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七八一章 江上数峰青
    第七八一章江上数峰青

    皖东北抗日民主参政会筹备会结束后,各地的代表、干部纷纷返回原地,贯彻会议精神,组建和恢复基层政权。盛子瑾也要返回第六专区行署驻地去,准备把留在那里的专署机关、军政干部培训班带到半塔集来。

    考虑到盛子瑾此行的重要性,皖东北特委委员、皖东北抗日民主参政会筹备会副主任江上青特意陪同盛子瑾前往。因为江上青到皖东北来,公开身份就是盛子瑾第六专区文化科长、秘书和皖东北军政干部学校副校长,无论从哪方面考虑,江上青都应该陪同盛子瑾返回驻地。

    刘一民想起历史上江上青牺牲于7月底,怕出意外,特意让警卫一营派二连护送盛子瑾一行,并交待江上青不要到灵北许志远的地面去,返回专署后迅行动,一定要把皖东北军政干部学校带出来,尽快返回半城镇。如果遇到情况,应及时与八路军部队联系。

    刘一民千算万算,想不到还是出事了。

    盛子瑾一行返回专署驻地后,接到了安徽省政府的电报,批准撤销许志远灵璧县长职务,调任第六专区保安司令部副司令。并委任王尔宜担任灵璧县长。

    盛子瑾在半城镇开会时候虽说已经同意了八路军的主张,并且出面主持了皖东北抗日民主参政会筹备会,但他毕竟是有军统背景的专员,回到专署驻地心里就犯嘀咕了。这一接到省政府的电报,觉得替他消除了许志远这个对头,没有八路军他也照样可以在皖东北坚持抗战。相反,和八路军合作下去,不但省政府不一定认可,戴老板那里可能也不好交待,搞不好八路军还会把自己的势力给彻底吞并了。

    盛子瑾的夫人杨文蔚是戴笠的人,公开身份是医生,戴笠配给盛子瑾的电台就是由她保管的。盛子瑾去半城镇见刘一民时,杨文蔚没有随行,留在专署驻地掌控后方。知道了皖东北抗日民主参政会筹备会的情况后,杨文蔚大惊,骂盛子瑾糊涂透顶,怎么能和人纠缠的这么深,这不等于是把皖东北拱手相让了么?要是让戴老板知道了,哪里还会有活路?

    这样一来,觉得安徽省政府帮他解决了许志远问题、又不愿意脱离戴笠军统势力的盛子瑾后悔了,认为自己上了刘一民的当,本来是以自己的第六专区为主联合八路军、新四军坚持皖东北抗日,现在搞成了以八路军为主联合第六专区抗日,眼看自己就要当傀儡了,这哪能行呢?

    盛子瑾不是弱者,他有自己的行事作风。一旦现不对,盛子瑾马上就想开了对策。他先想到的是整编许志远、黎纯一的力量,扩大第六专区的武装。因此,他立即派人给许志远送信,要许志远带部队和他会合,执行安徽省政府命令,就任第六专区保安司令部副司令。又给黎纯一送信,让他把部队调往专署附近,增大力量。

    不料,盛子瑾的信还没有送出,许志远的信就到了。信里面不但表示拒绝卸任灵璧县长、就任保安司令部副司令,还骂盛子瑾与同流合污,破坏皖东北抗战局面。信里还有侮辱人格的话,那就是“吾兄电台,不是玩意儿。”

    许志远没有参加皖东北抗日民主参政会筹备会,他派去的苌宗商等人又被八路军感化,他不可能知道透露大会的详细内容。但是,大会通过皖东北团结抗日共同纲领是要对外宣传的,许志远自然也就知道了,更知道成立皖东北警备司令部,第六专区保安司令部已经名存实亡了,他的人马很快就要面临整编。只不过他没有电台,无法直接向安徽省党部报告皖东北形势大变的情况,只好把一腔怒火泄到盛子瑾头上了。

