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文学 > 重生之红星传奇 > 第六五四章 向前、向前、向前(二)

第六五四章 向前、向前、向前(二)

    第六五四章向前、向前、向前(二)

    教四旅旅长雷鸣、教四旅政委兼新四旅旅长朱瑞、泰安支队司令员张海涛指挥八路军泰西战役东集团,一天来一直在津浦路北侧隐蔽待机,眼巴巴地看着阻击部队与日军厮杀,心里早已经攥足了劲,就等着总攻的命令了。

    泰安支队司令员张海涛最近心里火气特别大。

    上次刘一民座机编队遭遇日军飞机拦截,教导师警卫团长李成毅、电台副台长6和六名飞行员牺牲,四架战斗机和一架运输机被日军击毁,损失惨重。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就是代号樱花、化名唐秀儿的日本高级杀手,而唐秀儿和庄玉莲曾经参加徂徕村民兵队,后又参加了八路军,在泰安支队当兵。当时,由于狙击二队队长王尚武的警觉,教导师保卫部通知泰安支队对唐秀儿和庄玉莲实施监视,可惜的是,这唐秀儿伪装高明,泰安支队没有现破绽,不能随便对唐秀儿采取措施。最后还不得不同意唐秀儿到济南去看病,结果就生了刘一民座机编队被日机拦截的事。

    知道唐秀儿真的就是日本的高级杀手后,张海涛后悔的连续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骂自己警惕性不够,后来就开始不停地写检查。直到刘一民从西安回来,找他谈了谈,才把他的心结解开。

    张海涛直觉以为唐秀儿肯定还会出现,还会实施针对刘一民的刺杀行动。他把泰安支队排以上干部集起来开了个会,告诉大家,全师上下只有泰安支队的干部战士熟悉唐秀儿和庄玉莲,庄玉莲已经死了,不去说她了,唐秀儿现在仍然在逃,她一定不甘心失败,还会再来刺杀师长的。上次让她成功逃到济南去制造惊天大案,就是泰安支队的耻辱。这次再找到她,二话不说,直接用子弹说话。唐秀儿武功高、身手好,对付她不必要有任何顾忌,集机枪、步枪,用火力罩住她,让她上天无梯、入地无门,死于乱枪之下。不这样,就对不起牺牲了的李成毅、6、吴乐他们

    泰西战役命令下达后,张海涛给刘一民去了请战电报,要求让泰安支队担任阻击集团主力,理由是泰安支队熟悉地形,骨干部队来源于我军主力,战斗力和装备水平比各警备旅要高。最后,刘一民没有同意,主要是因为泰安支队一直处于保卫泰沂心根据地的最前沿,而且参加了南线作战,部队伤亡较大。

    张海涛对刘一民的安排愤愤不已,觉得师长小看了泰安支队。是的,在前一阶段作战,泰安支队配合教五旅作战,与日军死打硬拼,伤亡确实不小。但是,泰安支队的干部战士,除了张海涛带来的东进支队外,原底子是四支队,那是标准的泰沂子弟兵。现在是要打一场彻底解决鲁南之敌的大战,泰安支队不能承担最艰苦的作战任务,怎么向父老乡亲们交待么

    心里愤愤不平,但还得执行命令不是?张海涛争不来打阻击的任务,就一心想在总攻打出泰安支队的威风来。因此,在战前动员会上,张海涛一改跟着刘一民学来的温尔雅,话语里充满了杀气:“总攻令下达后,全支队包括我在内,全体起冲锋。以连为单位,猛打猛冲。别管什么建制,也别管是不是打乱仗,哪里有鬼子就往哪里冲。步兵炮、小钢炮、重机枪随后跟进。远了用小炮揍、重机枪扫,近了用手榴弹炸、轻机枪和步枪打。一句话,向前、向前、向前,直到击毙第三十五师团长前田治、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旅团长森田正范、第十四师团长关井隆昌,消灭一切敢于抵抗的鬼子”

    张海涛不是不懂章法乱打,他是刘一民警卫团长出身,本身就有极高的军事修养,哪里会不知道这仗该怎么打。他这是看透了,知道八路军强大的炮群一开火,小鬼子必然炸营。泰安支队可比不上教一旅、骑兵旅,他们那是坦克、装甲车、汽车、战马代步,攻击度快。泰安支队要是动作慢了,就只能到战场上游览一番了。

    对干部们提出的如果小鬼子凭借村镇固守,是强攻消灭还是先围起来,呼叫炮火消灭,张海涛回答的很简单:“下地道,摸进村里与小鬼子巷战,坚决消灭敌人”

    下午五点半,刘一民下达进入阵地命令后,教四旅、新四旅、泰安支队就借着夜色掩护,向津浦路疾进。等到六点半总攻令下达时,各部队就开始起行动了。张海涛一马当先,率领泰安支队绕过泰安城,从城南方向杀向了小鬼子的侧翼。

