郎中将资历明显不及稻叶四郎,稻叶四郎就顺理成章地做了指挥两个半日军精锐师团的前敌指挥官,过了一把瘾。

    樋口季一郎也是从日军幼年学校、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一路学过来的。这个人是个俄国通,与石原莞尔、阿南惟几是铁哥们,在担任驻波兰武官的时候曾经访问乌克兰,是日军第一个访问革命后的苏联的军官。

    这个樋口季一郎,由于小时候家里有九个孩子,他是老大,父母离异随母亲生活,从小体会了下层平民的艰难,18岁当了岐阜县大垣市樋口家的养子后,生活环境才略有改善。这个经历,使他成了日军中的另类。就在1937年3月,樋口季一郎以参谋本部副的身份,随一个军事代表团出使柏林,别的人都忙于体会德国经济和军事的强大,陶醉于如何与德国联手瓜分世界,他却把目光盯在了德国的排犹政策上。

    此时的陆军,从上到下都受德国法西斯宣传蒙蔽,认为犹太人阴谋用金钱统治世界。加上马克思是犹太人,出于意识作祟,日军对犹太人的印象就可想而知了。

    樋口季一郎回到国内后,又派日军中的犹太通安江仙弘大佐列席了1937年12月26日召开的第一届远东远东犹太会。会后,樋口季一郎就制定了一个河豚计划,建议在哈尔滨建立犹太定居点来振兴满洲国经济,并改善与美国的关系。

    这个建议一提出,就遭到了德国驻日大使的抗议,但是樋口季一郎不为所动,在得到当时的关东军参谋长东条英机和满铁总裁松冈洋右的支持下,竟然上了的五相会议,而且还得到了批准,前提是不能影响与德国的关系。樋口季一郎拿着这个尚方宝剑,在哈尔滨收容了5000—20000名沿西伯利亚铁路而来的犹太难民,为他们提供食宿。因此,他在犹太人中享有极高的威望。要不是他于去年10月调任参谋本部第二部部长,说不定他的河豚计划真的能拯救一批犹太人呢!

    樋口季一郎之所以能对犹太人心存同情,主要是因为他幼年和青少年时期的生活所致。幼年时,因为家里人口众多,生活困难,能有米团子吃就行了。现在见了犹太人受德国法西斯的排斥,不自觉地就产生了同情心。当然,从更深层次讲,樋口季一郎也是看中了犹太人的资金和技术,想凭借犹太人的能力繁荣东北的经济。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点,不要说樋口季一郎了,就是的五相会议,也不会冒影响与德国关系的风险,去同意收留犹太人了。

    有这样的战略眼光,樋口季一郎打仗自然也就不会差到哪里去了。这不,他奉调担任第九师团师团长后,从匆匆赶到连云港赴任,与第九师团一会合,就视察了部队,特别检查了第九师团的战车部队和炮兵的速射炮中队。因为他知道八路军教导师有缴获自日军的战车部队,随时随地会对他的攻击部队发起反冲击,很可能一击之下就让他痛彻骨髓、满盘皆输。

    就这还不算,樋口季一郎因为行前在参谋本部任第二部部长,知道诺门坎前线的战况,对第二十三师团士兵用燃烧瓶对付苏联红军坦克效果明显很感兴趣,那东西又没有太高的技术含量,就让士兵们多准备燃烧瓶,关键时候和八路军坦克拼命。

    这个樋口季一郎,还真的不一般!

    要说起来,第一一四师团师团长末松茂治中将对八路军教导师的仇恨程度远远不及稻叶四郎。因为稻叶四郎的前任、第十二军司令官谷寿夫被八路军教导师在济南公审,并被判处剐刑,等于是在全世界面前把整个第六师团的面皮给剥了,当时,第六师团一些崇拜谷寿夫的少壮军官不甘受辱、愤而自杀,搞的稻叶四郎不得不从空运一批僧人到军中用佛法化解戾气,并动员本州民众缝制护身符,保佑他的士兵们、军官们能迅速从谷寿夫被剐的阴影中走出来。还别说,他这些招数真起了作用,第六师团的战斗力很快就恢复了。

    这一次,稻叶四郎下了狠心,他要让刘一民知道知道第六师团的厉害,为谷寿夫报仇。因此,他命令全部机械化的近卫师团第二旅团担任快速迂回任务,与徐州、邳县出发的迂回部队联手。掐断八路军南下通道,进而从正面压迫八路军,用机械化优势快速向陇海路攻击。第六师团作为主攻部队,以大队、联队为单位,多头快速攻击,第九师团担任右翼攻击,以一个联队在陇海路北快速攻击前进,其余部队作战场预备队,紧随第六师团之后前进。

    稻叶四郎已经够狠了,来了个樋口季一郎那就是狠上加狠,两个人一合计,干脆就把第六师团、第九师团的两个炮兵联队集中使用,为进攻部队提供强大的火力支持。同时,把两个师团的战车、装甲车集中起来,配属第六师团各大队和第九师团担任侧翼进攻那个联队的三个步兵大队,引导步兵多路快速进攻,力争一举突破八路军阻击阵地,分割八路军。

    这两个老鬼子,是要把侧击八路军的战斗变成尸山血海,用八路军将士的鲜血染红他们的肩章上的将星!

    要是遇上其它中队,这两个老鬼子的图谋绝对会得逞,战场上很可能是一面倒的形势。现在他们遇到的是刘一民麾下最精锐的教一旅,那就是刀对刀、芒对芒,就看谁的刀更快了。

    厮杀从一开始就惨烈无比!