    盛子瑾看完信就大怒,马上就要调集力量武力解决许志远部。但是,要武力解决许志远必须得八路军出面才行,单靠他的力量办不到。要是搁在半城镇会议之前,他会向八路军求助。如果是在会议中间,他会毫不犹豫地向刘一民报告,让八路军以第六专区的名义解决许志远部。但现在他的心态生了变化,不愿和八路军有过多的纠缠了。因此,他只能采取劝说、拉拢的办法,想法让许志远服从他的命令。

    不等盛子瑾动手,许志远先动手了。他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联系上了苏鲁战区驻灵北江山一带的第一游击纵队司令陈中柱。陈部有三个团的兵力,配合着许志远部,对黎纯一部形成了包围态势。

    黎纯一去半城镇开会的时候,只带了百十号人,实际上他有一个团的兵力,只不过属于民团性质,没有什么战斗力。许志远和陈中柱联合出手,黎纯一马上就感到了压力,赶紧向盛子瑾求援。

    黎纯一和盛子瑾一样,从半城镇回来后就反悔了,原因是安徽省政府来了新的命令,任命他为泗灵行署主任,还命令他扩编部队。这下,黎纯一算过账来了,觉得泗灵行署主任要地盘有地盘,要钱粮有钱粮,比当什么皖东北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强多了。因此,他回到驻地后,没有按照会议要求把队伍带往半城整编,反而抓住八路军横扫日伪势力的空挡,抢占地盘。这下,就和打同样算盘的许志远直接对上了。旧账新仇,让许志远再也不能容忍他了。

    自从盛子瑾到了皖东北,许志远就不服气他。许志远是地头蛇,势力雄厚,他这一和盛子瑾较劲,自任会被盛子瑾打压。盛子瑾的一个主要措施就是联合比较听话的黎纯一挤压许志远,这事许志远心里明白着呢!盛子瑾再一免掉许志远的灵璧县长职务,那就彻底翻脸了。

    盛子瑾接到黎纯一的求援报告后,慌忙派人骑马给许志远送信,要他不要动攻击,不能自相残杀。并说自己前去调停,有什么问题等他赶到后坐下来谈。

    江上青对许志远他们这种窝里斗很痛心,放着日伪军不打,却关起门来自己人打自己人,这种行为不制止怎么行?因此,他也同意盛子瑾去调停,只是建议带上队伍去。

    盛子瑾说带队伍无用,许志远和陈国柱加起来,有四、五个团的兵力。打,专区直属武装根本就不是对手。只能晓以利害,劝他们罢手。许志远毕竟是省政府任命的县长、保安副司令,就算他胆子再大,也不敢加害顶头上司。没事!

    江上青劝不了盛子瑾,盛子瑾又要马上出,江上青只好派人给附近的赵汇川部联系,那是我党组织的武装,信得过。江上青要赵汇川做好接应,并向正在灵北的八路军新一旅部队报告,让他们做好准备,必要时配合盛子瑾武力调停许志远和黎纯一冲突,完成皖东北抗日民主参政会筹备会上部署的整合地方武装力量的任务。

    就这样,盛子瑾带着江上青和一个连的警卫,向灵北赶去。

    盛子瑾和江上青都想不到,这一去竟然让江上青壮烈牺牲。

    抗战时期的游杂武装,政治态度复杂多变,很多人也没有什么信仰,一切以自己的利益为核心。日军势大就退避三舍或者当伪军,日军撤了马上就抢地盘或者反正,怎么对自己有利就怎么来。许志远是灵璧县长,不是汉奸,但他认为盛子瑾处事不公、侵害了他的利益,而且还和打的火热,必须除掉。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只盛子瑾,还有受到盛子瑾处罚的劣绅们。象地方恶霸周益斋,为了抗税,竟然纠集2oo多条枪和四挺机枪围攻泗县二区区政府,把区长朱青阳抓了起来。事后,周益斋害怕了,把朱青阳放了,自己也躲了起来。盛子瑾是什么人,眼睛里岂能揉进这种沙子,想法把周益斋抓了起来。周益斋托人说情,交出短枪1o支,步枪5o支,机枪1挺,子弹5ooo,银洋3ooo块,才被释放。在周益斋被抓期间,泗县黑塔王圩大地主王仲涛前来说情,盛子瑾见他带着卫士盛气凌人,就下令把他抓了起来,准备杀掉。后来是盛子瑾的军需主任和夫人说情,才没有杀,但是让王仲涛照着周益斋的罚额交了罚款。这事办的,想让王仲涛不恨盛子瑾都不行。