    与泰安支队并肩杀出的,自然是八路军百战精锐教四旅和新组建的新四旅了。

    泰西战役东集团起攻击的时候,炮群正在延伸炮击。

    朱瑞和李昌一样,在苏联学的就是炮兵,对苏军的大炮兵主意有深切体会。但是就算是苏军,暂时也还没有这样大规模集使用炮兵的先例。看着成群的炮弹在空划过,绽放出一朵朵绚丽的烟花,朱瑞心情激动,忍不住对身边的教四旅旅长雷鸣说道:“我敢说,在师一级设立炮兵司令部,是世界各军建设史上的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炮群炮击,也是人类战争史上的第一次小鬼子死在我军手里一点都不亏,从战术指导思想上来说,他们比我军落后的多。”

    和朱瑞相比,雷鸣可没有那么高深的军事理论修养,他的知识都来源于实战,来源于到红十八团后刘一民的培训。象这样大兵团作战,雷鸣知道的就是刘一民讲授的步兵合同战术了。至于炮兵展历史,他确实知道的不多。

    不过,现在正是我军动总攻之际,不知道那些军事理论知识不要紧,重要的是抓住战机、猛攻猛打,彻底摧毁小鬼子的抵抗意志。

    眼看着炮群在怒吼,教四旅、新四旅、泰安支队各部队犹如下山虎一样扑向了乱成一团的小鬼子,身为泰西战役东集团总指挥的雷鸣,果断命令吹响冲锋号,激励部队勇猛冲杀,彻底摧毁小鬼子的抵抗意志。

    八路军攻占大汶口时给部队带路的东大吴村小伙刘培一,因为原来在学校时参加过韩复渠组织的军事训练,又有化知识,进步很快。新兵训练分配到部队后,刘培一和与他一起参军的五个泰安战士同时改名,刘培一改名刘振华,其他四个人分别改名振兴、振、镇民、振国。刘振华还入了党,用他给他的那块银元交了第一次党费。

    现在,刘振华已经泰安支队的一个班长了,带他参加八路军的地下党员李正育成了他的连副指导员。

    炮群开始炮击的时候,刘振华带着全班战士已经摸到了津浦路边。这是在家门口打仗,一草一木刘振华都熟悉,闭着眼睛都能摸到泰安城。

    北边突然亮起了无数车灯,刘振华一看,知道那是八路军唯一的装甲团引导着突击集团起攻击了,坦克、装甲车引导着数不清的汽车,大开着车灯,从泰安城北到肥城的公路北边一字排开,朝着小鬼子起了突击。跟在坦克、装甲车、汽车后面的,是高举着火把的骑兵旅和教一旅、新一旅、教三旅的骑兵、步兵,那场面壮观极了

    刘振华年龄不大,见识不浅。知道得加快攻击度。因为突击集团机动能力强,是全军绝对的主力部队,很快就会把小鬼子压垮的。

    刘振华领着自己的战友们越过津浦路,从泰安城南面穿过,与跃出阵地的阻击集团部队一起,向日军第三十五师团的北侧冲杀过去。

    刘振华不知道,此时,泰安周围已经沸腾了。

    整整一天,小鬼子从兖州打到了泰安城下。从瓷窑到泰安,一路上枪炮声震天,八路军阻击部队在与小鬼子殊死搏斗,各地方武装、民兵掩护乡亲们转入山区和地道后,也投入了战斗,利用村镇的土寨子和地道,与鬼子激战。象大汶口、北集坡这些防御要点,都是双方反复争夺的战场。

    泰安就在泰山脚下,城里的居民早早地就进山了。这些疏散转移的乡亲们怎么都想不到,八路军教导师师部就驻在泰安城里,山东局机关驻在泰安城里,八路军的野战医院在泰安城,刘一民妻儿老小也在泰安城里。八路军是为了避免乡亲们遭受损失,才早早地让他们转移。

    小鬼子也不知道八路军脑机关隐蔽在泰安城。可能是为了集弹药轰炸八路军阻击阵地,也可能是觉得济南、泰安马上就会被重新占领,还可能是早就知道八路军惯于坚壁清野,这泰安城的老百姓早就跑光了,小鬼子飞机并没有对泰安城、济南城进行重点轰炸。他们的轰炸目标定在八路军节节抗击的阻击阵地上,航空炸弹也都投向了八路军的阻击阵地。把八路军伪装的和真的阻击阵地淹没在火海之。

    大炮的怒吼,早已惊动了实施坚壁清野的乡亲们。他们这才知道,原来八路军早就在这里布下了战场,骄横的小鬼子一头跳进了陷阱,看样子是活不成了。

    于是,在干部们和民兵们的组织下,早已经准备好的担架队、弹药队跟在八路军攻击部队的后面出了。古老的泰安大地,除了炮群在怒吼、冲锋号在高唱、日军在哭爹叫娘外,还响起了运送弹药的独轮车的吱吱扭扭的响声,响起了担架队奔跑时的脚步声。