    王老虎率领特战一中队控制牛山镇后,追着独立混成第二十二旅团牛山镇以东防线的残余部队打,一直追到了白塔埠。

    到了白塔埠镇一看,这里是大集镇,有日军的工事和据点,而且周围村庄多、水洼子多,易守难攻,就忙向胡老虎报告,请求派部队到这一带布防。

    王老虎一面指挥一中队的战士们抓紧时间埋设电起爆炸药、反坦克雷、反步兵雷,一面动员镇上的乡亲们快速转移。

    这白塔埠自从八路军两次攻占连云港后,老百姓对跑老日很有心得。一见八路军攻进镇子,日伪军撒丫子跑路,就知道要打大仗了,在八路军指挥下,赶紧闭门锁户,向南北塘一带的水洼子地区转移,那里正是芦苇茂盛的好去处,可以藏身。

    有一个老大爷可能是年龄大了,不愿意走,觉得日军也不过是那样,住在白塔埠的时候顶多也就是吃饭、吃西瓜不掏钱,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此,当特战一中队二小队队长王东强去动员他的时候,他反而拉着王东强的手,说这白塔埠原来没有集,虽然交通方便、人丁兴旺,却没有钱,而里把外的马小埠却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大埠子人都很着急,就想把马小埠的“集”讹来。大年初一这天,大埠子的冯大老爷,也就是他的三叔,找到马小埠姓伏的董事,商量说能不能把马小埠的集借给大埠子逢一天。冯董事头脑没转过弯来,不知道这“借集”的后果,就很爽快地答应了,还提了一个作弄冯大老爷的恶作剧,说是借集可以,不过得让冯大老爷一步一个头从大埠子一直磕到马小埠子,才能借成,还得请来城后城的和尚“鞠宏”做证。冯大老爷说行。马小埠子逢集逢阴历二、七,于是二人约定,大年初二这天,由冯大老爷五更头开始磕头,头一磕到马小埠子,立刻就宣布借集。说话是大年初一上午的事情,晚上,冯大老爷专门在家摆了一桌,把马小埠的2个董事,还有证人和尚“鞠宏”等一干人等全部请到,冯大老爷把大埠子能喝斤把酒的高手都请来作陪,几个回合下来,马小埠来的几个人就醉得人事不清了。和尚“鞠宏”收了红包,也睁一眼闭一眼。大埠子到马小埠有2里多路,要过2座小桥,其实大年初二那天五更天,冯大老爷根本就没用一步一个头朝前磕头,而是直接走到过了第二座桥,在距离马小埠还有二三十米远的地方,才装模作样的磕起头来。两位理事喝得晕晕乎乎的,以为人家真的一路磕头过来的,一看冯大老爷到了庄头,就让打更的敲锣吆喝,让做买卖的全部到大埠子去。大埠子逢了一天集,那些做买卖的一看大埠子街面宽阔,交通便捷,绿树成荫,加上人也热情厚道,就私下串联,说不如就把集移到大埠子逢算了。初七逢集,大部分人都来大埠子了,马小埠街上撂棍都砸不到人了。几集下来,大埠子的集就固定下来了。从此,白塔埠街就一天天繁荣起来。

    王东强哪有心情听这老者罗嗦,他可是见惯了小鬼子的凶残,知道八路军在这里一打,小鬼子将来必定报复,到时候留在镇子上不走的老汉可就活不成了。一挥手,就让两个战士架着老者离开了镇子。

    等炸毁了由连云港方向开来的两辆装甲车和一列火车后,王老虎才发现小鬼子拼命了,不但天上的机群扑了上来,而且地上到处都是鬼子进攻队伍,一队队、一股股,密密麻麻地象蚂蚁一样。侦查员甚至报告说,鬼子的汽艇顺着大沙河开过来了。

    有些人似乎就是专门为战争而生的,越是危险越兴奋。八路军特战英雄王老虎就是这样子,这一见小鬼子势大,王老虎竟然生出了浑水摸鱼的想法。他不退反进,命令一中队的五个小队全部展开,自己率三、四、五小队和中队支援火力退守白塔埠镇,命令一小队、二小队换上日军独立混成第二十二旅团服装,到白塔埠周围的南北塘水洼子里的芦苇荡隐蔽,转入敌后,破坏日军后勤补给系统,完成任务后撤回大店集结。

    担任白塔埠守备任务的,是骑一团三营,他们是在日机赶到战场前随特战一中队攻到白塔埠的。要是等到日军机群赶到战场,骑兵那么大的目标,那是无法抵达的。

    鬼子上来了,在距离白塔埠镇东门口500米的地方就开始了炮击。很快,日军机群也开始对白塔埠镇进行猛烈的轰炸。

    日军是大机群出动,动辄都是十几架、几十架飞机扑击而下,炸弹就象鸟儿拉屎一样,哧哧溜溜往下直落,把那些砖瓦房、茅草顶的房子炸的墙倒屋塌。紧接着,日军开始投掷白磷弹,一颗颗白磷弹从空中掉落,在地上燃烧起一片火海。

    王老虎抖落身上的火星子,看了一眼越来越近的日军坦克和装甲车,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操,比老子耍的还大!”

    各位书友大大:山人终于回家了,不幸的是,在海南游泳的同时,把羊绒衫弄丢了。哭,在郑州下飞机后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衣,冻的瑟瑟发抖,哭!谢谢朋友们的支持,谢谢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