    一听说盛子瑾要到灵北来调停,许志远马上招来了周益斋、王仲涛、柏逸荪三个大地主。

    时间紧迫,许志远也来不及搞什么席面招待他们了,直接说道:“报仇的机会来了。盛子瑾要到灵北来,这一次无论如何不能再让他活着回去。”

    许志远是王仲涛的内弟,他的岳父也就是王仲涛的父亲曾经当过泗县财政局长,许志远、周益斋、王仲涛、柏逸荪都是拐弯亲戚,属于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关系。

    这当过实权肥缺的人家和普通老百姓不一样,把官位看得比命还重。盛子瑾要免掉许志远的灵璧县长职位,等于是断了这一大家人的财路,自然是要同仇敌忾了。

    仔细算计了半天,根据盛来往灵璧必走刘圩小湾的规律,决定在小湾设伏,干掉盛子瑾一行。

    听了许志远的话,王仲涛马上问:“姐夫,消息可靠么?”

    许志远点点头。

    王仲涛一把扯开绸子短袖的纽扣,大声说道:“干!机会稍纵即逝,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没有什么好商量的!”

    许志远又继续打气:“盛子瑾不但惹了我们,也违背了党国利益。我们是没有电台,无法和廖磊主席联系。如果廖磊主席知道盛子瑾和八路军搞联合,一定会将他撤职法办的。我们这是替省政府处理反动分子,名正言顺。事成后,我们还要到立煌县去报告,让省政府给我们记功。”

    周益斋、柏逸荪和许志远、王仲涛一样,对盛子瑾已经恨之入骨了,根本就不需要许志远再做更多的动员。而且,他们都清楚,这兵荒马乱的,杀了盛子瑾,没有人会知道是他们干的。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大不了他们逃到津浦路西去,投奔桂系。桂系对盛子瑾不感兴趣,绝对不会追究他们的。因此,阴谋很快就形成了。

    这事许志远不能直接动手,他毕竟是政府正式任命的官员,刺杀上峰长官那是很严重的罪名,不好开脱的。再说,他要一鼓作气击败黎纯一部,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办这件事。事实上也不用许志远动手,有他暗中支持就行了,具体的行动周益斋、王仲涛、柏逸荪三个人就承担了。他们每个人都有二、三百人的武装,武器也很好。实施伏击的话,盛子瑾部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小湾村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就在濉河边。

    盛子瑾和江上青生怕到的晚了,许志远把黎纯一部给消灭了。所以,一路上不停地催促随行的警卫连加快度。

    这盛子瑾不愧是黄埔六期毕业的,军事素质很过硬。一路上健步如飞,比士兵们的度还快。

    江上青没有军事斗争经验,如果换成张爱萍,绝对不会这么冒失。最起码也要向刘一民报告一声,等到批准后再行动。皖东北这么多八路军主力部队,随便派个团,都能把许志远、陈国柱吓得屁滚尿流,哪里用得着盛子瑾的没有什么战斗力的部队出面武力调停么!要是八路军主力出面,就可以一举整编许志远、黎纯一的部队,省去多少麻烦事。

    部队行军快到小湾村的时候,盛子瑾掏出怀表看了一下时间,大声喊道:“弟兄们,加把劲。到小湾村可以休息十分钟。”