    泰安城墙上的灯亮了起来,八路军用上了缴获自日军的探照灯,还打起了无数火把,照亮战场,指引部队攻击。

    据守泰安城的教导师师直部队和新八旅部队,随着嘹亮的冲锋号,冲出了泰安城,朝着正在炮火煎熬的小鬼子扑了过去。

    八路军教导师工团在赵小曼的指挥下,登上了泰安城墙,在隆隆的炮声,唱起了军歌和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身着八路军棉军装的工团战士们,一个个脸色肃穆,引吭高歌,圣洁得就象天山上盛开的雪莲花一样。

    这个时候,在大汶口、北集坡一线的日军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和在泰安城下的第三十五师团,已经被八路军炮群炸的支离破碎,开始向正在肥山地一线的日军第十四师团方向溃退了。

    这也不怪小鬼子战斗意志不强,关键是八路军炮群的打击力度太强了。日军第八师团、第十师团那么强横的常设师团,在八路军炮群的打击下照样灰飞烟灭,何况是第三十五师团和独立混成第十三师团呢?

    这种情况不是山人瞎忽悠,我军战史上的事实就是这样。当年粟裕大将指挥济南战役,守军十万人百分之七十都是死在了华野强大的炮火下。辽沈战役攻克锦州和平津战役攻克天津,守军那么坚固的城防都是毁在了集使用炮火的我军手。历史上淮海战役时,我军山炮、野炮主要用于近战炮火,攻击敌人的碉堡、战壕。担任对守军实施远程打击的,是美制o5榴弹炮和日制o5榴弹炮。曾说,自从我军有了炮兵、工兵,蒋介石的飞机、坦克、大炮就显得渺小了。

    实际上,教导师现在的炮兵力量虽然很强,但缺乏重炮。75野炮、山炮口径都小,射程也近,这也是刘一民每战都要提前预设战场、隐蔽部队的一个主要原因。这次泰西战役,刘一民最想要的是日军的重炮旅团,那都是o5榴弹炮和加农炮,可以用于压制敌人炮火和远距离炮火覆盖。

    第三十五师团师团长前田治现在已经万念俱灰了。

    这老鬼子,完电报后才现,自己的三十五师团已经垮了。八路军炮群在摧毁野炮兵第三十五联队阵地后,炮弹就象下冰雹一样落到了各步兵联队的头上,把刚刚完成集结、准备动进攻的第三十五师团各联队,炸成了四分五裂的蛋糕。

    前田治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八路军的大炮就象长了眼睛一样,打的那么准、那么狠,一炮弹落下去,就带起一蓬蓬血雾和一块块皇军士兵的残肢碎体,难道土八路掌握了先进的炮兵观测技术?

    前田治现在最恨的是森田正范,要不是森田正范出主意让集全力对泰安城实施一次强攻,试探八路军主力到底在不在济南地区,他也不会命令各联队集结兵力,置主力于泰安城下。现在倒霉了,第三十五炮兵联队阵地被摧毁了,连向泰安城射特种烟的机会都丧失了。步兵联队又都成了八路军炮群的靶子,血流成河啊

    一想到这里,前田治就想拔刀活劈了森田正范。但是转眼一看,森田正范也是一脸凄惶,正无助地看着他。

    前田治叹了口气,淡淡地对森田正范说道:“森田君,当务之急是命令部队迅撤退,向第十四师团靠拢。原先的让各部队就地构筑阵地坚守的命令收回,你去指挥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撤退吧”

    森田正范垂头丧气地说:“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八路军已经冲上来了,我也不可能再回到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了。想不到,打来打去,我们还是上当了。前田君,马上命令撤退吧。只要和第十四师团汇合,我们还可以收拢部队,固守待援。只要天一明,我们就有救了。”

    当过重炮兵第二旅团旅团长的前田治,之所以想命令部队撤向第十四师团方向,是因为他知道第十四师团配属有原属第一军的重炮旅团。他想让配属第十四师团指挥的重炮兵旅团实施反击,摧毁八路军炮群。他是炮兵专家,从八路军炮群的炮击已经知道,八路军总共两个大炮群,每个大炮群又分六个小炮群,每个小炮群都是一个炮兵联队的兵力,除了少量的德造型迫击炮外,其它的都是日制75山炮、野炮。要是重炮旅团起反击的话,完全可以远距离打击八路军炮群,掩护部队固守或撤退。

    前田治转向了自己的参谋长,语气说不出的落寞:“参谋长,给关井隆昌将报,请求派重炮旅团紧急战术指导,务必摧毁八路军炮群,掩护我部撤退。建议第十四师团放弃北进攻击济南计划,守住汶河一线,接应我部撤退。”

    参谋长直接回答道:“师团长阁下:第十四师团和我们一样遭受了八路军炮群的攻击,伤亡必然很大。想让他们接应我们撤退是肯定不行的。建议师团长阁下立即撤退,迟了就来不及了。”

    第三十五师团参谋长还真说的准,迟了就来不及了。但是,就算现在马上撤退又能怎么样?八路军四面埋伏,东西南北四面合击,小鬼子能跑到哪里去?因此,不等参谋长再说,前田治就出了咆哮:“巴嘎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快快地执行命令”

    日军参谋长这才去让报务员给关井隆昌报。