    天气太热,士兵们都是汗流浃背,急着赶到小湾村休息一下,喝一口冰凉冰凉的水,最好能洗把脸。盛子瑾这一喊,大家的劲头又上来了,开始小跑了。

    就在这个时候,路边禾苗掩护下的一道水渠里,王仲涛、周益斋、柏逸荪三个人聚在一起,都爬在水渠沿上。在他们的左右两翼,部署着六、七百人,黑洞洞的枪口瞄向了一路跑来的盛子瑾的部队。

    眼看着盛子瑾和他的卫队进入伏击圈了,王仲涛狞笑一下,恶狠狠地喊道:“打!”

    盛子瑾部的士兵们眼瞅着就要进小湾村了,一心都在盼着进村后休息呢,哪里会想到有埋伏。突然爆的激烈的枪声,把队伍一下子就撕裂开了,士兵们一下就被打懵了。

    盛子瑾穿的是便衣,江上青穿的是军装,王仲涛、周益斋、柏逸荪的地主武装都是一些家丁、团练,不认识盛子瑾,把穿军装的江上青当成了盛子瑾。因此,江上青在第一时间就身中数弹,倒在了地上,鲜血浸透了路上的黄土。

    盛子瑾一见遇到伏击,马上爬到地上,掏出手枪就开始射击,边打边喊士兵们卧倒反击。

    让盛子瑾想不到的是,他带的警卫连都是到皖东北后拉起来的新部队,和正规军、八路军主力没法比。枪声一响,除了牺牲的,剩下的都散了,后面的朝来路方向跑,前面的朝小湾村里跑,跑不掉的干脆就往濉河边跑,想跳进濉河逃命。没有人想到他们的职责是保护专员,更没有人会坚决反击,掩护专员撤退。

    眼见着警卫连散伙了,再不跑的话就要当俘虏了,盛子瑾转身看了一眼江上青等人的遗体,流下了几滴悔恨的泪水,几个翻滚,向濉河边跑去。

    王仲涛、周益斋、柏逸荪都是恶霸地主,杀的人多去了,心狠着呢。一见盛子瑾的卫队溃散,命令机枪扫射,掩杀这些溃兵。。

    盛子瑾走投无路,一狠心,纵深跳进了滚滚濉河。还不错,正好遇到一块漂浮在水面上的柳木板,盛子瑾心里暗道天不绝我,抱着木板向河南游去,侥幸拣了条命。

    战斗结束了,王仲涛、周益斋、柏逸荪三人钻了出来,去检查盛子瑾的尸体。结果一检查,才现没有盛子瑾的尸体,打死的是盛子瑾的秘书、皖东北军政学校副校长江上青。这下几个恶棍慌了,他们知道江上青就是盛子瑾拉来的,眼下八路军主力在皖东北横扫日伪军,杀了大官意味着什么,他们很清楚。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下令把江上青和被打死的盛子瑾部官兵遗体扔进濉河,慌慌张张带着队伍撤了,跑去向许志远报告去了。

    许志远此时正和陈国柱联合,对黎纯一部起攻击。

    这黎纯一部确实没有战斗力,不经打,一个团的兵力很快就垮了。黎纯一本人带着几十个残兵向津浦路方向逃去,看样子是要趁夜间偷越铁路,到路西去了。

    许志远正在得意,就接到了王仲涛、周益斋、柏逸荪的报告。一听说盛子瑾没死,打死了有名的江上青,许志远就慌了,什么都不顾了,马上让王仲涛、周益斋、柏逸荪回去收拾,随他向路西逃跑。至于陈国柱,打败了黎纯一,收编了一批散兵,缴获了大量资财,已经心满意足了。见许志远要跑,陈国柱也撒丫子跑路了,向萧县方向撤退了。

    偌大个灵北地面,霎时间安静了下来。

    各位书友大大:下午继续更新,请大家订阅支持。谢谢!ro

    (……第七八一章江上数峰青文字更新最快……)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